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84.第084章

章節目錄 84.第084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本不想設置防盜的, 可沒辦法, 最近盜文太厲害了……  很快便有丫頭端了托盤進來, 上頭擺著一碗米粥并幾碟子清淡小菜。

    薛二郎叫丫頭把梅花小幾搬到床前, 碗碟就擺在上頭,薛二郎手托著青瓷藍花兒小碗, 提起筷子把各色菜肴都夾了點放在碗里, 又拈起小勺子,舀了一勺粥并菜,擱置唇邊輕輕吹了吹, 才送到顧揚靈的唇前。

    顧揚靈靠著高高的軟枕, 瞧著薛二郎的行動不由得瞪大了眼, 仿佛瞧見了什么了不得的鬼怪, 薛二郎見她不吃,把勺子湊在唇邊挨了挨, 疑道:“不燙?”又哄她:“便是不愿意用, 也稍微吃一些,病怕三碗飯,吃飽了病才好得快!

    這當真是薛二郎?顧揚靈詫異地看向嫣翠, 嘴巴一張,把粥吞了下去。

    一碗粥在詭異的氛圍里都進了顧揚靈的肚皮,薛二郎看著空碗滿意地笑了, 吩咐嫣翠等會兒要記得把藥端來給顧揚靈服用, 自家轉過頭溫柔地看著顧揚靈:“我外頭還有事兒, 就不陪你了, 你好生休息,莫要左右瞎想,胡亂擔心。我如今就住在東廂房,這兒都是我的人,不會再有人能來害到你了!

    顧揚靈沒說話,她有些受驚,呆呆看著薛二郎好似奶娘一般,絮叨地囑咐著屋里頭侍候她的丫頭。等著他走了,才喘了口氣兒,驚訝地問嫣翠:“他怎么了?怎么住到清風苑了?二奶奶呢?他不是剛成親,沒人管嗎?”

    紅英正端著銅盆進來,聞言便笑了:“哪里沒人管,只是沒人管得住罷了!二奶奶那里倒是大鬧了一場,還不是鎩羽而歸,如今跟著太太管理中饋,太太對她倒好,放了許多實權給她。再則便是太太跟前兒的黃嬤嬤,被毒啞了嗓子送到靜心庵了,太太許諾主持,每月里送去十兩銀子,叫主持好生對待黃嬤嬤?裳Ω畢s是再不能叫她踏進來半步,太太不樂了許久,又能怎樣?”

    顧揚靈往窗子那里望了望,外頭黑洞洞的,自然是甚也瞧不見,嘆了口氣,覺得心里更沉重了。她能感覺到薛二郎待她的特別,可她也不會忘了,他是怎么冷酷無情地將她貶妻為妾。想到如今自家病弱的身子,又想到薛二郎對自家的關注,逃離薛府,好似愈發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事兒了。

    腦袋一閃,顧揚靈忽的想起一事兒,便問:“二奶奶不是回她娘家了,怎的鎩羽而歸了?”

    紅英眨眨眼,湊上去低聲道:“那個二奶奶也是個厲害人物,聽說當著二爺的面還掀了桌子!闭f著搖搖頭,嘆道:“可惜啊,回了娘家的第二天便被接了回來!闭f罷又搖了搖頭。

    聽起來,那位二奶奶的日子過得也很是不如意啊。

    說了幾句話,顧揚靈有些乏了,卻也不想睡覺,便看著帳頂拿銀線勾出的朵朵云紋,一時間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件事。那時節她母親還活著,三舅舅成親,便領了她去喜房里看新娘。

    她還記得她被抱上了喜床,仰起頭,是一片紅艷艷的大紅帳頂,上頭是用金線紋繡的瓜瓞綿綿子孫萬代,還有帳簾上,寓意夫妻恩愛的鸞鳳同鳴。

    顧揚靈想,薛二郎成親的時候,喜房里的帳子也必定是這般模樣吧!那個閔家的姑娘,必定也是懷揣著相夫教子的甜蜜美夢來的這薛家吧!

    可如今嫁進府不過幾日的光景,便得知夫君欲要納妾,她掀桌返家,想必那消息對她而言不亞于石破天驚焦雷罩頂,她必定是痛極恨極了的。

    顧揚靈長長舒了口氣,將兩臂慢慢攏在胸前。若是偷偷去找那閔氏,告訴她,自家愿意離開,不會去做那貴妾,那閔氏可會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在這薛府呆了這么久了,閔氏的出現終于帶來了希望,雖然還不敢肯定能不能扯出一個口子叫她逃了出去,可終歸是有了些盼頭兒。

    ……

    過了幾日,許是見她養的不錯,臉上也有了紅暈,薛二郎決定納妾的日子依舊不變,仍舊是下月二十。這消息讓顧揚靈很是消沉了一個下午,可過后,她卻是更努力地吃飯養病。

    許是誤會了她的用意,這幾日薛二郎的臉色瞧起來十分的和煦。便是處罰犯了錯的下人,也比往日輕了幾分。在這一點上,福安等人很是有感觸。私底下沒少求那皇天菩薩,可叫那顧姑娘少些事端,二爺也好順心如意,大家日子都跟著好過。

