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150.完結

章節目錄 150.完結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購買文章不夠60%, 72小時后方能閱讀

    窗外新鮮帶著泥土草香的味道涌入屋中,沖淡了屋里的藥氣, 讓尤妙的心情也稍微開闊了零星。

    “席慕那廝就是個斷子絕孫的命格,這藥我就是喝上一萬碗, 他沒有子嗣就是沒有子嗣!

    聞言, 丫頭驚了一跳, 總算知道尤姨娘身邊丫頭怎么替換的那么快了。

    “姨娘快別說了,這話怎么能亂說,爺身體康健, 怎么可能會沒有子嗣!币苑烙让钤僬f些什么嚇人的話,丫頭端著湯藥上前,“姨娘快把藥喝了吧, 等到冷了就更苦了!

    盯著青花瓷碗中的褐色的藥汁, 尤妙倒不是怕苦所以不喝它,只是不樂意為席慕費工夫, 但想到自己的弟弟染上的壞毛病還要靠席慕,她就只能忍著惡心灌藥了。

    一口喝完, 丫頭連忙給尤妙遞上了清水漱口:“姨娘就別跟爺置氣了, 這伯府誰不知道爺最心疼姨娘,民間的方子都收集了個遍, 就是為了讓姨娘領下開枝散葉的功勞!

    尤妙就不耐煩這些動不動夸獎席慕的丫頭,斜眼瞧著眼前的清秀丫頭:“我都這把年紀了, 哪里容易受孕, 你們這些鮮嫩的小丫頭, 怕是不喝藥也能容易的生下席慕的子嗣!

    “姨娘說笑了,姨娘現在正是最美最嬌艷的時候,奴婢之類在姨娘面前不過是路邊雜草!边@丫頭受過訓,對爬床沒什么興趣,自然也不會輕易被尤妙蠱惑。

    再者……丫頭偷偷瞄著尤妙,爺獨寵尤姨娘也不是沒有原因,人人都道尤姨娘是鄉下丫頭出生,性子與家世都差的一塌糊涂,母親早逝,有個斷了腿的哥哥,還有個吸五石散的弟弟。

    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尤姨娘卻是長得一等一好,今天她不過穿了一件淡紫色的家常對襟,一頭青絲也只是用了一只羊脂白玉的如意簪隨意的盤著,卻勝過春季所有燦爛的花兒。

    一雙桃花眼盈盈上翹,眼波無情也嗔三分,唇瓣殷紅小巧,腮邊梨渦若隱若現,肌膚瓷白通透如同上好的瓷器,連著手指也頎長猶如青蔥。

    聽說尤姨娘剛到伯府的時候還沒那么出挑,有爺不惜重金,花著大把銀子嬌寵著,越開越盛,如今二十六了,看著也只是像雙十的姑娘。

    “姨娘,你這是怎么了……”丫頭正想著,卻見尤妙的臉色越來蒼白,嘴唇卻泛著烏色,駭的瞪大了眼睛,連忙扶著她叫大夫。

    尤妙捂著胸口,喉嚨一哽,血腥味頂到了喉嚨口,一咳便噴了滿桌的血……

    毒.藥穿喉是什么滋味,尤妙聽戲文的時候曾經自己幻想過,本以為該是痛苦萬分,但是真的落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卻覺得一身仿佛都輕了起來。

    仿佛一切的不舍和怨恨在這刻都輕飄飄的飄遠了,尤妙翹了翹嘴角,意識模糊,要是可以她真想看看席慕見到她這副樣子該是什么表情。

    他們尤家算是全家都被他害死了。

    ……

    ……

    像是做了一個冗長混沌的夢,尤妙睜眼看著頭頂上鵲灰縐紗帳幔,眼里只有淡淡的光,迷蒙的模樣似乎神魂還沒從夢中撤離。

    這間屋子似乎空置了許久,木味很重,而這木味中又混了一股甜膩香味,尤妙感覺到身體的疲倦無力,手握拳錘了錘床。

    力氣就像是被抽空了,拳頭落在床榻上像是撫摸。

    尤妙愣怔地張了張嘴,就見蒙了竹篾紙的雕花門扉咯吱一響,露出了她熟悉的那張臉。

    秋季的光金燦燦的,灑落在床幃,席慕看著床上嬌小的人兒瞇了瞇眼。

    斑駁的光影落在她那雙動人的眸子上,她不避不閃,一雙水做的眸子流光溢彩,像是在眼珠底下鑲嵌了長月石。

    席慕臉上的笑容濃郁:“本以為你還暈著!

    “你又想玩什么把戲……”尤妙有氣無力地道,目光觸到越來越近的席慕,怔了怔,剛剛逆著光她只是大概看了一個輪廓,眼前的確是席慕,但怎么那么不一樣。

    “你是席慕?”

