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107.吵架

章節目錄 107.吵架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購買文章不夠60%, 72小時后方能閱讀  性子剛烈, 都能跟男人私會還是性子剛烈。

    原本她以為尤妙就是個稍有姿色的蠢笨鄉下丫頭, 現在看來還是個頗有手段的,曉得妾不如偷, 歪纏了那么久,竟然打著想當席慕外室的主意。

    “姨娘可得想想辦法,這些日子沒見爺出去, 也沒見爺來姨娘這兒,說不定就是被那鄉下丫頭勾住了心魂!闭f話的丫頭就是上次銀姨娘薦給席慕, 席慕卻沒收下的杏兒。

    杏兒當初有多期待能過上好日子, 如今就有多恨尤妙。按著柏福的意思,那天也就是用了那鄉下丫頭, 若不是那丫頭, 就該是她在席慕的床上了。

    “就算我是正頭娘子, 爺都不是我一人的, 何況我只是個妾!便y姨娘沒好氣地道,她又不是傻子難不成還能為一個沒用的丫頭出頭。

    饒是尤妙手段再怎么多也妨礙不了她, 再者席慕正新鮮,她沒事去觸什么霉頭。

    拿起削好的黛筆,銀姨娘對著鏡子把她那雙新月眉描繪的更飄逸, 換了件桃紅繡花百褶裙, 身上披了一條芙蓉葉梅花圖的軟緞長巾:“去門口等著爺, 免得柏福多嘴讓爺跟我生了間隙!

    席慕跟尤妙私會的事沒幾個人知道, 銀姨娘之所以能知道, 自然是從席慕身邊長隨口中套出來的。她心思玲瓏,曉得柏福一定會把這事告訴席慕,還不如她主動去搶一個先。

    這會,席慕還走在尤妙的身邊,不怎么想回轉。

    面對尤妙趕人的意思,席慕直接道:“爺雖然沒怎么碰你的嘴,但你現在這副樣子回去,你那哥哥少不得能看出什么來!

    說的她哥哥像是跟他一樣的浪蕩子,什么都能想聯想到那方面去。

    尤妙暗里撇了撇嘴,開口還是軟聲勸席慕回府:“我出來跟我娘說的是跟朋友討論女紅,如今少不得要去我朋友家一趟,走過去估計就能消腫了!

    “原來時辰沒那么急!毕秸Z氣聽著還有些可惜。

    掃過她手上的籃子,他剛剛就注意到這東西了,見她銀票妥帖的放在里面,他心中還道她專門帶了個東西來裝銀子,看來這就是她拿來打掩護的女紅繡樣。

    “繡的是什么拿出來給爺看看!

    籃子里面是幾個畫在布上只是描了邊的繡樣,只有一條汗巾是她做好的。

    尤妙從籃子中拿了出來,席慕拿出來展開,挑了挑眉:“你這手藝倒不錯!

    白色素綾,上面繡了八寶圖樣,縫隙還補了云鶴。

    繡工不算是出挑,主要是這圖樣別出心裁,放在京城都算是不錯更何況是這小地方了。

    聽到席慕夸獎,尤妙目光閃了閃,她記得上一世在京城的時候,在汗巾做花樣的風潮有多厲害,就是小丫頭也喜歡弄幾方花哨的汗巾綁在身上,如今越縣還沒有風行起來,如今她籃子里就有本錢,若是能在越縣第一家做這買賣,她又記得上一世那些風行的花樣,簡直一本萬利。

    “要是銷上金這帕子大約能值個五六兩!毕桨雅磷臃呕鼗@子。

    路邊小攤一方帕子就賣個幾文錢,她這樣的花樣要是往店子里面賣,也就二三十文,就是用了好緞子加了金線也到不了一兩,就幾錢銀子,席慕說的價格是那些專門賣銷金點翠汗巾的珍閣軒之流,才會把一方帕子賣的那么貴。

    不過如何她能開一家專銷的,不就能把價格抬上去了。

    席慕不知道他隨口一句,尤妙就能想那么多,見她白膩的側臉,一時間心又癢了起來。尤妙就是個寶貝,他曾經包過幾個有名的粉頭,伺候人上尤妙比她們要差遠了,但比較起來他還是喜歡尤妙。

    尤妙跟他太契合,兩人就像是行過無數次事,又默契又新鮮,試過了她再用別人總是差了些味道。

    “明日過來爺給你準備東西,妙妙也給爺繡一方!

    席慕摟著尤妙,調笑道:“若是繡的盡心,爺就好好獎勵妙妙!

    說話的時候,席慕的手臂還不忘往尤妙胸前壓一壓,讓人懷疑他這獎勵到底是獎勵她還是獎勵他。

    尤家就那么小,她繡東西避不開周氏,尤妙本想拒了。但是想到鄧暉的事,就點了點頭。

    “席爺就是不給獎勵,我也得為爺繡一方,前日我就聽到鄧暉家中失火,一家舉家搬出了越縣,為了這個我得謝謝爺!

