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92.第092章

章節目錄 92.第092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本不想設置防盜的,可沒辦法, 最近盜文太厲害了……

    服了藥, 薛二郎扯下綢帳忙叫福興進來診治,屋里酸氣沖天, 可哪個也顧不上嫌棄。福興搭了兩根指頭摸脈,頓了好一會兒,把個薛二郎急得滿頭出汗, 臉色愈發黑青。

    一時搭過脈,福興又低頭瞧了瞧嘔吐物,轉過頭道:“那毒物雖是吐出了許多, 又服了我的解毒丸解了毒氣,性命倒是無憂, 可到底是傷了身子,我先開些清毒的藥吃上三副, 等著清理了體內的毒素, 再開些滋補的湯藥好生調理一番!

    見得薛二郎點頭, 福興去了外間開方子, 薛二郎這才空出手來收拾這幅爛攤子。

    叫人先放了角房里的丫頭,嫣翠紅英兩個早就急得不行,可見著屋里頭的境況也不敢哭,憋著淚,一個領著個小丫頭收拾屋子, 一個給顧揚靈清理身子換上睡衣。

    薛二郎叫人綁了黃嬤嬤和那婆子, 同蘇氏一起回了五福堂。

    蘇氏被嚇得不輕, 她以前便是責罰了哪個,那人后頭不幸死了,可那都是發生在她看不見的地方。今日里她眼睜睜看著,薛二郎還未開口責備,她已經發起了熱。

    薛二郎一面叫人安頓蘇氏先歇下,一面叫人去喚來福興。既是蘇氏病了,薛二郎再是不馴也不能這時候同親娘置氣,把黃嬤嬤和那婆子關到柴房,只等著蘇氏好了些,便要發落出去。

    這次薛二郎不急著教訓那黃嬤嬤,他是打定主意不叫那賊婆子再呆在薛府里。一次兩次地攪弄風波,瞧著蘇氏的樣子,只怕先前怒氣沖沖往清風苑,起的也是教訓一頓便了事的念頭。若非后頭跟去了黃嬤嬤,那丫頭怎就會被灌了□□,如今面似白紙,氣若游絲地躺在床上。還不知道那□□如何傷身,以后可會留下遺癥。

    不提薛府鬧得沸反盈天,閔嬌娥一行人晨時出發,夜里便到了閔家。見著她回來,看門兒的都愣了,還是被殷嬤嬤狠狠瞪了一眼,才回過神去報信兒。閔家自然也是一番折騰,首先趕來的,便是同閔嬌娥極為不對付的三個嫡出妹妹。

    閔嬌娥長得頗似她生母林姨娘,艷芳無雙,嫵媚動人。三個嫡出妹妹卻是像極了正房太太,雖也貌美青春,到底也只稱得上“清秀”二字。更遑論林姨娘向來跋扈,憑著閔老爺的偏袒,沒少給閔太太堵眼子,扯閑氣。閔嬌娥自是有樣學樣,有那么幾年,閔府的后宅可算得上林姨娘母女的天下。

    如今閔嬌娥嫁了,卻不曾想剛嫁去幾日,便受了閑氣回了家門。一打聽,好似還是因著納妾的緣由,三個妹妹不由得笑掉了大牙,不來奚落一番,可實在是對不住原先受過的苦楚。

    林姨娘今年三十有二,雖已是半老徐娘,可風韻猶存,一身細白嬌嫩皮,兩彎柳葉含愁眉,玲瓏的鼻梁,殷紅的檀口,行動便是弱風拂柳,張口便如清泉出洞。

    這般女子用起手腕自然不會火星燎原般熱烈鬧騰,她最擅綿里藏針,當初便把正房太太欺負的毫無招架之力,最后閔老爺還格外疼惜她。偏偏生出個小妮子,動輒大呼小叫,拍桌掀案,卻是個烈性子。

    閔嬌娥正在屋里頭挨著林姨娘的粉拳,外頭丫頭喊道:“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來了!

    說起來這便又是三個嫡出妹妹的痛處,頭上有個大小姐,偏生是個庶出的;庶出便罷了,偏生是個跋扈的;跋扈也便忍了,偏生每每受了委屈,父親不分青紅偏袒的一定是她。日久天長,冤仇如何不深?

    林姨娘妙眸往外一瞥,唇角一揚,冷笑道:“是來尋釁的,你且忍著些,有道是鐵棒磨成針,比的就是耐性!

