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118.第118章

章節目錄 118.第118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防盜3個小時(新文《黑寡婦的逆襲人生》, 點入作者專欄求預收)

    玉鳳正坐在鏡前,拿了銀簽子勾了團桃花膏子揉勻了往臉上擦,見得薛二郎沉著臉一身郁色地從外頭走了進來,慌得忙站起身, 喚了聲:“二爺!毖Χ蓞s不理會她,進門后就往床幃那里去,除了靴子, 便卷著菱花被睡了。

    玉鳳便悄無聲息地踩著軟底繡花鞋去了外間,招來侍婢低聲叫她出去打聽, 未幾便有了消息, 說是正院兒那里和二奶奶有了嫌隙,二爺憤而出了正院兒, 掉頭便來了此處。

    玉鳳聽了不免生出了些得意。她是從泥溝兒里爬出來的人,眼見著新娶的二奶奶一抬又一抬的嫁妝進了家門兒,府里張燈結彩普天同慶一般鬧了幾日,她卻被關在小院兒里不得出門, 心里說不酸那必定是騙人的?蛇@才成親幾日, 便鬧了這么一出, 可不叫人好笑。

    玉鳳雖是有些擔心二爺這么來了自家這里,自家不定要成了二奶奶的眼中釘,卻也不免沾沾自喜,畢竟這時候, 二爺哪兒都沒去, 卻是來了自家屋里不是?

    玉鳳揮手叫丫頭去了, 自家去了里屋,殷勤地替薛二郎除衣掖被,等著嬌軟的身子只著了貼身兒的肚兜小衣滾進薛二郎懷里,被薛二郎一把抱住按在了身下,玉鳳瞧著搖曳不停的粉黃帳頂,心里頭卻是愈發的歡喜得意起來。

    這等事兒卻是捂不住的,更別提玉鳳一臉紅馥馥春情蕩漾,纏綿綿情誼滿容,都妥妥地露在了外頭。把個對門兒同住的鶯兒看得恨火難平,往日里只在屋里頭咒罵小蹄子顧揚靈,今日倒是十句里有八句罵那騷蹄子黃玉鳳。

    此等小事兒閔嬌娥卻是無暇顧及的,她見得丫頭們果然連夜收拾出了包袱,吃罷晨食,便帶著一臉幽怨委屈去給蘇氏辭行。

    蘇氏驚得夠嗆,可叫閔嬌娥哭了一通,滿口子說的都是薛二郎的不是,蘇氏心里頭倒是生出了不滿來。丈夫不好,你做妻子的便是擔待些,受點委屈又如何,哪有做人妻子的不住口說丈夫的不是。便是要納妾,我這兒不還沒點頭答應嗎?你擺出這般模樣,還收拾了包袱,感情要回家告狀不成?

    蘇氏便淡了臉色,道:“你既是想念你家母親,回去住幾日也是人之常情!

    閔嬌娥不意往日里和煦可親的婆婆竟如此這般待她,心里頭本就涼透了,如今更是摻了一抹凄然,本也不想真的娘家去,倔勁兒上來,便起身給蘇氏福了福,轉身領著丫頭去了。

    蘇氏心口便悶了口氣,覺得兒媳婦哪兒哪兒都好,就是脾性大了些,等著知道昨兒夜里這兒媳婦竟是掀了桌子,愈發添了幾分不滿。

    可這事兒還沒完,等著兩口子起嫌隙的緣由,還有兒子夜里出了正院兒便跑到通房屋里頭搖床子的事兒,都搬到了蘇氏案頭時,蘇氏扶著額頭皺了回眉,一面叫人去找薛二郎,叫他趕緊去老丈人家領回媳婦兒,一面叫來春月,叫她領著個婆子去西院兒,將那不知分寸,胡亂勾引了二郎的通房收拾一頓,壓壓她的氣焰;而她自己,卻整衣束帶,領著兩個丫頭并一個婆子去了清風苑。

    狐媚子啊狐媚子,她就知道,這就是個惹禍頭子,她要好好教訓這狐媚子一頓,也好叫她知道,什么叫做規矩。

    顧揚靈自然不客氣地揮霍著薛二郎給的那一匣子銅錢,有播種就有收獲,如今她的耳報神自然是比之前靈光了太多。蘇氏那頭兒剛出了院子,這邊兒便有人溜了來通風報信兒。顧揚靈叫嫣翠抓了把銅錢賞了那人,自家坐在窗下的羅漢床上,盯著院子外頭的月桂出神。

    西閬苑那頭兒的事兒她自然有所耳聞,知道兩口子鬧矛盾,一個使性子夜里便寵愛了通房去打正妻的臉,一個也是倔性十足,收拾了包袱就往娘家跑?烧摰竭@起因,眼見著這屎盆子就要往自家頭上扣了。

