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51.家產

章節目錄 51.家產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購買文章不夠70%, 72小時后方能閱讀

    尤立摸了摸空扁扁的肚子,最近尤妙的廚藝突然有了飛躍般的進步, 一樣的菜色她就是能做出不同的味道,他這回就是特地空著肚子回來吃飯的。

    “我過去你可不能捏我耳朵!

    尤姐姐笑著點點頭,溫柔可親,把人領到廚房關上了門, 手就捏上了尤立的耳朵。

    不過只是輕輕的擰了一下,尤立就慘痛地叫了起來。

    “算命先生說我面向天庭額寬,地閣豐圓,特別是這耳輪,就是個積財的,你要是掐歪了, 我這未來的命道就全毀了!

    尤立只是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不過他這嘴角瞥到尤妙的臉色一下子就收了回來, 緊張兮兮地道:“我就是開玩笑的, 扭個耳朵怎么可能就壞了面向, 你弟弟我以后鐵定是能發大財的!

    說著見尤妙臉色未好,眼淚積聚在眼中,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連忙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給她看,還要把他的耳朵往她手里送, 一個勁的求饒。

    “你可千萬別哭, 今天你哭了我鐵定要被大哥揍一頓, 等到回縣里又要被爹娘揍一頓, 嫻姐兒恐怕都要趁機打我兩拳!

    尤立一臉無奈,女孩子平時漂漂亮亮,看起來軟軟綿綿的,怎么看怎么可愛,但是一旦要哭起來那就是要命了。

    每次嫻姐兒鬧得不高興嗷嗷叫,他都得趴在地上給她騎大馬,但對待尤妙他總不能讓她騎大馬吧?

    尤立說者無意,尤妙卻想起了他上一世,他的上一世可不是被她毀的,若不是她,上一世他就算當不了什么大財主,也會是個小富之家,哪里用為了家里娶一個處處把他當做下人的女人。

    見怎么做尤妙眼眶都是紅的,尤立嘴巴一撇,桃花眼垂下:“你要是哭我也跟著哭了!

    見他的樣子,尤妙忍不住笑出了聲,仰著頭把眼淚逼了回去。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瞞著我?”

    “就是大哥和你……”尤立捂住了嘴巴,腦子里衡量了這事說出來他被打的嚴重,還是尤妙哭了他被打的嚴重。

    最后傾向于為了家人好,男女情情愛愛的事他雖然不算清楚,但卻是聽說過不少,他總覺得爹娘這個意思,大哥一定會接受,但尤妙的想法他卻覺得會跟爹娘想的天差地別。

    一切還是等到大哥考完舉人再說才好,免得家里人壞了心情,他這個傳話的受的懲罰更慘。

    “不就是你不許大哥娶媳婦,所以爹娘說要不要先把你嫁了,最近點心鋪的羅進又時不時在我們家門口轉悠!庇攘⒄f瞎眼眼睛連眨都不帶多眨一下,“我以為你不理大哥是因為這件事,你不是也不想嫁來著!

    她當然不想嫁,就是等到席慕膩了走了,她這樣的也只能嫁給年紀大的喪了妻的,她倒是嫌棄做別人的填房,上一世伺候席慕已經讓她厭惡了男人,這一世若是不能在家久待,她還是就找個寺廟做姑子自由。

    “爹娘不是說等到大哥考上舉人再談我的婚事?”

    “興許爹娘也只是說說,你這個年紀的村里除了殘疾嫁不出去的,不都嫁了,雖然城里人喜歡留姑娘到十□□嫁,但是爹娘一直吃喜酒難免著急!

    說完,尤立怕尤妙再問,揉了揉肚子:“肚子都餓空了,快給我做點吃的!

    尤妙拿了案上早就弄好的餛飩皮,包了四十個餛飩,給了尤立三十個,自個留了十個。

    “你不是肚子小,平日吃了中飯連喝口茶都沒肚子,怎么在秀秀姐家吃了午飯,回來又吃?”本以為四十個都是他的,見狀尤立瞅著尤妙的碗問道。

    尤立肚子餓她這會肚子也餓的不行,不過想到她被席慕趕出了席家她就是餓也餓的高興。

    “我走了一路,肚子又餓了不行?”

