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97.第097章

章節目錄 97.第097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本不想設置防盜的,可沒辦法, 最近盜文太厲害了……

    薛三郎暗搓搓地猜測著, 剛才他咆哮一番攆走了眾人, 其實他這個新娘子已經驚呆了嚇壞了,瞧著好似不動如山, 其實是裝的吧!

    想著薛三郎便扯著嘴壞笑了起來,他突地幾步上前, 一下子掀開了紅蓋頭。

    柔軟而昏黃的燭光里,女子柳眉櫻唇, 一雙柳葉眼仿佛含著一汪秋水,含羞帶澀, 卻沒有半點怯意。那雙眼睛此時望向了自己,柔軟溫和的目光如有實質, 讓他渾身暖陽,卻又覺得萬分不自在。然后他聽見了女子的聲音, 好似二月春風, 帶著一股軟軟的暖意。她說:“夫君!

    ***********

    嫣翠把切好的水果裝了盤端到顧揚靈面前, 催促她多吃一點。顧揚靈拿著銀簽子懶洋洋插了一塊兒放在嘴里慢慢嚼著,心想那薛二郎倒是個守諾的, 這半月竟真沒往清風苑里來。

    若是他能放過自己該多好,顧揚靈拿銀簽子扎得一塊兒水晶梨放入口中,心道自家這想法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姑娘, 趙婆婆來了!辨檀鋵㈩檽P靈的衣襟一扯。

    來就來吧, 扯她作甚?顧揚靈不耐地轉過頭, 發現趙婆子身后站著個十六七的姑娘,容長臉,一雙眼長得明亮有神,唇角彎彎,看起來和氣可親,烏絲挽起,斜插了兩根銀簪子,戴著朵粉黃絨花,配得一身兒黃衫兒白綾裙兒,十分嬌俏。

    顧揚靈一瞧便覺十分順眼,卻不知這人來此作甚,便看向趙婆子。

    趙婆子立時說道:“這丫頭是二爺撥來伺候姑娘的,原先是叫紅英,如今給了姑娘,便是姑娘的人,姑娘再給賜個好名兒!

    一聽是薛二郎給的,顧揚靈頓時沒了興趣,曉得這是塞進來的眼線,八成和趙婆子一般,是來監視自己的?捎植桓也灰,于是少氣無力地道:“紅英挺好聽的,不改也罷!

    于是除了嫣翠趙婆子,顧揚靈的身邊兒從此又多了一個紅英。紅英倒也是個乖覺的,分明察覺了自己不受待見,可進退有度,說話辦事十分得體。顧揚靈又非惡人,遷怒這種事兒實是做不來,便叫嫣翠管著自己貼身的事宜,旁的叫嫣翠給了紅英去做,省得薛二郎那邊兒有話要說。

    嫣翠見著顧揚靈無精打采,懶洋洋趴在窗臺上無所事事,怕她多憂多思再想起傷心事兒,便從箱子里抱出了薛二郎給的那個木匣,道:“瞧著姑娘精氣神兒挺好,不如把這匣子里的首飾挑揀挑揀,瞧著喜歡的便拿出來佩戴,總歸是好東西,不要白不要!

    顧揚靈瞧見那匣子便是心煩,正要出言叫嫣翠鎖回箱子里,卻聽得嫣翠最后那句話,心里一轉,頓覺就該如此,不要白不要,反正也逃不出去,她就要薛家好吃好喝,錦衣玉食地供養著她。于是和嫣翠興致勃勃地擺弄起了那匣子珠寶。

    薛二郎倒是個大方的,里頭的好東西當真不少。顧揚靈叫嫣翠把前些日子新做的衣裳拿出來,比劃著首飾一一搭配,倒是一下午都樂呵呵的。

    第二日趙婆子便領了幾個小丫頭捧了十幾匹絲錦緞子來了清風苑,趙婆子道:“二爺說了,姑娘前些日子做的衣服太過規正,顏色又一水兒的都是紅色,叫姑娘再選些布匹,重新置辦一批新衣!

    顧揚靈才換了一道心思,自然是不會拒絕的,和嫣翠一道挑挑揀揀,倒是又高興了一上午。

    蘇氏那里得了消息不禁酸了一酸,可如今當家的是兒子,她也不好為著幾匹布料便給兒子臉色看,忍了幾忍,免不了在看見薛二郎的時候說上幾句酸話。薛二郎便笑了:“母親你管著家中中饋,若要添置新衣只管添了來,和個小丫頭置什么氣?”