    尤妙一雙妙目盯著席慕的臉不撒眼,思緒又恍然了起來,席慕雖然是個渾球,但卻生了一張好面皮,面如冠玉,劍眉星目,鼻梁英挺。

    五官還是一樣,但人卻像是平白年輕了十多歲。

    “不是爺還是誰!毕阶诖策吺峙跗鹩让畹哪樝懔艘豢,見她呆呆的模樣可愛,又湊到她唇邊連碰了幾口。

    唇瓣暖軟,隱隱有股茉莉幽香。

    席慕本來打算柔風細雨,但估計是惦記的太久一沾上就忍不住狂狼起來,勾著她的小舌吮吸,牙齒忍不住啃咬起她的唇瓣。

    席慕換氣間湊到她耳邊低笑:“乖乖你這唇里是不是含了蜜。 ”

    一晃神,尤妙外面的桃紅色素面衫子已經被席慕褪下,露出了白底水紅鑲邊梅花竹葉裙兒,席慕雙眼泛著光。

    不知道鄧暉那廝下了多少藥,見尤妙不吵不鬧,只是呆愣愣地看著他,席慕如魚得水。

    不過這如魚得水也只是暫時,尤妙回過了神,立刻就抵住席慕靠近的臉。

    “是鄧暉把我抓來的?”尤妙眼眸茫然,猜測到了什么卻有不敢肯定。

    見小美人恢復了清明,席慕不點頭不搖頭,只是含著笑,尤妙渾身無力,也只能由著他。

    “席慕……今年你是不是才二十二?”

    聲音柔嫩的像是五月的茉莉花芽,軟軟的撩人心癢:“爺的乖妙妙,連爺的年歲都記得那么清楚,還說不記掛爺!

    這句話就像是間接肯定了尤妙的話,尤妙心中翻江倒海。環境可以作假,但是人的表現跟容貌做不了假,她跟了席慕十多年,一個他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老姨娘,他哪里還會那么急色。

    尤妙不知道自己是還是在夢里,還是真從二十六回到了十六歲。

    “你放開我……”猜想讓尤妙猛地掙扎了起來。

    “妙妙是在跟爺說笑吧?”

    尤妙咬唇,雖然相距十年但她記得無比的清楚,她被人下藥送給了席慕,當年她拼命掙扎還是被席慕碰了,等藥效退了她大吼大鬧讓席家人都知曉了她被席慕糟蹋。

    無法只有進席慕后院當了他的妾。

    她怎么會甘心成為席慕的妾侍,最后害自己哥哥斷了腿斷送了前程,她以為貪慕錢財不愿意救她的雙親早早逝去。

    若是老天打算給她補救的機會,為什么要把她送到這天,哪怕是早幾個時辰,她也會遠遠躲開席慕,保住自己一家。

    尤妙哭的淚眼朦朧,咬了咬牙,心知逃不過干脆不動了。

    席慕察覺了她的變化,笑道:“這才是爺的乖乖!

    不反抗了是因為尤妙突然想起席慕曾經說過的話,他說她不讓他得逞,一直吊著他胃口,他才對她撒不開手,所以見到她被下藥扔到了他的床上,就當做解饞的笑納了。

    之后她一直是席慕后院里最受寵的那個,席慕的說法也是她一直想要逃,他曉得她的心不在他身上,越是這樣他越覺得她有趣味,越想折騰她。

    所以她是不是在最開始的時候,干脆讓席慕得到了一切的好。

    破了阻礙,席慕挑了挑眉,本以為尤妙轉變的那么快已經不是了清白之身,沒想到卻還有這樣的驚喜。

    尤妙跟了席慕十年,他的喜好如何,估計比他自己都要清楚,抱著讓他快些膩味的心,尤妙捧住了席慕的臉,尤妙唇湊了上去,席慕心頭酥麻,忍不住沖動一瀉千里。

    席慕連罵了幾句臟話,他第一次開葷的時候都沒有那么急切,把自己折騰的像是一個毛頭小子,這也是頭一遭了。

    席慕終于折騰夠了,尤妙癱在床上連手指都沒有動彈的力氣。

    席慕側躺在一旁時不時親親她的嘴,琢磨剛剛的滋味:“爺去喚水!

    聽到席慕要叫人,尤妙瞬間清醒了許多,掙扎著抱住了他的腰:“席爺看在我那么乖的份上,能不能答應一件事!

    手指柔柔軟軟,席慕眼底滿是預發的興味:“妙妙想讓爺答應什么?”

    “別讓我爹娘知道,”見席慕目光微沉,尤妙連忙道,“以后席爺想要我,我隨時都能過來!

    席慕挑了挑眉,放著好端端的妾不做,想要跟他來暗渡陳倉。

    他沒想到尤妙一個小家碧玉有那么大的膽子,不過不進席家,她難不成還想嫁給誰不成。合著他也沒有什么損害,席慕玩著她的發絲:“爺答應你!