    顧揚靈忍不住自傷自憐起來,是她的錯嗎?又不是她想做妾的。兩口子為了納她為妾的事兒斗得人仰馬翻,說不得她便是那個罪魁,是該亂刀活剮,叫人唾罵的。

    清風苑是薛府最邊角兒的一個院子,倒是清凈了,可惜卻是遠了些。蘇氏走得腳累,心里頭卻是恨得不行。她當初都把這丫頭扔在這草木叢生的小角落了,怎的就惹了兒子的眼,入了兒子的心,如今鬧騰得合家不安生,真真兒是冤孽。

    可路再遠也有盡頭,蘇氏氣勢洶洶叫人推開了門,一群人便都涌了進去。清風苑不大,院里頭的殘雪也打掃得干凈,青石板透著凄冷的慘光,瞧著就叫人遍生寒意。蘇氏也不往里屋里去,就立在院兒中央,叫婆子去把顧揚靈帶出來。

    捧高踩低人之常情,如今踩的還是個高高在上的官家小姐,婆子自然不會客氣,把個顧揚靈推搡得左右搖擺,差點撲在了地上。嫣翠看不過眼兒,便是蘇氏就在跟前,也大著膽子上前同婆子推搡起來,好歹護著顧揚靈好端端立在了院子里。

    顧揚靈知道越是這般時候越不能軟了骨頭,衣衫雖是略有凌亂,但身姿依舊楚楚,給蘇氏端手福禮,一派官家姑娘的清冷自矜。

    蘇氏倒是一下子軟了心腸,她自來便吃這一套,見著個擺著官家派頭兒的小姐,由來便有幾分好感?牲S嬤嬤卻是聽到了消息后,拖著還沒好的身子骨也跟著來了,雖是遲了幾步,可正好趕上,正是有仇報仇,有冤報冤的時候,哪里容得下蘇氏容情,便低聲耳語了幾句,說得蘇氏剛剛緩了幾分的顏色登時又凌厲起來。

    這下子倒叫顧揚靈瞧了個明白,自家也心頭起了疑惑,往日里和這黃嬤嬤并不曾有過不睦,這黃嬤嬤如何這般怨恨她?

    蘇氏這里卻是被黃嬤嬤攛掇了幾句,狠著心要斷了這禍根的性命。叫人把清風苑的丫頭都攆到角房里關著,顧揚靈被婆子扭了手臂又推搡到了里屋。

    嫣翠見得顧揚靈吃了虧,又心覺事情只怕要不好,自然大鬧起來,被跟著蘇氏來的兩個丫頭一同降服,同其他人一樣,關進了角房里。紅英見了更是臉色大變,偷偷兒給虎丫使了眼色;⒀颈揪蛡頭小不顯眼,又是手腳利索,身子一閃,便躲了起來。

    顧揚靈被推倒在里屋的地毯上,黃嬤嬤從袖子里摸出一個大拇指大小的瓷瓶兒,叫婆子把里頭的藥給顧揚靈喂下。

    顧揚靈只怕是毒*藥,哪里肯喝,又喊又叫,活魚一般扭動起來,那婆子倒一時制服不得。黃嬤嬤干脆也湊了上去,兩人一起行動,很快鉗制住了顧揚靈。瓶子被塞到了口中,炭黑色的汁液流出,又苦又澀,順著喉嚨滑了下去,火燒般灼痛的感覺登時充斥著咽喉,快速往五臟六腑漫延而去。

    黃嬤嬤湊近耳邊低聲笑了起來,好似老鴰的嘶鳴,叫人背生冷寒,足底起涼。她道:“這可是個好東西,咽了下去肚里頭好似著了火,又熱又燙的偏偏卻死不了,等著里頭燒夠了,你也就命該絕了!

    顧揚靈掐著喉管死命瞪著黃嬤嬤:“我和你生了什么冤仇,你如此恨我?”

    黃嬤嬤立時憤怒了:“不是為了你,我一把年紀好端端的作甚被幾個愣頭小子打板子,沒皮沒臉的受了好大罪,如今骨頭還沒好徹底,夜里便是生疼,你卻軟臥高枕,睡得香甜。作死的小蹄子,你本就是個破落戶,你家里頭的人都死絕了,你作甚還活在這世上,攪得薛家不得安生,不如死了干凈!