    “可是就你的胃口,就是又餓了最多也只吃得了兩個吧?”

    尤妙猶豫地要不要把餛飩分給尤立,她雖然胃口小但一餓就胃疼的直不起腰,等會她要是再開火特定尤立也要說。

    “你不會是餓著肚子回來的吧?飯點秀秀姐怎么會不留你吃飯?”

    “我今天就是想多吃一點,你剛剛跟我說的事漏洞百出,爹娘怎么會因為我為大哥好,生氣把我嫁出去!

    尤立面上訕訕:“你說的也不對!你要是想讓大哥專心學習,怎么可能跟他鬧脾氣,大哥擔心你才不能專心呢!”

    “出去出去,回你屋子吃!”

    兩人各有秘密,各自心虛,最后分開兩路吃飯。

    不過這一分開尤妙是解脫了,尤立吃完飽嗝都沒打完整,就見他俊秀溫潤的大哥帶著淡笑進了他的屋子,并且把門緊緊合住。

    他蒙尤妙的話可蒙不了尤錦,尤立瞪著一雙水亮大眼,慢慢的往窗臺移動。

    剛走到了窗邊就被尤錦抓住了領子,尤立癟著嘴可憐地看著尤錦:“屋里一股餛飩味我怕熏到大哥,才想把窗打開!

    對待尤妙的撒嬌跟對待尤立的,尤錦這兒徹底分出了男女差別,往尤立額頭敲了一擊,把人扔到了亂糟糟的床上坐著:“男子漢說話就好好說話,擠眉弄眼的你難不成是個蠢兒!

    蠢兒尤立感覺十分委屈,因為他眼睛跟尤妙長得像,所以他還小的時候裝可憐這招對尤錦來說還是挺有用的,現在長大就不好使了。

    尤立老老實實的坐在床邊,雖然不知道尤妙具體的想法,但那個野蠻姐姐能嫁給大哥那么一個無條件寵她的人,怎么看都是天大的好事。

    “你剛剛說的‘難不成知道了’,是指知道了什么?”尤錦在房里想了一圈,得不出個結論所以來找了罪魁禍首。

    “知道了祖母去找爹娘談你親事的事唄!”尤立低頭玩著手指,“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把你看的有多緊,就怕你被別人搶了,所以我以為她不理你,是因為祖母一直纏著爹娘說你親事的事!

    尤立說完沒聽到聲音,抬頭一看就見他玉樹芝蘭的哥哥含笑看著他,那眼神有多溫和他就有多害怕。

    “我又沒有騙你!”

    “你每回說謊都不敢瞧人的眼睛!

    尤立的床是木板床,上面堆得沒有整理的棉被,還有些不知道是干凈是臟的衣裳,甚至還放了一些小玩意。尤錦嫌棄太亂,拿了窗邊的小凳抹了灰坐下。

    “說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尤立的臉皺成了苦瓜臉:“真的沒什么事,除了葛姑娘還能有什么!

    能有的可不少,尤妙與他賭氣為葛家姑娘的事可能是真,但尤立卻是真的有事瞞著他。

    而且這事還跟他跟尤妙有關,若是只是他的事,不知道便不知了,但關乎妹妹,他怎么可能裝作不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尤錦皺眉,聲音繃起抬高了調子。

    笑著的大哥可怕,發怒的大哥比笑著的要可怕一百倍,尤立心中默默咬帕子,心里的天平搖來擺去,這事遲早都要讓尤錦知道,可是現在說,他自個覺得不會影響考試什么的,但就怕到時候真出差錯,他要愧疚一輩子。

    “你都要考試了,關心這些做什么,就不怕知道了考不好?我剛剛問大姐了,她說她什么都不知道,大哥你也別知道了,反正你考完試爹娘一定會告訴你……”說完尤立就突然沖出房門,拿著尤妙給他的東西溜了,尤錦也沒追,只是過了一會兒也出了門。

    尤妙在院子里摘菜,見尤錦出門,下意識就忘了兩人在吵架,問他要去哪兒。

    “有幾道題不會,去縣里問問先生!

    “早點回來!

