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102.第102章

章節目錄 102.第102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本不想設置防盜的,可沒辦法, 最近盜文太厲害了……  正是膠著著, 門扇被人“哐當”一聲重重踢開,透過幾層落地帷帳的縫隙, 平安一眼看到了來人, 不禁心肝子亂跳,嚇得不輕。門口那陰沉著臉殺氣騰騰的,可不正是薛二爺。

    薛二郎扯開帳子大步走來,鋒利好似刀刃般的視線在幾人身上快速掠過, 見著薛三郎捂著半邊臉惡狠狠瞪著顧揚靈,顧揚靈被兩個丫頭護在身后, 俱是一臉警惕,滿目憤然,立時便猜到了大概,不禁微斂眼梢,不善地看著薛三郎。

    自己是警告過他的,不是嗎?怎么這么快便忘記了?

    “福安!

    “在!

    “把他給我綁了,扔到家廟里!

    福安臉上閃過一絲猶疑,但很快應道:“是!

    家廟那可是置放薛家祖宗牌位的地方,陰森可怖, 又冷又寒, 怎么能讓自己柔弱的主子前去呢?平安立刻撲上去, 跪地磕頭:“求二爺饒命, 三爺年紀小不懂事兒, 二爺瞧在老爺太太的面兒上,瞧在三爺病體嬌弱的份兒上,就饒了他這一次。三爺向來久病,往家廟里一扔,可是要出大事兒了!

    平安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樣子讓薛三郎覺得丟人了,又氣又恨,上前踢了平安一腳:“哪個叫你去求他,綁了就綁了,家廟又如何,我還怕了不成?”

    平安哭道:“三爺英雄好漢自然啥也不怕,可平安害怕,三爺才剛好了身子,家廟里又冷又冰的,三爺若是再生了病可要怎么辦?”

    薛三郎梗著脖子仰著頭:“便是我死了,那又如何?”

    平安聽了頓時大哭。

    薛二郎瞧著薛三郎那副混不吝的樣子便生氣,見他臉龐紅了半面,知道是被打了,依著那丫頭的性子,非是惹急了自然是不肯動手的,便在心里添了一層妒火,覺得自家頭頂多了層綠油油,也不管了,呵斥著福安,綁了薛三郎鬧鬧囂囂地走了。

    走了一群人,閣子里立時安靜了下來,嫣翠和紅英不敢在薛二爺跟前兒擋著顧揚靈,都退了幾步,嫣翠有些著急,眼珠子亂轉了一圈,見顧揚靈冷著臉耷著眉也不解釋,便急聲道:“是三爺尋的是非,堵著門兒不叫姑娘離開,這事兒不怨姑娘!

    薛二爺倒沒懷疑,這顧家丫頭死硬的脾性,每日里端著清高的臉,哪里肯掉了身價和一個成了親的小叔子茍茍且且不清楚,只怕是躲也躲不及。揮揮手,叫二人出去。

    嫣翠猶在擔心,被紅英拉扯著退出了閣子,紅英關了門,里頭頓時寂靜悄然。

    薛二郎把顧揚靈上下一番打量,那目光比之薛三郎的更加放肆,顧揚靈不自在地退了幾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今日倒是穿得嬌艷!毖Χ蓪︻檽P靈的警惕回避不以為然,笑嘻嘻道:“眼見著二爺便要成親了,靈娘別急,二爺成了親立刻便納你進門兒!

    顧揚靈又羞又怒,脫口回道:“哪個著急了,巴不得你忘了我,哪個樂意做你的妾!

    薛二郎的笑便淡了,眼瞳里的冷光轉了轉,道:“你樂意不樂意都是一樣的,乖乖的呆在清風苑,少不得你的好處!

