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116.想念

章節目錄 116.想念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購買文章不夠60%, 72小時后方能閱讀  “最近天氣變化厲害,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爺的心情也受了影響, 尤姑娘沒介啊!卑馗R荒槍擂, 也不曉得自個爺是什么脾氣, 剛剛還寵的眼里發光,這會又冷了。

    “我沒事!

    尤妙仰頭朝柏福笑了笑, 笑容里沒有半點的尷尬不自在,甚至柏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他竟然還從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的喜意。

    都是爺的人了,被爺討厭有什么好高興的, 柏福搖了搖頭,一定是他瞧錯了。

    “要不然尤姑娘追上去說些好話?”

    柏福建議完就有些后悔了, 要是席慕心煩, 一定是把這個氣撒在他這個出主意的人身上。幸好尤妙也是懂事的人, 擺了擺手, 打算去醉月軒換了衣裳就走。

    其實尤妙剛剛是有考慮過要不要去添一把柴火,讓席慕更討厭她,直接再也不想見她才好,但是按著席慕的性子, 她要是追上去了。他或許會更生氣, 但為了泄氣說不定會把她壓在榻上狠狠用力, 連家都不讓她回了。

    以防萬一, 她決定還是一步一步的來, 現在席慕能對她不滿,已經算是大進步了。他不滿她的原因似乎是因為她求他幫忙,既然如此等以后他再找她,她是不是要多找些細毛蒜皮的小事,來讓他厭惡。

    “尤姑娘記性真好!卑馗R姴挥盟麕,尤妙就能邊發愣邊往正確的方向走,“這宅子雖然沒有京……沒有主家的大,但因為是用來休養生息的,這亭子回廊建了不少,有幾處的假山長得一模一樣,我剛來這兒的時候還迷過幾次路!

    因為迷過路,所以見尤妙走過一次,就能記得,才覺得驚訝。

    尤妙怔了怔:“我不過是瞎走,想著走錯了你也會指出來罷了!

    說完就放慢了步伐,跟著柏福走,時光倒回這種事奇妙的事情,按理說說出來沒人會信,但如果讓席慕知道了就不一定了。

    記得上一世她沒死的前一年,席慕帶著她去算命,那大師說她命中有子有女,是旺夫興家的命格。

    在她看來那神棍就是見她是席慕的寵妾,估計說些好聽的話來騙錢,偏偏席慕深信不疑,在佛門客房里就開始折騰她,在她死前幾日他又弄了幾方民間偏方,就是相信了那大師,跟她杠上了,非要讓她生出幾胎孩子。

    一年都沒懷孕正常不過,席慕壞事做多,該是斷子絕孫的命格,怎么可能有孩子,更何況是她為他生的孩子,就算那神棍對她的命格判斷是真的,那她要生也是生別的男人的孩子,興別的人的家。

    換上了原本的衣裳,拿著油紙傘,尤妙想著回家還能趕上與大哥一起吃飯,心情頗好地朝柏福露出了一個笑。

    笑若春花,柏福被美人這笑,笑的心神晃了晃,見尤妙已經出了門,才追出去道:“等到爺消氣了,我一定在爺面前說尤姑娘的好話!

    說壞話才好呢,尤妙本想拒絕,但突然想到席慕不怎么喜歡別人說她的好話,按著他的道理就是,她在他面前像個祖宗,憑什么對別人好言相待。

    反正席慕那個賤皮子,要想他不在意什么東西,就得反著來才好。別人說她壞話,他估計就要覺得她稀奇,都說她的好,反而他就要膩煩了。

    “麻煩柏小哥了,你能不能別說是我托你說的!庇让詈稣V劬,誠懇地朝柏福道。

    “不麻煩不麻煩,”柏福連連擺手,“本來就是我想的主意,跟尤姑娘沒有什么關系!

    送了尤妙一段路,柏福見她走到人跡稍多的地方,便回轉思索著要怎么在席慕面前說尤妙好話,應的時候他應的干脆,但真要去做了他又不知道從何下手。

    他家爺對不懂事的女人,向來就是膩了就丟,平日心肝寶貝,沒什么興趣就是破布。

    他這頭疼沒頭疼多久,因為他前腳回府,后腳就被叫到了主子的屋里頭。

    “人送走了?”

    席慕所謂的有事就是躺在象牙榻上捏著葡萄吃,慵懶隨意,看不出剛剛氣過。

    “回爺的話,小的把人送到了松樹林邊上,隔幾步就是大路,見尤姑娘安安全全的走了,小的才回轉!

    說完見席慕沒讓他退下,柏福逮著機會把他剛剛應承的話給實現了。

    “尤姑娘走時神情低落,似乎因為爺的不喜在煩惱!

    “哦,”席慕沉吟一聲,瞇起眼睛,“她說了什么?”

    “說不該惹爺生氣,尤姑娘歲數不大,又生在鄉間,小的覺得她也是太在乎爺的喜歡,才會弄巧成拙惹爺生氣!

    席慕“哼”了一聲,冷冷道:“她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說這些好話!

    “小的是見爺也在乎尤姑娘,想為爺分憂才說這些話,小的沒收尤姑娘半點好處!卑馗1恢髯颖涞哪抗庖粧,慌慌張張地跪下道。

    “爺好端端的怎么就生氣了?”輕薄的紗帳被美人一挑,綠翹這回換了身更輕薄的衣裳,簪了兩朵赤金芙蓉,上身桃紅紗衫,下身白色挑線裙,腰間系了一條銷金點翠長汗巾。

    看到她的打扮,席慕挑了挑眉。

    綠翹因為名字帶了個“綠”字,平日里打敗都少不了綠色,少穿白色這般素凈的顏色,看模樣是被剛剛醉月軒門口給刺激到了。

    尤妙倒是喜歡這副打扮,只是沒那么艷麗。

    “過來給爺捶腿!毕匠G翹勾了勾手指,一副大爺模樣卻讓綠翹心花怒放。

    見主子叫了綠翹伺候,柏福默默退了出去。心中不由可憐了尤妙幾分,爺身邊的女人那么多,當初因為尤妙到不了手才有幾分興致,如今到手了,哪里還有什么興趣。

    尤妙也是太蠢,哪有一直往男人跟前送的,既然都能隨叫隨到,那還有什么偷人的趣味。

    被柏?蓱z的尤妙,此時已經腳步輕松踏進了家門。

    一場秋雨過后,院里的青石板干凈透亮的仿佛能把天空中的云彩全部倒映在地上。

    尤妙一進門視線就移向了翠竹下的花藤椅;椅子上躺了個人,頭發取下了木簪,隨意地擱在椅后,在風中飄飄蕩蕩,臉上搭了薄毯,只露出了額上的美人尖。

    尤妙看毯子下的身形就知道是誰,毯子掀開,不管他緊閉的眼,戳了戳他的腦袋。

    “到處亂跑個什么勁,讀書不成,也沒見你在鋪子上幫上什么忙,成天就只知道瞎混!

    尤立沒睡著,而且還是聽到了腳步聲才把毯子蓋在了臉上,見這樣都逃不過尤妙,不由呲了呲牙。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