    尤妙甩了甩手上的水,身上的家常衫子俏如同五月鳶尾,上翹的眼眸水汪汪的動人。

    尤錦靠近心口的脈搏突然猛跳了一下:“嗯”。

    進了越縣,尤錦沒去先生家里,而是直直朝縣里的家中走去。

    尤立不愿說,他也不逼他,不如直接問爹娘來的輕快。

    尤妙還不知道自己話讓自個娘親腦子從下午到晚上就沒停止過活動。

    傍晚一家人吃完晚飯,周氏瞧見自己大兒子跟二女兒在院里說話消食,兩人今天恰好穿的都是白衣,站在翠竹邊上,月亮的光暈照下,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怎么般配。

    見到微風拂過,尤錦抬手替尤妙整理鬢邊的碎發,平日常做的動作周氏如今看來更顯親昵了,別人家的哥哥妹妹都是打來打去,就是親近的也不會有那么好,自己這兒女關系是不是好的太過分了。

    心里藏著事,晚上周氏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躺在一旁的尤富感覺到她的焦躁,翻身把屋里的燭火點了起來:“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哪兒不舒坦了?”

    “沒事,把蠟燭熄了吧!敝苁喜缓靡馑,“擾到你睡覺了!

    尤富見她面色沒有不對的地方,吹熄了燭火上床抱住了媳婦:“到底怎么回事?若是嫌越縣吵,就繼續在家中靜養好了,我每日那么來回又不費時辰!

    “不不不,我不是為了這事!敝苁线B連擺手,怕自家相公誤會。尤富對她夠好了,她是當人媳婦又不是當祖宗,哪能被那么嬌氣的寵著。

    “那是因為什么?”

    周氏猶豫了一下,就沒再瞞著他:“今天妙兒讓我遲些再替大郎挑婚事,我見她緊張的樣子,你說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尤錦不是周氏所生的孩子,而是尤富撿到,當初本來是打算送到越縣的養生堂,夫妻倆打聽到養生堂不過是博個好名聲,孩子在里頭吃不飽穿不暖,每年冬天都能凍死一片,就把尤錦留下下來。

    這事鄉里的人都知道,尤老太太也沒少說閑話,說尤錦就是周氏在外頭不守婦道生的,難為她兒子傻兮兮的戴綠帽。周氏為此難過過一陣,還有些浪蕩子聽了這事,想要趁尤富不在家占周氏便宜。

    不過幸好尤家旁邊鄰居都是忠厚人,周氏眉受到什么損害,尤富為此跟尤老太太大吵一架,恰好他從小玩大的兄弟,在富人家當打手,花了點銀子,在鄉里立了威,之后連替尤錦不是尤家孩子的事都少了。

    后面又加上尤錦讀書出息,就更沒人敢亂嚼舌根。

    “你是說妙兒喜歡大郎?”聞言,尤富躺不住的翻身起來,靠著床頭,皺眉思考這事。

    尤錦不是尤家孩子的事不是秘密,尤錦本人是清楚的,尤妙會知道也不奇怪。

    自個兒子跟女兒配成對,想想覺得奇怪,但仔細思考,卻算是一件好事。

    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誰他都不放心,最好是留在自己的家里,再者大郎的品行他是最清楚的,如今不管考不考得上舉人,都算是一個出息人。而且這家中,大郎最疼的就是尤妙,這事他應該也是樂意的。

    尤富越想越覺得兩人般配,黑暗的屋里笑聲格外響亮高興:“看來要把大郎的戶籍從咱們家遷出去了,而且還得給尤錦再重新改個姓氏,要不然同姓不能結親這就麻煩了!

    沒想到自家相公心思轉變的那么快,周氏皺著眉倒還有些憂心:“說不定只是我胡思亂想了,你別太著急!

    “這一兩年給妙兒談婚事,我見大郎也不怎么高興,前幾天還說等到他考上舉人在給妙兒挑,哪有哥哥不想妹妹嫁人的,我看這事你沒想錯!

    周氏想了想的確也是這樣,剛剛大郎溫柔看著尤妙說話的模樣又在腦海中浮現,兩個孩子自小就親近,長相又都是百里挑一,雖然她現在想著有些別扭,但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