    尤妙心中舒了一口氣,再看向席慕的眼神不住有些復雜。

    她上一世最后的記憶是中了毒,大概是被他后院的哪個女人下的。估計是恨的時間太長,麻木活著的時間太久,回到最不堪的這天她從開始的震驚,現在也不過想好好照顧好自己的家人。至于其他,比如手撕了席慕,因為知道重活了也沒那個本事,只有希望他快些膩味她,好讓她逃過一劫。

    “妙妙那么看著爺,是想了?”席慕調笑了一聲,“天色不早了,妙兒乖乖要是想早些回家,可要多使些力!

    ……

    席慕躺在斑竹榻兒懶洋洋地看著她:“要不要爺送你回去!

    尤妙搖了搖頭,想起了他之前后院那些女人的歪膩留人的樣子,也沒有轉身就走,跑到床邊低頭在席慕臉上親了一口:“我先回家了,天涼你別在這兒躺太久!

    含了蜜的聲音柔軟,簡直能溺死個人。

    席慕本來不打算起,見狀瞇了瞇眼,撿了衣裳穿上:“爺送你一段!

    見尤妙猶豫,知道她在擔憂什么,席慕翹了翹嘴:“放心,爺定不讓人看到,至于爺家里人,爺也會讓他們閉緊了嘴巴,不敢亂說!

    既然是想讓席慕膩味,自然得什么都順著他來,尤妙低眸應了一聲:“麻煩席爺了!

    席慕愛她這副乖巧模樣,她送了一段,等到尤妙見有了人影,才拉住了他的手,讓他回去。

    “席爺能不能再答應我一件事!

    尤妙想起了把她迷昏送到席慕手上的鄧暉,席慕的性子她還是清楚的,若不是她離得遠遠的不招惹他,他就是惦記也不會直接強搶,所以若是說想找誰報仇她第一個就是想找鄧暉。

    除了害了她用來討好席慕,連她哥哥的腿也是被他打斷的,這一世她一定不會再給他這個機會。

    見尤妙又咬了唇,席慕掰了她的下頜:“咬壞了爺會心疼!

    尤妙抓住了席慕的手,雙眸波光粼粼:“席爺能不能替妙妙教訓鄧暉,讓鄧家人離開越縣,走得越遠越好!

    席慕手頓了頓,嘴角勾起:“這可是一件難事!

    席慕這話哄別人還行,尤妙知道席家的底細,讓鄧暉死對他來說也不過是踩死一只螞蟻,更何況只是把他們一家人弄走。上一世她哥的腿出了事,他為了討好她,不是二話不說不是就把人打殘弄走了。

    尤妙抱著席慕的腰,仰著頭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求求你……”

    上一世席慕說他最喜歡看她求他,不知道現在有沒有用。

    自然是有用的,尤妙清楚的感覺到席慕又熱起來的目光,不自在的拉遠了距離。

    席慕有些后悔答應尤妙的事了,這樣的小妖精就該鎖在席家后院,怎么能把人放回家,偶爾才能偷一回香。

    見席慕俯身想親,尤妙側過了頭:“回去嘴太腫了,會讓人看出來的!

    說完,尤妙踮著腳在席慕臉頰一邊碰了一下:“等到下次……”

    弄出那么一副誘人的模樣,卻一直拖著他,聯想到尤妙床榻上的表現,席慕瞇了瞇眼,這丫頭難不成一直玩的都是欲擒故縱。

    “爺應你,解決鄧家讓你消氣,乖妙妙可要記得下次補回來得盡心盡力!痹谶@個鳥不拉屎的縣里,席慕沒有什么樂子,便愿意陪她玩這些小花招。

    尤妙抬著小巧的臉,輕輕點了點。

    她就不明白這尤姨娘了,爺后院的哪個女人都爭著搶著的事情,爺偏偏把這機會賜給了她,她不止不感恩,卻還避之不及,偷偷的把送子藥倒掉,不想懷上爺的子嗣。

    窗外新鮮帶著泥土草香的味道涌入屋中,沖淡了屋里的藥氣,讓尤妙的心情也稍微開闊了零星。

    “席慕那廝就是個斷子絕孫的命格,這藥我就是喝上一萬碗,他沒有子嗣就是沒有子嗣!

    聞言,丫頭驚了一跳,總算知道尤姨娘身邊丫頭怎么替換的那么快了。

    “姨娘快別說了,這話怎么能亂說,爺身體康健,怎么可能會沒有子嗣!币苑烙让钤僬f些什么嚇人的話,丫頭端著湯藥上前,“姨娘快把藥喝了吧,等到冷了就更苦了!

    盯著青花瓷碗中的褐色的藥汁,尤妙倒不是怕苦所以不喝它,只是不樂意為席慕費工夫,但想到自己的弟弟染上的壞毛病還要靠席慕,她就只能忍著惡心灌藥了。

    一口喝完,丫頭連忙給尤妙遞上了清水漱口:“姨娘就別跟爺置氣了,這伯府誰不知道爺最心疼姨娘,民間的方子都收集了個遍,就是為了讓姨娘領下開枝散葉的功勞!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