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71.夢囈

章節目錄 71.夢囈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購買文章不夠70%, 72小時后方能閱讀  沒想到席慕干脆地點頭:“爺送你!

    尤妙眼睛亮了亮, 席慕叫她來就是為了那事,如今沒有做是不是代表她已經成功了一小步。

    “就那么高興爺送你?”

    初見尤妙他喜歡的是她的臉, 碰了她的身子后他又戀上了她楊柳細腰、柔若無骨,現在有覺得她眼睛生的好, 一雙眼睛朦朦朧朧、氤氤氳氳,什么情緒擺在其中都帶了秋水, 讓人移不開眼。

    “我是高興爺憐惜我,能讓我早些回去!庇让顡u頭道。

    她可不喜歡席慕送她,他每次送她, 她都提心吊膽怕被別人瞧見了。

    這丫頭說話嘴巴甜滋滋,就曉得說什么能討他開心,席慕掐了掐她的臉:“爺的妙妙生了一副玲瓏心肝!

    出了欹石院, 尤妙想起今日是趕集的日子, 席家后院這條道說不定過路的人也不少,就勸席慕回去休息。

    “才沐浴了, 爺就少吹風,要是頭疼了就不好!

    尤妙踮著腳碰了碰他額邊按出的微紅的印記:“都出風了!

    妥帖的關心, 暖的席慕口干舌燥。

    平日只是沒讓他吃飽, 今日沒喂他卻一直撩撥他, 若不是還記得她剛剛說的憐惜,席慕真想把人抱回屋里, 在他那張大床上狠狠將人折磨一通。

    雖然沒把人抱回去, 但還是把人抱到了假山后親了親, 見尤妙氣喘吁吁也不忘讓他別送她,被她吊著胃口,總不能讓她太過得意,席慕點了頭。

    見尤妙垂下了眼,席慕眼里的笑意泛的更甚,盯著她的濃密的如同小扇的眼睫,忍不住低頭吻在了她的眼皮上,輕輕吸了吸。

    “明日早點過來!

    “嗯!

    等尤妙走了一會,席慕突然想起了給她準備的繡具,柏福又不知道跑到了哪兒,突然興起給她個驚喜,便拿著東西追了出去。

    那想走到半道,倒是看到尤妙了,卻又不止尤妙,還有她那個準備這舉人考試的秀才哥哥。

    席慕看著不遠處的男女瞇了瞇眼,尤家算是小富,但在制衣上布料也太省了。

    尤妙今日穿的蓮子色撒花裙跟尤錦身上的衣裳出自一匹布料,工藝應該也是出自一人手,光看著兩件衣裳便覺得兩人關系親密。

    兩人正在說話,尤錦抬手摸尤妙的頭,尤妙仰著頭眼睛彎成月牙沖他笑,那笑容甜絲絲的像是灌了蜜。

    席慕眉心多了一道清淺的痕跡,他怎么覺得尤妙對著尤錦笑的比對著他笑的要甜。

    兄妹倆似乎是說完了,尤妙把繡籃遞給了尤錦,手挽著在他的胳膊上,腳步愉悅的像是能飛起來。

    他查過尤錦的身世,自然知道他不是尤家的親生孩子,這事不算是秘密,尤妙應該也心知肚明。既然知道沒有血緣還那么的不忌諱,比對著他還親昵,難不成這就是她不愿意進席家,不想成為他妾的原因。

    席慕心中有些惱,這丫頭胃口還真的好。

    尤妙挽著尤錦心還在砰砰跳個不停,幸好她的腳步快,而苗秀家又在這附近,要不然尤錦這次來接她,她和席慕的事鐵定露餡。

    “哥哥你要讀書,再說你怎么就知道我這會要回家,我要是想跟秀兒多說一會話呢?以后別來接我了,你要是考不上錯處就該歸在我身上!

    “看書看的眼累才出來走走,不是特意為了接你,不過只是恰好妙兒你也打算回家!庇儒\笑著回道。

    “真的?”尤妙懷疑地看向尤錦。

    “自然是真的!庇儒\屈指敲了敲妹妹的額頭,“被蟲叮了,眼皮子怎么紅了一塊?”

    尤妙怔了怔,想起了走之前席慕親的那一下,捂住了眼睛:“怪不得我覺得有些癢,回家涂點紫草膏!

    被那么一打岔也忘了接人這事。

    尤家外面是一片成蔭的梧桐樹,兄妹倆快走到了家門口,看到門前幾個模糊的身影停了停步子。

    “我說葛妹妹我們進去也無事的,都是一家人哪會計較這些!庇犬嬚镜哪_累,不是說尤錦專心在家里看書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前幾日尤妙果真就是為了搪塞她跟尤老太太。

    尤畫旁邊站了個瓜子臉的清秀姑娘,穿著水綠繡梅蘭褙子,頭上插了珠花簪子,手腕上金閃閃的戴了支赤金的鐲子。

    “咱們再等一會,主人不在家我們要是進去了總歸是不好!甭曇魷販厝崛,一口端正的官話,聽著就與鄉野姑娘不同。

    尤畫雖然不愿,但還是聽葛葭桐的話:“葛妹妹教養就是好,跟我那個讀書的大哥一定能說到一塊去!

