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穿越小說 > 軍嫂重生記 > 正文 第九章:應該好好跟李倩說啊

正文 第九章:應該好好跟李倩說啊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韓品有些發愣,他真沒想到啊,在他不知情的時候,他竟跟賀秋有孩子還是倆

    這、這、這他有些暈眩

    要不是清楚他爸爸不可能蒙他,他都要以為這就是玩笑

    “是不是玩笑你應該很清楚”

    楚錚見他猶豫,好像在考慮是不是要接納那倆孩子,登時提醒他說“自己做過的事情應該不是那么容易忘記的,孩子,要是這與你無關,那肯定不能認,但是若真是你你就應該承擔”

    楚錚差點兒說“你自己做沒做過不清楚”

    不過好歹他還清楚記得自己的身份啊,到底沒有說出不合時宜的話。

    不過他沒有說出來,不等于韓品自己聽不出來。

    饒是他現在的臉皮厚度比較優秀,也不能做到無動于衷。

    “你要是還不放心呢,這也好辦啊,找時間帶孩子到做做驗證看看!

    韓品聞言,猶豫了一下后,還是點了點頭。

    這不是對賀秋信任不信任的問題,這件事就應該有個名正言順的過程。

    如此,對他、對賀秋、對孩子們,也算有個交代。

    “既然你答應咯,那我就當你可以接受那倆孩子是你和賀秋的可能咯”

    楚錚步步為營,從開始問到現在就是想聽聽韓品對孩子們的接受度。

    從韓品現在反應看,他雖然有些驚,好像是被打個措手不及,但是對于這種可能也不是不能接受,既然這樣,他自然要繼續問韓品。

    “你應該很了解那賀秋的為人,所以,我想,你對倆孩子是不是你親生骨肉這件事其實應該心里有些底,只不過結果不出現,你不好貿然表態,但是,現在這里沒有外人,就你我爺倆說說話,我想,你可以說實話!

    可以說實話是可以說,但是,這韓品顯然不清楚自己應該怎么說。

    “要是孩子是你和賀秋的,你打算怎么辦”楚錚看著韓品沉默,直接問。

    “我從沒有想過,實際上,在聽到您說這些前,我都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有天會當爹啊!

    韓品苦笑說“您別看我之前跟賀秋訂過婚,現在又將李倩帶給您和媽看看,但是,我真就沒想過有孩子的日子”

    “那你現在可以試著想想”楚錚緩緩點頭,表示理解之后,說,“或者,我想,我可以換個說法跟你說你準備怎么跟李倩交代呢”

    “李倩”韓品有些怔愣,很顯然,他從沒想到,他老爸竟然會將話題從孩子說到那李倩啊不過,他老爸說的也不算錯,畢竟,誰都沒想到他竟然會冒出一對兒女出來。

    “對,就是你現在的女朋友!背P目光炯炯看向韓品,“孩子,你跟我說實話,有韓征的時候,你跟李倩究竟有沒有確立關系”

    韓品沉默咯。

    楚錚看了一眼,就想要嘆氣啊“要是從韓可那里說呢你多少應該也可以算是無辜,畢竟賀秋不想跟你說,你不可能清楚孩子事情,所以,雖然李倩無辜,但是呢,這若是從某種程度上看,她應該沒有權利為你跟你鬧,因為從先來后到看,那也是先有韓可才有她,你不算對不起她!

    韓品低著頭聽,他老爸這話啊,真是說的他有些汗顏呢

    “但是”楚錚說到這兒,微微一頓之后,語氣有些重咯,“但是,若是從韓征那里看若是在你和她確立關系后,又跟那賀秋有小韓征若是你跟賀秋藕斷絲連后所有的產物,你自己想想,應該怎般跟李倩說清楚比較合適吧雖然,現在說不合適,但是我還是要說,你這孩子糊涂”

    “我當時跟賀秋重逢,她是上一屆培訓成員,我是剛剛到的,這迎新宴會上,遇到了當時她跟戰友吃散伙飯呢,我和她都清楚,這次見面之后,想要再見可能就遙遙無期咯,所以、所以,我跟她喝酒之后就沖動、就沖動了些!

