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蜜里調油 > 章節目錄 8.哥哥

章節目錄 8.哥哥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尤妙還不知道自己話讓自個娘親腦子從下午到晚上就沒停止過活動。

    傍晚一家人吃完晚飯,周氏瞧見自己大兒子跟二女兒在院里說話消食,兩人今天恰好穿的都是白衣,站在翠竹邊上,月亮的光暈照下,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像怎么般配。

    見到微風拂過,尤錦抬手替尤妙整理鬢邊的碎發,平日常做的動作周氏如今看來更顯親昵了,別人家的哥哥妹妹都是打來打去,就是親近的也不會有那么好,自己這兒女關系是不是好的太過分了。

    心里藏著事,晚上周氏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躺在一旁的尤富感覺到她的焦躁,翻身把屋里的燭火點了起來:“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哪兒不舒坦了?”

    “沒事,把蠟燭熄了吧!敝苁喜缓靡馑,“擾到你睡覺了!

    尤富見她面色沒有不對的地方,吹熄了燭火上床抱住了媳婦:“到底怎么回事?若是嫌越縣吵,就繼續在家中靜養好了,我每日那么來回又不費時辰!

    “不不不,我不是為了這事!敝苁线B連擺手,怕自家相公誤會。尤富對她夠好了,她是當人媳婦又不是當祖宗,哪能被那么嬌氣的寵著。

    “那是因為什么?”

    周氏猶豫了一下,就沒再瞞著他:“今天妙兒讓我遲些再替大郎挑婚事,我見她緊張的樣子,你說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尤錦不是周氏所生的孩子,而是尤富撿到,當初本來是打算送到越縣的養生堂,夫妻倆打聽到養生堂不過是博個好名聲,孩子在里頭吃不飽穿不暖,每年冬天都能凍死一片,就把尤錦留下下來。

    這事鄉里的人都知道,尤老太太也沒少說閑話,說尤錦就是周氏在外頭不守婦道生的,難為她兒子傻兮兮的戴綠帽。周氏為此難過過一陣,還有些浪蕩子聽了這事,想要趁尤富不在家占周氏便宜。

    不過幸好尤家旁邊鄰居都是忠厚人,周氏眉受到什么損害,尤富為此跟尤老太太大吵一架,恰好他從小玩大的兄弟,在富人家當打手,花了點銀子,在鄉里立了威,之后連替尤錦不是尤家孩子的事都少了。

    后面又加上尤錦讀書出息,就更沒人敢亂嚼舌根。

    “你是說妙兒喜歡大郎?”聞言,尤富躺不住的翻身起來,靠著床頭,皺眉思考這事。

    尤錦不是尤家孩子的事不是秘密,尤錦本人是清楚的,尤妙會知道也不奇怪。

    自個兒子跟女兒配成對,想想覺得奇怪,但仔細思考,卻算是一件好事。

    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誰他都不放心,最好是留在自己的家里,再者大郎的品行他是最清楚的,如今不管考不考得上舉人,都算是一個出息人。而且這家中,大郎最疼的就是尤妙,這事他應該也是樂意的。

    尤富越想越覺得兩人般配,黑暗的屋里笑聲格外響亮高興:“看來要把大郎的戶籍從咱們家遷出去了,而且還得給尤錦再重新改個姓氏,要不然同姓不能結親這就麻煩了!

    沒想到自家相公心思轉變的那么快,周氏皺著眉倒還有些憂心:“說不定只是我胡思亂想了,你別太著急!

    “這一兩年給妙兒談婚事,我見大郎也不怎么高興,前幾天還說等到他考上舉人在給妙兒挑,哪有哥哥不想妹妹嫁人的,我看這事你沒想錯!

    周氏想了想的確也是這樣,剛剛大郎溫柔看著尤妙說話的模樣又在腦海中浮現,兩個孩子自小就親近,長相又都是百里挑一,雖然她現在想著有些別扭,但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那也不能太著急了,大郎馬上考試了,等到他考好了我們再商量這事!

    尤富笑瞇瞇地點頭,一下子解決了兒女的兩樁婚事,而且對象都是頂頂好的,他可不得高興。

    “妙兒今天還偷偷找我說,讓我別答應她祖母提的那樁婚事,這丫頭!”既然存著把女兒配給尤大郎的心,無論尤老太太把那個葛姑娘說的多天花亂墜,他也不可能應承下來。

    尤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那么誤打誤撞的竟然解決了尤錦的爛桃花,不過她爹娘所想的她知道尤錦不是她親大哥的事,卻是天大的誤會。

    她倒是聽過許多人說尤錦不是她親大哥,連尤畫也拿來刺她,說她爹娘給別人養兒子,但是這種話在她聽來就跟“她不是她娘生的,是從水里飄來的盆子里撿來的”一樣。

    不就是隨口說來嚇她的,所以她一句都沒有信過,上輩子到死她也沒懷疑過尤錦不是她的親大哥。

    第二天尤爹跟周氏帶著尤小妹去縣里面,走之前尤爹還特意交代了尤妙好好照顧尤錦,還道一定不會再尤錦考試之前給他許婚。

    這承諾讓尤妙笑的眼睛瞇成了月牙,但把人送走了之后,尤妙怎么琢磨怎么覺得她爹的笑容奇怪的很。

    ……

    等到了差不多的時辰,尤妙又要往席慕那兒去,尤錦要送她被她攔住了。

    “哥哥要是這樣我以后都不出門了,我留在鄉里面是照顧你,好讓你全身專注考學的,要是你跟著我跑來跑去,那我就成罪人了!