    蘇氏不好說旁人給的和自己添的不一樣,不免有些悻悻的。好在顧揚靈一向呆在清風苑里足不出戶,蘇氏酸了幾日便也罷了。

    時光飛逝,轉眼便是新年。顧揚靈每日里吃著滋補養生的粥湯,仔細養了小半年,個子竟然長高了許多。除此之外,胸前的起伏也變得明顯起來,愈發顯得胸兒囊囊,柳腰纖纖。嫣翠伺候顧揚靈沐浴時便認真打量了幾眼,隨后便叫趙婆子去要來了素色縐紗絹絲,裁了幾塊肚兜,又要給顧揚靈縫制小衣。

    不料過了兩日,趙婆子遮遮掩掩地給了嫣翠一個布包,嫣翠打開一看,卻是幾塊顏色甚是嬌艷的湖縐,倒是好布料,柔軟絲滑,可給她作甚?嫣翠詫異地望著趙婆子。

    趙婆子看了她幾眼,倒是鮮有的尷尬難堪,隨即“嗨”了一聲,低聲道:“二爺叫送來給姑娘做肚兜小衣的,里面有幾頁圖紙,還有紋繡的花樣兒,叫你比照著都給姑娘做了!

    嫣翠聞言大略翻了一下,不免面飛紅云,手忙加亂地把布包裹了起來。

    不等嫣翠偷偷摸摸給顧揚靈做好那幾套薛二爺欽定的,帶著桃艷味道的小衣肚兜,西閬苑那里卻傳來了一個消息。薛二爺領了一個艷妓歸家了,還叫人在西閬苑的西院里收拾出了一間屋子,布置一番后,撥了兩個丫頭過去,叫那艷妓住下了。

    嫣翠聽后不免大驚失色,莫名地生出了一股危機來。叫顧揚靈看出來,不免撅著唇說了她一頓。要是能把自家給忘在腦后,顧揚靈可是求之不得呢!于是清風苑里不過微微卷起了輕微的浮動,便又如一潭死水,沉寂了下來。

    可蘇氏那里卻是著急上火,撿著一個空便把薛二郎叫了去質問。

    薛二郎自然不以為意,他一個成年人,正是血氣方剛,領家里一個侍妾怎的了,還是人看得起才送給他的,不要才是傻子。

    蘇氏不樂意:“你要養,外頭置辦個宅子養著便是,領家里做甚?又是出身青樓,叫閔家聽說了,可要如何是好?”

    薛二郎一聽不高興了:“閔家聽了又如何?不過是個暖床的,又能怎樣?”

    蘇氏諄諄道:“那閔家畢竟是官家,最是好臉面,你先偷偷兒養在外頭,等著閔家的嫁了進來,過個一年兩年的,你再往家里領又能如何?”

    薛二郎“呼”地站了起來,睨著蘇氏道:“官家又如何,又不是我求著訂的這門婚約,母親也把我們薛家看得太低,把那閔家舉得太高了些!

    蘇氏道:“閔家出身官門,自然高人一等,咱家是商戶,姿態低些才能和睦相處!

    薛二郎聞言呵呵冷笑:“出身官門便是高人一等嗎?母親別忘了,三郎的妻室也是出身官門,他爹可是縣丞,可見著白花花的銀子,還不是乖乖把他女兒一頂小轎送了來!

    說著不悅地看著蘇氏:“母親向來鄙薄父親,可若是細細講開了,當初外祖父同意父母親的婚事也不是為了薛家的一半兒財產?便是閔家,同意和我薛家結親為的還不是那五千兩白銀,和以后源源不斷的白花花的銀兩?如此見錢眼開,卻不知高在何處,貴在何處?”

    蘇氏自來便以官門出身為傲,自覺得高人一等,今日里被親生兒子兜頭潑了一盆涼水,又氣又怒,又悲又痛,身子抖得好似秋風落葉,想要呵斥,喉間似堵了一團棉花,怎么也不能一吐為快。

    黃嬤嬤是蘇氏身邊兒的老嬤嬤了,一旁聽著看著不禁心疼萬分,埋怨地看著薛二郎,道:“論理不該老奴插嘴,可二爺的話也忒是過分了些,她是母親,你身為人子怎好如此當面叫你母親難堪?豈非不孝?”