    好吧,韓品后面的話都不用說咯,楚錚光靠想就能想象出這小子跟賀秋后來的發展咯

    聽到這里的楚錚很想要撫額。

    “你就說,你當時跟李倩有沒有確立關系”

    韓品猶豫了下“她之前很長時間都追求我,我不是不心動,但是到底還是有些猶豫,就承諾說,等培訓回來就給她說法,只是沒想到能在那里見到賀秋!

    “不是,你說你啊,你既然遇到了這賀秋,還和人重溫舊情咯,那你就要把人好好給留下來啊”楚錚都替他這兒子頭疼,追媳婦兒時啊、尤其是追這么擰巴兒的媳婦兒,你就要纏著她好言好語、外加那厚臉皮,這才能拿下啊

    “我是想留人可是啊,這賀秋的心就不在我身上我醒來之后她就不見蹤影,我當時在集訓,根本沒辦法聯系外界,等到出來之后,電話和信件發出去就都猶如石沉大海,根本聯系不上,后來還是我跟她共同的朋友帶信兒說,她讓我就當沒有發生過那件事,讓我忘記她!

    楚錚“”好吧,他還錯怪自己兒子咯

    “然后你就跟李倩確立關系咯”

    “我當時想,既然她都不在乎這些,我何必跟這兒可憐的一往情深呢既然她不稀罕,那就找稀罕我、想要跟我共度余生的”

    “要是這般說呢,韓征的出現也不算你對不起她咯不過,說是這般說啊,面對李倩,你還是需要表現出愧疚啊”

    韓品聽了,緩緩頷首。

    楚錚說到這兒,忽而以拳抵口,微微干咳數聲。而后,他這才問兒子“還有件事情啊,你要坦誠說啊,你上次不是跟西北友軍做過聯合演練”

    韓品一聽就清楚怹想問的究竟是啥咯。

    “我當時是遇見那賀秋咯,不過,當時她看我就好像看陌生人一般,我打招呼她也不曾理睬,就整個聯合演練過程里,我跟她,真是從始至終都不曾說過半句公務之外的話!

    而這也是他那段時間心里不痛快的原因。

    楚錚松口氣“我都怕要是再有個老三你可咋整”

    韓品朝他爸笑“您想的有些多!

    “不是我想的多,而是你跟那賀秋啊,就你倆做的可有些多呢”

    楚錚這話本身還真沒有揶揄之意,可是,還是讓自己不免多想的韓品有些臉紅。

    “你有時間跟李倩那邊兒好好解釋解釋,看看對方能不能接受吧要是不能的話,現在越早說開,對你、對她都是好事!

    韓品猶豫了下,使勁兒點頭說“等到結果出來,我跟她會說清楚呢不過可能她就做不成您兒媳婦兒咯”

    楚錚一聽韓品這句話,就清楚,他這是不想跟李倩結婚。

    不過,他對于誰做自己兒媳婦兒這件事兒,不是很關心,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誰清楚他會不會對自己孫子孫女不好呢

    楚錚覺得,就算是為了李倩那孩子的人身安全想,都應該給對方余地,畢竟說起來啊,這件事情最無辜最受傷的人,可能就是李倩。

    “那你好好兒說,不要說的生硬!

    對于楚錚的這叮囑,韓品欣然點頭說好。

    “都說好咯”見楚錚推門進來后,韓子禾放下手里拿著的雜志,看過去,“他怎么說的”

    “能怎么說啊”楚錚功成過來,心里很有底兒,所以慢悠悠的,看上去,好像有些得瑟。

    “我讓你跟他說,你不會沒說吧”

    韓子禾認為楚錚這表現有些很可疑。

    楚錚鉆到被窩里坐好,才朝他媳婦兒展示自己的成績“你不要用這表情看我該說的都說咯大兒子很清楚孩子就是他的”

    “這么肯定啊”韓子禾第一反應就是韓品想跟賀秋重歸就好。

    “他可沒這么說,不過他好像不打算跟李倩處了,倒是真的”

    “要是不想處那就算吧,我看那孩子雖然還算可以,但是沒得因為韓品,就要給倆孩子當媽,畢竟素昧平生,還都沒有心理方面準備”