    上一世弄斷她哥哥腿的人走了,她這心就松下了一半。

    尤妙要是不提,席慕就忘了這事了,當初尤妙提了,他就吩咐了下去,鄧暉那樣的小角色對他來說就跟螻蟻差不多,不值得他去費神。

    但舉手之勞是一回事,討報酬的時候可不能那么簡單說了。掃了一眼周圍,席慕摟住身邊佳人的芊芊細腰,就把人抱到大梧桐樹蔭下,湊臉親了上去。

    可惜這親不止不盡心反而讓他心頭的火燒的更旺,他稍微用力,尤妙就推推嚷嚷說會嘴會腫,他無奈把嘴移到了她的脖子上,還沒吸呢,她就委委屈屈的說會留下印子。

    眼淚含在眼中馬上就要出來了。

    若是尤妙是不情不愿的跟他,席慕可以不管她哭不哭,只管自己爽快。但尤妙欲予欲求,于情于理他就要收斂一點。

    席慕無奈只能在她脖頸舔了舔權當解饞,干完他就覺得自己可憐的緊,像是只搖著尾巴的狗,眼前放了一塊肉,被釣的不上不下。

    這會兒席慕總算明白尤妙不進席宅門了,要這樣偷偷摸摸的跟他私會,若是她干脆進了他的后院,他哪里會對她那么上心,合著就是想讓他吃不飽一直餓著他,好讓他一直饞著。

    心中把她當做與眾不同的那個。

    “真不知道你在哪兒學的這些勾男人的手段!毕绞謮涸诖植诘臉錀U上,跟尤妙靠的極近,瞇著眼道。

    若不是他親自給她破的身,知道尤家是正經人家,他都要懷疑她是樓里特意學過勾男人的粉頭,不大的年紀風情卻屢屢能撩撥的他血脈噴張。

    尤妙眉頭皺了皺:“你是什么意思!

    軟軟的聲音帶了一絲怒氣,席慕見狀連忙哄她:“爺說好玩的,再者你勾著爺,合著爺不是愿意讓你勾!

    尤妙輕哼了一聲,覺得席慕歪曲事實的本事厲害,明明是他不愿意放過她;她又沒有瘋,沒事勾他做什么,人好端端的怎么會去勾搭禽獸。

    “等到爺膩味我了,可得早些告訴我,別顧忌著稀薄的情分,非把我留在身邊!庇让钐匾馓嵝训。

    席慕卻從她這話里聽出了酸意和委屈,見她的眼眸霧蒙蒙的,忍不住摟著心肝般的哄,本來想再親兩口都忘了。

    合著還有明天……席慕看著尤妙背影沒影了搓著指腹回轉。

    卻不知道他走了以后,密林里鉆出了一個年輕男人,看了看尤妙的方向,又看了看席慕的方向,眼里滿是妒忌。

    他本以為尤妙是天上的仙女,沒想到也是個小娼.婦,早知如此當初求親不成,他就該直接把人強上了,現在也不用娶個東施效顰的。

    不過現在也不遲,男人想到尤妙靠著樹雪白頸子揚起的模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

    回了席府,席慕看到立在門邊的銀姨娘,挑了挑眉。

    “好好的怎么在這兒守著!

    “自然是為了等爺回來!便y姨娘嬌笑道,見席慕不排斥才靠近了他,“前些天妾見春雨軒的芭蕉開的好,就做主移了些在東廂房的外頭,若是入住了美人,云窗月帳美人賞扇仙。此景美的讓妾都要羨慕爺了!

    席慕聽出銀姨娘這是在暗示尤妙的事,半瞇著眼,席慕抽出了腰間的灑金山水扇,挑起銀姨娘的下頜,笑道:“這小嘴一股子酸味!

    “爺這可冤枉妾了,妾伺候了爺那么久,什么時候小氣過,不過是覺得女子難做,有些心疼妹妹!

    “這事爺自有主張!毕绞樟松茸,他還能不懂銀姨娘討巧的意思,尤妙都跟了他,進府自然是要進,但卻不是現在。

    他什么都嘗過,還沒嘗過被吊胃口吊的心癢難耐的滋味,想到尤妙那雙泛紅的桃花眼,席慕心又癢了起來。

    卻道尤妙離了席慕之后,按著曾經的記憶去找了手帕交,在她家中待了一會討論了繡樣,見時候不早才轉回了家。

    回了家,她便看到周氏在收拾行李,看的愣了愣:“娘,你這是去哪?”

    “我跟娘去回縣里面住!眿菇銉涸谝慌蕴鹦Φ卮鸬,“姐姐要不要跟我們一塊去?”

    “這些天店里忙起來了,你爹看我們都在鄉里,天天趕過來趕過去,我身體好多了,就想帶著嫻姐兒回縣里去!敝苁辖忉尩,“你就別去了,在家跟你大哥作個伴,提醒他看書別看的太入神了!

    尤妙聞言點了點頭,她還怕每日出門去席慕哪兒被發現,娘去了越縣也好。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