    閔家的正室娘家姓劉,也是官家出身,雖不是艷麗的俏家娘,也是個端莊清秀的佳人。不想閔老爺是個糊涂性子,后宅里素愛偏袒姨娘,寵得小小姨娘不知天高地厚,叫她受了好多委屈。

    好在那姨娘只生得一個女兒便無所出,她原想著一鼓作氣生出個小子也好揚眉吐氣,不成想一胎接著一胎,竟都是女兒。閔老爺無奈便納了許多丫頭做了通房,竟都無所出。最后還是她一舉奪男,生得閔家的獨子閔少秀,從此咸魚翻身。

    雖那閔老爺依舊寵愛林姨娘,可看著兒子的面,竟是好了太多。不然這次同商門戶結親,哪里會舍得把那個心頭寶嫁過去,必定是要從她的三個女兒里挑揀。幸而兒子懂事,雖年幼卻是個厲害性子,跑去鬧了一場,說要是選了他三個嫡親姐姐,他便絕食,把個閔老爺氣得臉發紅,到底還是定下了閔家的大小姐,庶出的閔嬌娥。

    二姑娘是個靦腆性子,跟著來也是為著同仇敵愾,也不指望她能說出幾句厲害的。后頭兩個卻是爆炭性子,許是看著母親和姐姐太過受氣,三姑娘四姑娘倒自來剛強,說起話來也是戳人心眼子,越是痛處越去踩。

    林姨娘自來便是笑面對人,不曾當面紅過臉,講過半句酸話兒,三姑娘閔嬌云向來看不慣她那面甜心苦的性子,一進門兒便笑問:“姨娘笑的這般開心,可是瞧著大姐被夫家攆了回來,從此母女團圓,再不必分開?”

    林姨娘心中嘔血,可臉兒上還是笑盈盈:“三姑娘哪里聽來的胡話,你大姐回家是思念家人,夫家也是通情達理的人家,便叫人送了她回來,看看老爺太太,也看看姐妹兄弟!

    四姑娘閔嬌婉立時接口道:“看看老爺太太?老爺不在家,太太可是一整日都沒離過正屋的,我剛打太太那邊兒來,大姐既然回了家門是思念太太看望太太的,怎的躲在林姨娘這里?莫非在大姐心里,林姨娘才是咱們閔家的正房太太不成?”

    “哪個把姨娘當成了正房太太?”卻是從窗子那里傳來一聲爆喝。

    林姨娘聽得這聲音便立時白了臉,可不是那霸王爺來了,立時大聲道:“哪有的事,四姑娘凈胡說,大姑娘這是來奴家這里換身兒衣裳,拜見太太可是件兒要緊的事兒,怎好風塵仆仆,蓬頭垢面的便去了!甭晝哼是那個軟綿的腔調,憑白卻多了份惴惴不安。

    閔少秀立在房門前,丫頭高高地打起簾子,可他偏偏不進去,就站在那兒也不做聲。他不進門兒,丫頭也不敢放下簾子,舉得手酸腳顫,額上猛生冷汗珠子。

    這可是閔家的祖宗,連林姨娘都不敢招惹,她一個丫頭,便是林姨娘跟前兒得臉的,那也跟泥土一般。只是心里懊悔不已,作甚自家要立在這里,和那霸王爺碰得個正著,躲也不敢躲,只得生生受了這罪。

    見得丫頭受了罪,閔少秀才進了門去。這丫頭他認識,是林姨娘跟前兒最得臉的,素日吆五喝六威風得緊,哼,偏他就要踩掉她的臉子。

    林姨娘見著這祖宗忙迎上前,恨不得把那臉笑得跟朵兒花兒:“大爺來了,要喝茶嗎?花茶還是綠茶?餓嗎?有點心,大爺要吃什么?甜的咸的,還是果仁兒的?”

    閔嬌娥自那姊妹三個來了便悶聲不吭,不是她怕了,她心里惦記著薛家那事兒,一時也沒心性同幾個丫頭片子繞嘴皮子。如今見得自家姨娘這般,由不得心頭一陣酸澀。

    想當初,這屋里頭哪里容得下這三個小妮子放肆,便是放肆了也必定要被姨娘想了法子收拾?勺源蜷h少秀這短命鬼到了這世上,閔家的世道便變了。只要有他在,有了錯兒便都是林姨娘和她的,再不會是正房里頭的那幾個孩子。

    閔少秀自來不理會林姨娘,今兒個賞臉往這兒走一遭,為的也是不叫自家三個姐姐吃虧。好歹他在這兒站著呢,那兩個賤人敢說出點不中聽的,他便要她們好看。

    閔嬌云來了便是要戳閔嬌娥的心眼子,哪里放得過她,見得自家弟弟來了,更是腰桿兒也直了,底氣也硬了,笑瞇瞇道:“聽說大姐這次回家是因著家里頭的一個姨娘同姐夫生了氣?”

    閔嬌娥抿了抿唇,眼睛一閃,才要回答,林姨娘便接了話茬子:“哪有的事兒,女婿屋里干凈著呢!”

    閔嬌婉便笑了,甩了甩手里的帕子,道:“干凈?不是說有兩個通房嗎?難不成姐夫也是個不愛正妻只愛姨娘的?卻不知那通房相貌性情如何,和咱們家的林姨娘比上一比,卻不知哪個更貌美,更勾人?”說著拿帕子捂了嘴便笑了起來。

    閔嬌娥氣壞了:“你一個沒出閣的姑娘,總糾纏著姨娘通房作甚?以后等著你嫁了人,自有通房姨娘叫你說道!