    薛二郎哼了一聲:“咱們薛宅里頭,除了清風苑那丫頭出身官家,當初和薛家定親為的也不是真金白銀,旁的官家女子,哪個不是為財而來?嬤嬤給我說孝道,母親嫁了薛家這么多年,她看不起我父親,看不起我薛家,如今更是看不起我這個親兒子,叫我對旁人俯首帖耳,又何曾做到了婦人該做的三從四德?”說著一甩衣袖,揚長而去。

    蘇氏眼睜睜看著那人消失在了視線里,一口氣沒上來,撅了過去。

    蘇氏病了,家里的事兒便落在了新進門兒的三奶奶安氏頭上。

    安氏素來乖順,薛三郎自有了這新娘子后,脾性倒是變得和以往一般,也不折騰了。蘇氏本就高看安氏一眼,又瞧她籠絡住了三兒子,愈發愛惜她來。如今病了,便把安氏叫到跟前兒細細囑咐一番,又叫黃嬤嬤扶持著,暫管家中中饋。

    安氏在家里便是老大,平日里便肩負看管弟妹之責,又一向不得父親喜愛,最后更是被父親賣給了薛家,見著婆婆看重,于是心里也憋著一口氣,看管起家事來也是格外用心。

    薛二郎那一日氣病了蘇氏,到底心里有愧,知道蘇氏向來愛好奢華,最好寶石,便制了一套三樣兒的首飾,分別是一對兒嵌紅寶石鎏金耳墜子,一根赤金的鑲紅寶石牡丹云紋金簪,一對兒赤金牡丹花云紋鐲子,放在雕花黑漆木匣里,叫人給蘇氏送了去。

    見著紅寶石還有剩余,便叫人拿了素銀制成簪子,嵌了紅寶石在上面,叫人給清風苑送了去。

    不說蘇氏那里見著兒子的心意到底是緩了口氣,身子也漸漸好轉,卻說顧揚靈這里得了那紅寶石銀簪,嫣翠幾個侍候的自然歡喜非常,只除了顧揚靈自己,覺得逃出升天只怕是要成天方夜譚了。

    可沒過幾日,西閬苑那里又進了一個新人,聽說是個丫頭爬了床,薛二郎瞧著那丫頭肌膚如雪,生得倒有幾分姿色,便送去了西院同那艷妓一同住著,又撥了兩個丫頭隨身侍候。

    顧揚靈心里咒罵了一句色鬼,便拋在腦后不管。蘇氏到底受了兒子一頓排揎,也不再管他的房中事兒,由著他胡鬧去了。

    不成想剛過二月,眼見著薛二郎成親的時日迫在眉睫的時候,顧揚靈被嫣翠慫恿著去金豐園賞梅,倒是遇上了那個爬床的丫頭,由此又引出了一大段兒官司。

    福樂驚得都要跳了起來,這么多眼瞧著,二奶奶又是新進的門兒,閔家送親的人還沒走呢,這要是大咧咧去一趟,可不是要生事端!便低聲勸道:“奴才打發人瞧過了,說是早早兒便睡下了,爺如今要去,豈非要驚了姑娘的好夢?爺要惦記,明日里總能尋得空閑,姑娘遭了罪,爺到時好好兒勸慰勸慰便是了!

    “也……也是……”薛二郎打了個酒嗝,難得地嘆了口氣:“那丫頭死倔,又清高,本就不待見我,又出了這事兒,只怕是愈發不愿瞧見我。嘻嘻,可我偏不放過她。等著這邊兒事了,便好生布置布置,爺要納了她進門兒做貴妾!

    “好好,貴妾,貴妾!备吠低得艘话押,今個兒鬧洞房揭蓋頭的時候他跟著偷瞄了一眼,那新進門的二奶奶長著如花似嬌的一張美人臉,飛眉鳳眼,眼神晶亮,看著就不是個柔和順從的。這才剛進門,二爺便急著要納妾,嘖嘖,還是個貴妾,到時候不折騰個天翻地覆才怪!又想起福安那家伙還在吟風閣里貓著,把太太身邊兒的黃嬤嬤也給扣下了,登時覺得頭皮發麻,心眼兒發慌。心道只怕還有的鬧騰呢!

    喜房布置在西閬苑的正院兒里,屋里的陳設一色綁上了大紅綢緞,喜慶熱鬧。新郎去前院兒里敬酒拜客,喜房里只剩下新娘和跟著新娘來薛家的陪嫁。

    其中一個鵝蛋臉細腰長身的喚作紅香,正把大紅色鴛鴦戲水的紅蓋頭搭在床尾的沉香色衣架上。另一個圓臉豐腴的叫做綠玉,正收拾著一個小籠箱,里頭放著幾個簇新的沉香色木匣子,里頭擱的都是新娘的首飾陪嫁。

    新娘娘家姓閔,閨名喚作嬌娥,正端正地坐在鋪著百子千孫簇新褥子的床榻上,一雙鳳眼不停在屋里掃視,看著兩個丫頭忙碌不停。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