    顧揚靈抿唇兒不理會他,可那小臉兒便是素著,也是張俏臉。薛二郎許久未曾見她,偏她今日里又是一身嬌艷,愈發顯得眉眼精致勾人魂魄,仔細又瞧了幾眼,不禁有些蠢蠢欲動。

    顧揚靈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想走又不敢,正遲疑著,突見那薛二郎疾步走了來,桃花眼梢高高挑起,里頭邪魅的誘光火星一般刺痛了顧揚靈的眼,她心道不好,可來不及躲開,身子便被人狠狠抱住;馃岬拇綁哼^來,漫天都是男子的氣息,那唇輾轉流連,死死堵在她的唇上,悶得她透不過氣,委屈很快涌上心頭,眼淚汩汩外冒,順著臉頰便落了下去。

    薛二郎這幾日實在忙碌,又是許諾過顧揚靈不去尋她的事端,可心里頭卻實在想得很,今日好容易在金豐園逮住了這小東西,又覺過不得幾日便要納了她進房,哪里會輕易饒了她去,當下抱起來,大步走到羅漢床邊,相擁著跌了下去。

    顧揚靈的心肝子一陣劇烈跳動,還以為和往常一樣,不過是親了便罷,可眼下這情狀,卻是萬分不好了,于是大聲喊叫起來,掙扎的也更是厲害。

    薛二郎房中雖有二女,這幾日卻忙得無暇沾染,現下閣子里燒著炭火,正是溫暖如春,那火氣突突往外冒,哪里壓得住。一面親,一面扯起了身下女子的衣衫。

    顧揚靈嚇壞了,細汗珠子猛地便冒了一額頭,這可是要辦了她不成?又哭又喊,滑魚一般拼命扭動著,手臂不斷揮舞,在胸前左擋右擋,卻哪里是薛二郎的對手,很快便被撕扯開了衣襟,露出大片膩白的肌膚。

    薛二郎看得入眼,桃花眸子瞬時便瞇了起來,喘了幾口粗氣兒便吻了上去。手上也不閑著,順著腰線滑了下去,幾下便將那汗巾子也解開了去。衣扣撕扯間逐個兒迸落,上頭的衣衫大開,露出了嫩黃色絲緞肚兜,上面繡著粉荷初綻,鼓囊囊的被高高頂起。

    顧揚靈頓時顏色大變,身子縮起,手臂攔了過來,要去遮掩。卻哪里遮得?行動間倒扯歪了衣帶子,露出了半壁渾圓,肉奶奶的粉色珍珠般晶瑩剔透,軟塌塌被擠往一處,愈發顯得玲瓏有致,嬌俏動人。

    薛二郎看得血脈噴張,一把鉗住顧揚靈兩只亂晃的手,另外一只手很快剝掉了綢緞襖子,素錦中衣,又要去扯裙子。

    顧揚靈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腦子徹底亂成一團麻,扯著嗓子不住口地喊嫣翠的名字。

    嫣翠和紅英在外頭聽得心急如焚,嫣翠更是上躥下跳,扒著兩扇雕花朱門往門縫兒里瞧,被紅英暈紅著一張臉死命往后扯。后頭顧揚靈撕心裂肺的喊叫傳了出來,嫣翠更是蒼白了臉,淚珠子蓄了兩眼,苦巴巴道:“這下子可怎么好?姑娘不鬧得個死去活來這事兒便沒完!

    紅英也聽得青白了臉,再聽嫣翠自語一般喃喃的兩句,不禁驚了一跳:“不至于吧!姑娘原本不就要嫁給二爺么?”說著覷了嫣翠一眼。

    嫣翠留著兩行淚,恨聲道:“你來的時候短,是不曉得姑娘那性子有多清高,在這兒地方壞了身子,她肯留條命就是燒高香了!闭f著咬咬牙,突地竄了過去,在門外頭跪下,死命拍著門扇兒,高聲哭喊道:“二爺饒命,二爺饒命!姑娘性子倔,求二爺憐惜。姑娘,姑娘啊——”是一行喊,一行哭,瞧著分外凄慘。

    里頭的羅漢床上,薛二郎興頭正盛,卻是腦子一刺,兩只眼睛突地一定,手一探便卡住了顧揚靈的下巴。原來顧揚靈受不住這屈辱,竟是鼓起嘴,要咬舌自盡。

    “你竟敢!”薛二郎怒極,身子還滾燙著,那浴火卻是瞬間變成了怒火。

    顧揚靈隨便扯了件兒衣物蓋在臉上,用力捂著臉哭喊:“都這般沒臉了,還要命作甚?你把我當做玩意兒對待,可我不能把自己看成玩意兒,由著你的性子來耍弄。我是活不成了,還管你敢不敢?”