    越心虛臉上就越理直氣壯,尤妙雙手叉腰,氣鼓鼓地盯著尤錦。

    “再說就是在鄉里面,我又不去遠處,能有什么危險,哥哥你就安心在家里讀書,等考上了舉人,我去哪兒都帶上你,你不去我還不高興!

    尤錦笑的一臉無奈:“既然不遠,我送你也不費事!

    “說不定你就因為送我漏看了一道題,然后這道題就是考試會考的!庇让畎T了癟嘴,“大哥你要是送我,我就跟你急了!”

    跟個小松鼠似的,他的妹妹怎么就那么的討人喜歡,做什么表情都乖巧的不行。

    尤錦眼底一片柔軟,輕聲哄道:“好,妙兒長大了,自己去就自己去,但記得早些回來!

    尤妙點點頭:“我就是去跟秀兒做繡活,做好了就回來!

    這樣騙自個大哥尤妙心中愧疚,也不知道席慕什么時候能膩味,或者哪天天上能掉下個石頭把他給砸死了,她不用每天那么兢兢戰戰的。

    雖然尤錦同意了,但尤妙還是去了苗秀那兒,跟她做了一會繡活,才打算去席慕哪里。

    尤錦跟在妹妹的后面,見她到了地方才放心回轉。

    苗秀經常做手絹鞋底賣到城里的鋪子里貼補家用,論繡工尤妙不如她,但是在圖樣的巧上,苗秀一味只會鴛鴦錦鯉之類的,所以昨日看著尤妙做的東西新奇的很,一早就盼著尤妙過來。

    “我看鄉里面鋪子做的手絹都沒有你做的好,讀書人的妹妹就是不一樣,腦袋轉的可靈活了!泵缧阋贿吢犞让钫f繡法,一邊夸獎道。

    “明明是我聰明,你那么一算怎么算到我哥哥的頭上了!

    苗秀捂著嘴笑了笑,圓臉露出兩個梨渦:“夸你哥哥不就跟夸你一樣,反正你們那么好!

    “那倒也是!庇让钐故廃c頭,有尤錦這個哥哥一直都是她的驕傲。

    見狀,苗秀笑出了聲:“反正也不是親哥哥,要不干脆讓你爹娘把你許給尤大郎!

    “別胡說八道了,都說了那么多年了你就說不膩!庇让畎櫫税櫺∏傻谋亲,有些生氣。從小她身邊玩的好的姑娘都喜歡拿尤錦不是她親哥開玩笑。

    “你不會還是覺得尤大郎是你親哥吧?他長得可跟你們家人一點都不像!

    “那兒不像了,我跟我哥哥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庇让钍钦嬗X得自己跟尤錦長得像,或者是說她喜歡尤錦身上儒雅的氣質,希望自己身上也有,久而久之就覺得自己跟尤錦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了。

    苗秀瞟著尤妙的臉,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的臉蛋:“像像像,都一樣好看的像是天上的仙人似的!

    語氣中有些羨慕,兄妹倆雖然長得不像,但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出眾,就是因為太出眾,這鄉里多少未婚男女都盯著尤家,卻沒一個敢上門求親的,還不是覺得尤家一定看不上他們。

    苗秀以前對尤錦也有些心思,后面看尤妙看久了,就覺得尤錦有個那么如花似玉的妹妹,怎么還可能瞧上別的姑娘,就放下了這個心。

    “你這臉是涂了什么,又滑又嫩跟豆腐似的!泵缧隳罅四,還意猶未盡的拿手蹭了蹭,那神態就像是個浪蕩子。

    “要是豆腐,不就一捏就碎了!庇让顡]開了她的手,說起了正經事,“絹子汗巾往鋪子里送,老板一定會使勁壓價,而且還會找繡娘仿著繡,價錢就下來了。我想咱們要不然做好了想拿去兜售,若是賣不好再往鋪子送!

    “我們去?”苗秀到了快出嫁的年紀,賣針線的錢也都是自己收著當私房,能多賺些銀子是好,但想到要拋頭露面就稍微有些猶豫。

    “當然不是我們,我弟弟不是喜歡走街串巷,認識的人又多,我想我們做好了,讓他拿去出售,給個跑腿錢就成!敝坝攘⒖吹剿呐磷泳拖肓诉@個主意,她覺得可行就點頭了。

    現在雖然有席慕給的銀子,但怎么花出去卻是一個問題,總不能跟她爹娘說她某天走在路上,就撿到了一袋銀子。再者就是那么說,她爹娘也一定會讓她交給衙門。

    但是銀子也不能放在手中爛掉,等到尤錦考到舉人,席慕回到京城,她就跟爹娘攤牌,五百兩銀子可以在越縣的好地段買幾個鋪子了,再說不買鋪子也可以拿給尤錦去打通官路。

    想到席慕,尤妙抬眼看了一眼天色:“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應該過了未時了,你急著回去?”

    尤妙點了點頭:“明天再來找你,我想起有些事還沒做完!

    “明天早點出來,在我家吃晌午飯也沒關系,我爹娘都喜歡我跟你玩在一塊!

    尤妙應承了,急急忙忙往席慕那兒趕,中途怕遇到熟人還耽誤了些時辰,混不知她的遲到已經害的席慕抓心撓肺差點把門板給拆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