    顧揚靈恨得直撓心,伸出手就要去抓她,卻被黃嬤嬤躲了過去。黃嬤嬤自覺稱心如意,起身去扶蘇氏,卻見蘇氏面色蒼白,唇瓣輕抖,顯然是嚇壞了的模樣。

    蘇氏此人雖是驕縱跋扈了一輩子,卻是連螞蟻也沒傷過一只,就是給顧揚靈吃那養生湯,畢竟也只是虛了身子,到底沒出過人命。上一次黃嬤嬤要把這丫頭送出府弄死,可對她而言,終歸只是一句話,到底如何死,怎么個死法兒她卻是不知道。

    可如今不同了,眼見著眼皮子底下那丫頭滿頭大汗白著一張臉,唇角還有白色沫兒狀的東西不時溢了出來,心里頭不斷咕嘟著的懼意不是言語能夠描述的,被黃嬤嬤一碰,登時發作起來,指著那婆子尖聲喊道:“你還杵在那里作甚?還不趕緊的去請郎中!”

    黃嬤嬤立時呆了眼,抓住蘇氏的手道:“太太這是作甚?那蹄子本就該死,她攪得家中不寧,迷了二爺的心竅,把個新娶的二奶奶都逼回了家,太太你——”

    “住嘴住嘴住嘴,”蘇氏大聲喊著:“她是個禍害精攪屎棍,遠遠兒的扔到廟里關著便是,作甚要弄死她?”

    黃嬤嬤不明白,弄死這丫頭,太太一向不是同意的嗎?正鬧著,闖進來一個人,喘著氣兒冒著汗,卻是叫蘇氏安排著去接閔氏的薛二郎。

    蘇氏一見著薛二郎便如同有了主心骨,忙扯著他的衣袖大叫:“那丫頭被灌了藥,要死了,你快想想法子!

    薛二郎往顧揚靈那里瞅得一眼,立時又怒又氣,可見著自家母親這般,罵人的話在舌尖滾了又滾,終究咽了下去。上前抱住那丫頭,伸出手指就往口中戳,按著舌根使勁兒往下壓,顧揚靈心頭一惡心,胃里直翻騰,立時吐出了許多東西來。連壓了好幾次,倒把早上的飯都給吐凈了。

    幸而薛二郎手下有個通曉醫道的,這邊兒吐得差不多了,那邊兒福安扯著福興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也趕了過來。

    福興扶著門框兒順了口氣兒,扯著福安的衣袖從袖子里摸出一枚黑漆漆大藥丸,道:“你不是說喝毒藥了,不管什么毒藥,先把這解毒丸給她服下,我這解毒丸——”

    一只手伸過來拿走了解毒丸,福興抬起頭,只看見簾子垂落,頂端綴著的白色珠子輕輕在抖動著。

    福興怔了怔,忙高聲喊道:“拿溫水化開了再喝!

    而他那時已經十七,知道了未婚妻家中的慘事,對于顧家的突然敗落,他也不是不心生他意。畢竟,當初訂婚時候,他的未來岳父在官場上可是大有前途的。

    可遠遠的看了一眼,那柔美嬌小,好似含苞蓓蕾般的小娘子,薛二郎的心一下子便軟了。他覺得,這般楚楚可愛的小女孩兒能夠嫁給他,也是很不錯的。

    可人心易變,他考取了舉人,他接管了家中的生意,他的心大了,他想往上爬。就在那時候,他知道了那每日一碗的養生湯里的秘密。

    他明白母親的打算,不過是既嫌棄顧家敗落,又舍不得放棄顧家的財物。而那女孩兒就成了燙手山芋,扔不得,握在手里又怕她生是非。干脆下了藥,老老實實的,也不過多了一雙筷子。

    可他與母親不同,他的確是嫌棄了顧家,可他看不上那蒼蠅肉一般的財產,顧家唯一讓他念念不忘的,正是那個軟綿的小丫頭。

    既舍不得,便以妻為妾吧!總不能放了她嫁給別人去。

    薛二郎起身在床沿上坐下,他如今已經二十了,早已是長成的身子,如何能把持得住不在外頭招蜂引蝶?正是青春年少,最好那一口的時候,于是身體在湊近少女的一瞬間便有了反應。

    帳子里到處都是少女身上的清香,幽幽然的纏綿在薛二郎的鼻端,沒有濃艷的脂粉味兒,清淡的,似有似無的。

    薛二郎覺得自己被蠱惑了,伸手捏住了少女的下巴,想要迫使她抬頭,卻發覺指尖處的肌膚滑膩非常,帶著溫軟的暖度,叫他忍不住瞇起了眼睛。

    隨心所欲,對她毫不尊重。

    顧揚靈氣壞了,她狠狠地撇開頭,從薛二郎的桎梏里掙脫了出來,抬起頭,一雙眼惡狠狠盯著他:“聽說二爺的學問十分好,都是舉人老爺了,不知舉人老爺做學問的時候,可聽說過禮義廉恥這四個字!

    薛二郎這才晃過神來,發覺那個向來以溫順柔軟面目示人的少女竟然發起了怒,水汪汪的杏眼瞪得圓溜溜的,琉璃一般的黑瞳里仿佛燒著一把旺火,然而越發的招人喜愛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