    雪白如霜的身子抖得仿似嬌花聳落,皎白纖臂上幾道紅印子恁地刺眼,薛二郎見她哭得悲切,猶自氣憤卻起了憐意,他憋著口氣把她仔細打量了一回,終是弓下腰把她抱起來哄了哄。

    顧揚靈只覺心中悲痛萬分,羞臊難耐,心道這金豐園里人來人往,婆子丫頭小廝誰都可以來逛,今兒這事兒算是要在薛府里傳遍了。想她好端端一個官家淑女,知書識字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便是顧家敗落,叫她沒了依仗,可她從來不妄自菲薄,也是想要好好生活下去的。偏偏落入了這泥水坑,沾得個滿身污穢,再也不能冰清玉潔地活在了這世上,想來真真是好沒意思。當真是忽的便灰心喪氣,沒了生氣。

    薛二郎抱了她哄了幾回,見她慢慢停了哭泣,只不時抽噎,還以為轉圜了過來,便扯了那蓋在臉上的襖子,不料卻瞧見這女子一臉木然,向來神光流轉的眼瞳也好似魚眼珠子,分明就是一副行將就木的模樣。

    一時怒火盈肺,待要扔下她再冷言冷語一番,卻見她兩行淚珠順流而下,唇瓣輕抖,蒼白著一張臉,格外楚楚可憐。像是火焰遇到了冰,那怒氣也不知怎的就消了幾分,又不知該如何勸她,便起身穿好了衣物,轉身打開門,叫嫣翠二人進去收拾。

    嫣翠正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聞言如獲大赦,竟一時忘了自家還跪著,就往前沖,“啪”的便趴在了地上,被紅英手忙腳亂地扶起,二人匆匆進了閣間,見得榻上的情境,嫣翠忙捂了嘴,淚水奔流般涌了出來,還是紅英推了她一把,二人忙上前扶起顧揚靈,抖著雙手給她穿衣挽發。

    薛二郎跟前兒的小廝自都是機靈懂事兒的,方一出門兒便都躲得遠遠兒的,薛二郎順著小道走了十幾步,轉了彎兒才發現了這幾人。

    福安正是打頭的,忙上前給薛二郎打理衣服頭發,嘴里道:“三爺已經按著爺的吩咐綁了扔在家廟里,只是太太那里估摸著已經得了信兒,想來不會坐視不管!

    薛二郎點點頭,一雙眸子便四下環視一圈,福安心里明白,忙道:“已經叫人四面瞧過了,方才這里沒人!

    薛二郎滿意地點點頭,笑了:“很好,你辦事總是這般穩妥叫爺放心!

    福安忙垂著頭笑:“爺謬贊了!

    果然剛行了十幾步,蘇氏便帶著黃嬤嬤一路疾行而來,見著薛二郎不免怒了一張臉,憤然道:“不過是個丫頭片子,你做哥哥的,怎可為了個女人便不顧幼弟身子柔弱,竟把他綁了,還扔進了家廟關了起來。那家廟陰森寒冷,你就不怕叫你幼弟得了風寒失了性命!

    薛二郎冷冰冰望著一株艷梅:“我說過的,那是最后一次任他冒犯我的女人,今日里他故意行動不軌,要尋她的麻煩,他不曾顧念我這個做哥哥的臉面,一而再再而三地覬覦我的女人羞辱我,憑甚叫我因著他是弟弟便姑息他,縱容他?”

    蘇氏一想到三兒子自來病弱,如今正在家廟受苦,便是心如刀絞,根本聽不進薛二郎的話,只狠狠道:“好你個狼崽子,那是你兄弟你竟如此狠心冷情,我這便去放了他,看你能如何?”說著轉身又疾步離去。

    薛二郎看著蘇氏離去,直覺這事兒沒完,轉頭對福安吩咐道:“你安排幾個得力的去清風苑,叫人好好盯著,有動靜立刻來報。若是來不及,便叫好生照看著!

    嫣翠立時止了淚,湊上前來不可置信地道:“太太同意不叫姑娘繼續喝那養生湯了?”

    這丫頭果然是發覺了,顧揚靈點點頭,忍不住抿著唇兒露出了一抹笑來。

    蘇氏帶著一群人離了清風苑,青石板上的殘葉枯枝已經被清理干凈,下了一場雨,倒顯得愈發潔凈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