    “是不是有準備還是次要,就怕這后媽啊,她當的勉強,以后會遷怒孩子啊畢竟若是韓品想要承擔起父親責任,那很大概率是他想將孩子接到身邊兒去若是李倩嫁給韓品,到時候陪孩子時間最多的,可能就是李倩你說咱都鞭長莫及,要是孩子受委屈咯,咱都不清楚”

    韓子禾聽他這般說,先是緩緩點頭,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忙不迭說“孩子怎么也得大些才能讓他帶,他這小孩子家家的,哪里懂得怎般養好孩子更何況,何凈老鄭就住咱跟前兒,要是讓韓品把孩子帶走,就他們兩口子也不能放心啊”

    “呵呵,我跟你說,要真是韓品打定主意自己養孩子,還真不好說”

    “”

    楚錚認為孩子這問題,真不像他媳婦兒想的那么容易。

    韓子禾頓頓,不由撒狠說“那就跟他講清楚利害關系”

    楚錚聞言搖晃腦袋,使勁兒嘆氣說“這可有些難”

    “你與其擔心他答不答應將孩子給咱養,還不若想想啊,他怎么能跟李倩好聚好散吧”

    楚錚“”他真沒想到媳婦兒竟然不看好韓品跟李倩的對話。

    “我這人眼睛毒,李倩那孩子啊,看起來雖然還可以,但是,從她跟韓品之間接觸互動看呢,她這孩子可能略有些偏執,而且占有欲大概不太低!

    “你就跟人家吃這么一頓飯,你就清楚人家為人”楚錚不認為現在這個時代還有那么偏執的女孩子,“你不是剛還說,其出身書香門第啊”

    “這跟書香門第有關系”韓子禾清楚環境對人性格會有影響,但是她不認為真很絕對啊

    “好吧,就算你說的對,但是,現在看來,這不是你跟我能夠管噠”楚錚覺得,這需要看韓品究竟怎般做咯。

    而讓楚錚寄予厚望的那韓品,這會兒有些睡不著咯。

    兒子女兒

    他真沒想到啊,他竟然有兒子和女兒咯

    真想不到賀秋竟然會給他這么大的驚喜啊

    想到孩子,想到兒女,韓品就激動的想要顫抖。

    可是,想到孩子就難免會想到孩子們的母親,也就是賀秋啊

    想到賀秋,韓品心里的那份熱切就冷卻很多。

    他聽他爹說咯,賀秋是因為有出國任務,還是長期任務,所以才將孩子送過來,所以才會跟大家說清楚孩子身世的。

    想到這兒,韓品那顆心就有些涼。

    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應該自作多情的等下去。

    畢竟,就算是等待啊,那也應該有意義不是

    要是等來等去,等到賀秋和其他人伉儷情深攜手返國,那真是笑話咯

    所以他不怕等待啊,他懼怕的是等待之后,卻是徹頭徹尾、毫無意義的自作多情啊

    想到這兒,韓品翻個身“賀秋啊賀秋你可真給我出難題咯你我也算青梅竹馬長起來的,你我之間,怎么就毫無默契可言呢”

    一夜無眠的韓品好容易等到天蒙蒙亮,就起來跑出去鍛煉咯。

    沒辦法,他現在渾身上下好像充滿了力量,要是不發泄,他都不知該咋保持平靜咯。

    韓品跑出去晨練,湛湛也頂著霧氣姍姍而來。

    這時,韓子禾剛剛炸好馃子餅,將不久前烙好、還很酥的燒餅搭配著端過來。

    抬頭看見一臉討好的走過來的湛湛,韓子禾微怔啊。

    不過很快,她立刻選擇將其無視掉。

    滿臉堆笑,來之前想好所有問答的湛湛,不由無語啊。

    “我幫您”湛湛殷勤的跟韓子禾幫忙。

    不過卻讓韓子禾用手拍開咯。

    “我這可是好意”

    湛湛有些委屈,揉揉讓他媽剛拍紅的地方,看向他老爸的方向。

    本來楚錚想要問問他媳婦兒還要不要打豆漿的,可是他看見的,卻是他兒子那請求幫忙的視線,立刻不想問咯。

    “”他眼瞅著他爸若無其事的將視線挪開,徹底被無視的湛湛氣啊

    要不要這般現實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