    才不能說到一塊去,尤妙鼓了鼓腮幫子,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尤錦見尤妙氣勢昂昂,忍俊不禁,他都說過了對葛葭桐沒心思,但她一見到人就緊張的像是他馬上要被搶走了一樣。

    “你是尤家妹妹……”葛葭桐先看到了尤妙,眼里閃過一道驚訝,她聽說過尤妙長得不錯,但尤畫一直說尤妙長得小家子,今天看到了人就曉得了尤畫那些話純屬妒忌。

    尤錦與尤妙兄妹倆雖然沒有血緣,但模樣都是百里挑一,不像是鄉間的孩子。

    尤妙臉色不冷不熱:“你們來這兒做什么?”

    門前除了葛葭桐和尤畫,還有尤畫的未婚夫廖云虎。

    尤妙掃過幾人,見廖云虎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他黝黑臉上笑容帶著齷齪,忍不住皺了皺眉。

    “你這是什么語氣,我是你姐姐,來你家怎么就不行了!”

    尤畫插著腰,她可記得上一次落敗的事情。

    “你是來還我簪子的?”尤妙似笑非笑地看著尤畫,不復以前退讓的模樣。

    葛葭桐沒想到才見面兩人就要水火不容起來,扯了扯尤畫衣袖,刮下了胳膊上的赤金鐲子,上前一步笑盈盈地道:“說起來我算是妙兒的表姐,這個鐲子就當做見面禮吧!

    赤金的鐲子在陽光下閃著光,尤畫嫉妒的瞪著眼,只差把眼珠子瞪出來。

    金子在尤妙這種家里算是少見的,葛葭桐這個雕了龍鳳祥云的赤金鐲子不是空心的,拿在手上就能看得出分量。

    尤妙眼神淡淡沒流露出什么渴望,退開沒有讓葛葭桐把鐲子戴在她的手上。

    “無功不受祿,鐲子還是你自己戴吧!

    葛葭桐有些驚訝,當初她得這個鐲子也忍不住把玩了一陣子,而尤妙的模樣看起來是真不稀奇這個。

    廖云虎盯著尤妙繃著的俏臉瞧,既然攀上了席爺那樣的富貴人,當然看不起這些小物件。

    尤畫本來是盯著那鐲子看,無意間看到未婚夫盯著尤妙不撒眼,氣的狠狠扭了扭他的肉,換來廖云虎一個不耐煩的眼神。

    “葛姑娘還是收好了,妙兒不缺這些!庇儒\淺笑地走到了尤妙的身邊,卻被尤妙瞪了一眼,尤錦無奈地摸了摸鼻子。

    她不讓他過來,但他怎么會舍得自己妹妹被幾個人圍著欺負。

    “尤表哥!币姷接儒\,葛葭桐眼睛亮了亮,“今日我來找畫表姐,表姐說大舅舅他們上了越縣,妙表妹在家無事,所以我們就過來想找她說說話!

    這算是把來意說清楚了。

    尤妙聞言捂了捂頭:“我身體不大舒服,怕是不能招待你們了!

    葛葭桐一噎,不知道尤妙怎么就那么排斥她,她跟她才是第一次見面,應該沒得罪過她才是。

    “你以為你是大家小姐不成,那么柔弱還身體不大舒服!”尤畫歪了歪嘴,看不慣尤妙那一副裝模作樣的樣子。

    “快開了籬笆,我跟葛妹妹在外頭站了好久,腳又酸,嘴又渴!

    尤妙怕尤錦聽話去開門,還特意攔住他,不許他動。

    “那就回家喝水,我跟我哥哥都出門了,家里沒人又沒燒水,你進了屋也沒喝的東西!闭f著尤妙目光轉向葛葭桐,繃著臉字正腔圓道,“我不大舒服,怕是不能陪你們說話了!

    葛葭桐臉色一紅,她不是厚臉皮的人,尤妙那么說了只有道:“那我跟畫表姐下次再來找表妹說話!

    尤妙本來想說不用,但怕太明顯,便忍住了。反正下次葛葭桐來她也會把人趕出去,不讓她見到尤錦。

    “怎么就要走?”尤畫見狀,狠狠剜了尤妙一眼,“你是怎么回事,你就是不舒服,還有大堂哥,我們進去坐坐你是會少塊肉是不是!你信不信我去找祖母告狀,表妹客客氣氣的跟你說話,你為難她做什么,一副小家子氣,是不是就嫉妒人家看起來比你更像一回事,才是真正的閨閣小姐!

    葛葭桐白著臉拉了拉尤畫的手,看起來的確像是受了大委屈。

    尤妙又不是沒見過真正的閨閣小姐,葛葭桐至多也只是個小家碧玉罷了,再者葛葭桐就是公主郡主也不能親近她哥哥。

    “男女授受不親,我哥哥一個男人怎么招待你們,姑娘家家壞了名聲就全完了,我是為了你們好。再者就要考試了,家中再吵嚷嚷,我哥哥就要去書院住宿里面看書,那里清苦又不準女眷過去,上一次考試有幾個沒考好的都是在書院里面住病的,你若是不想讓我家好,我也不會讓你家如意!

    尤妙聲音柔軟,但繃著臉還是有幾分氣勢,尤畫曉得尤老太太那么有多渴望尤錦考上舉人,連她自己也想當舉人的堂妹,聞言吞了一口口水,話在肚子里轉了幾圈,見尤錦一副聽尤妙意思的模樣,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廖云虎跟在后面,回頭看了一眼尤妙清麗的背影,舔了舔嘴唇。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