    閔嬌云“呦”了一聲,鳳眼一挑,笑道:“這大姐嫁了人就是不一樣,通身正房太太的氣派,說起那通房姨娘好似說那籠子里的雞鴨鵝一般,就不知道林姨娘看了可會心酸,肚里爬出來的親生女,做了正房妻室,便要看不順姨娘小妾了!”

    二姑娘閔嬌馨見得越說越不成樣子,瞧著閔嬌娥泛了紅的眼,林姨娘將要掛不住的笑,便起身道:“行了,既見了面,也說了話,想來大姐這兒還有的事兒忙,我們且先去吧!”

    三姑娘四姑娘齊齊的在暗地里瞪了自家親姐一眼,就是個軟柿子爛好人,卻不舍得叫她掉了臉,立起身便要走。

    閔少秀自然跟著一起走了,姐弟四人離了林姨娘的瓊花院兒,站在九曲回廊上,立時便互看著大笑出聲兒。

    三姑娘拿帕子按了按眼角,笑道:“可是痛快了,往上數幾年,那時節秀兒弟還不懂事兒,有父親偏袒著,哪里有咱們揚眉吐氣的機會!

    四姑娘接道:“可不是說的,好在現如今弟弟長大了,又是個厲害的,可是腰桿子硬了!

    閔少秀笑道:“都由著你們,只記得叫上我,好歹出了事兒有我呢!”

    二姑娘便笑:“不得了了,養出個不講道理的霸王爺來!庇中Γ骸澳銈円埠么跏諗啃,便是林姨娘現如今囂張不起來,瞧著父親的臉面也別太過分了!

    這廂閔嬌娥被氣得半死,可到底沒鬧騰起來。畢竟她回家就是來搬救兵的,再則,她出門兒前林姨娘這邊兒便再也立不起來了,她也怕鬧騰起來,別好兒沒討到,再吃了虧,閔少秀那小王八蛋可跟著呢!

    見著那幾個混世魔王走了,林姨娘終于陰沉了那張總是笑盈盈的臉,坐在繡墩兒上嘆道:“都是沒兒子鬧得,若我有個兒子,哪容得了她們這般奚落!

    轉頭對閔嬌娥道:“不過是個妾罷了,不是沒納進門兒嗎?你鬧騰個什么勁兒,F如今就你一個,便是有兩個通房,不是說女婿根本就不理會?你不趁著這時候和女婿多多相處,盡早懷上個孩子,為個沒過門兒的妾同女婿鬧什么?”

    福樂驚得都要跳了起來,這么多眼瞧著,二奶奶又是新進的門兒,閔家送親的人還沒走呢,這要是大咧咧去一趟,可不是要生事端!便低聲勸道:“奴才打發人瞧過了,說是早早兒便睡下了,爺如今要去,豈非要驚了姑娘的好夢?爺要惦記,明日里總能尋得空閑,姑娘遭了罪,爺到時好好兒勸慰勸慰便是了!

    “也……也是……”薛二郎打了個酒嗝,難得地嘆了口氣:“那丫頭死倔,又清高,本就不待見我,又出了這事兒,只怕是愈發不愿瞧見我。嘻嘻,可我偏不放過她。等著這邊兒事了,便好生布置布置,爺要納了她進門兒做貴妾!

    “好好,貴妾,貴妾!备吠低得艘话押,今個兒鬧洞房揭蓋頭的時候他跟著偷瞄了一眼,那新進門的二奶奶長著如花似嬌的一張美人臉,飛眉鳳眼,眼神晶亮,看著就不是個柔和順從的。這才剛進門,二爺便急著要納妾,嘖嘖,還是個貴妾,到時候不折騰個天翻地覆才怪!又想起福安那家伙還在吟風閣里貓著,把太太身邊兒的黃嬤嬤也給扣下了,登時覺得頭皮發麻,心眼兒發慌。心道只怕還有的鬧騰呢!

    喜房布置在西閬苑的正院兒里,屋里的陳設一色綁上了大紅綢緞,喜慶熱鬧。新郎去前院兒里敬酒拜客,喜房里只剩下新娘和跟著新娘來薛家的陪嫁。

    其中一個鵝蛋臉細腰長身的喚作紅香,正把大紅色鴛鴦戲水的紅蓋頭搭在床尾的沉香色衣架上。另一個圓臉豐腴的叫做綠玉,正收拾著一個小籠箱,里頭放著幾個簇新的沉香色木匣子,里頭擱的都是新娘的首飾陪嫁。

    新娘娘家姓閔,閨名喚作嬌娥,正端正地坐在鋪著百子千孫簇新褥子的床榻上,一雙鳳眼不停在屋里掃視,看著兩個丫頭忙碌不停。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