    日子跟流水一樣,轉眼便到了三月初十。便是早早兒就立了春,天仍舊是凍人的。從二月末到三月初,薛府里大事兒沒有,小變故還是很多的。

    頭一件便是二爺和二奶奶和好了,眼見著顧揚靈的身子愈發好了起來,薛二郎便從清風苑搬了出去。畢竟清風苑太過偏僻,又小又狹,十分不便。

    閔嬌娥也把林姨娘給的藥丸子按時按量服用起來,還在屋里供奉起了送子娘娘,每日一柱清香,期盼早日能成功地往肚里揣得一個男娃。

    她如今把控著薛府的廚房,還有采辦,說起來蘇氏也算是大方的婆婆,放權麻利,給的還都是實權,于是閔嬌娥便動起了心思——這么便利的條件,害個把人不孕應該不是難事吧!偶爾她也會找出那小瓷瓶左右擺弄著看,心底深處,到底覺得這是害人的勾當。

    顧揚靈終于能下得床往院子里溜達了,可她的心里卻十分不平靜,漸漸逼近的那一日就好似斷頭日,叫她無時無刻不抓心撓肺,恨不得立時頭撞南墻,干脆暈過去也就了了。

    她不愿意做妾,貴妾也不行。

    清風苑,里屋。

    鏡子里照出人影來,嫣翠靈巧的雙手在油光水滑的絲發里若隱若現,拿著把刻花木梳,很快便攏起了高高的發髻。從妝匣里揀出一根金腳玉頭的蘭花簪子緊緊挽住,又尋出兩朵兒蘭花樣兒的同色翠玉鈿花固定在另一側的發髻上,才剛拿起新做的翠玉華勝,顧揚靈伸手按住,搖搖頭道:“再多就過了!

    嫣翠這才作罷,自家姑娘向來偏好素淡,可她是見過那二奶奶的,生得臉似桃花,身嬌如柳,又是最好艷妝,每日里簪金戴玉,描眉畫唇,由來的妖嬈風情。她知道自家姑娘本就不愿,更不會修飾妝容曲意逢迎,可日子要過,自然靠的是男人,二爺那性子向來風流,如今是沒得手,只怕后頭好個三五日便丟在了腦后,到時候姑娘可要怎么辦。

    嫣翠那雙眼往鏡里一瞥,窗格里透進的光映在那白玉蘭花上,瑩瑩地閃爍。

    “二爺待姑娘真好,這蘭花簪子做得真是精致?梢姸敶媚镆黄嫘!”

    鬼使神差的,嫣翠說了這么一句話,又想著這段時日屋子里添置的衣服首飾,還有二爺每日里的留戀難返,嫣翠的心漸次定了下來。姑娘在二爺的心里,大約還是不同于她人的。

    顧揚靈按了按鬢角,左右一番端詳,笑道:“你這丫頭今個兒吃錯藥了,竟說起他的好話來了?真是難得!”

    嫣翠只是覺得薛二爺那性子太過風流,并非良配,可當下這情景卻又無法說出口來,只好隨意笑了笑便搡過了這一段兒。

    今日天氣甚好,嫣翠搬了太師椅在院子里,鋪上厚厚的錦緞褥子,又擱了一個腰枕在里頭。顧揚靈懶洋洋坐在上頭,看遠處高高的桐樹伸展著枝椏,上頭冒出了一粒粒青澀可愛的小嫩芽來。

    嫣翠便搬了一個小杌子在旁邊,青石板鋪就的地面上擱著一個籮筐,里頭放著一色銀絲線,嫣翠拿了繡花撐子撐開了一塊粉色的素縐緞,拿了銀針在上頭繡了起來。

    顧揚靈瞥了幾眼便沒了興趣,她如今惦記著逃跑的事兒,哪里顧得上這個。偷瞄了幾眼,嫣翠專心致志沒有發覺,顧揚靈心道,這丫頭向來和自己一條腸子,想來便是不愿意跟自家一同離去,也不會賣了她去。便湊過去道:“你尋個機會,把這紙條給二奶奶那兒送去!

    針尖扎在指頭上,一點嫣紅的血珠子冒了出來,嫣翠把指頭放進唇里嘬著,一雙眼不敢置信地看著顧揚靈。

    “瞧什么,快拿著!鳖檽P靈扯起嫣翠的袖筒,把那紙條塞了進去,又交代:“我可只能依靠你了,你可不要賣了我!

    嫣翠四下里看看,清風苑里侍候的人本就不多,如今各忙各的,倒沒人注意?蛇是害怕,小聲問道:“姑娘要做甚?”

    顧揚靈也低聲回道:“自是要逃跑!闭UQ劭存檀洌骸澳阋臀乙黄饐?”

    嫣翠抽了口氣,臉上跟雷劈了一般:“姑娘你決定了?被二爺逮到可是了不得的!

    顧揚靈道:“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嗎?”

    嫣翠悶頭想了會兒,還是放心不下自家伺候這么多年的姑娘,抬起頭道:“要的,可是我的賣身契在薛家呢!”

    顧揚靈笑了:“不打緊,若是順利,你的賣身契二奶奶想必會給我的!

    紅英抱著婆子洗好的一盆子衣服走了過來,瞧著兩人竊竊私語,笑問:“說什么呢?神秘叨叨的!

    顧揚靈笑了,嫣翠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又鎮定下來,笑道:“自是好秘密,不能說給你聽的!

    姑娘向來和嫣翠要好,紅英也不吃醋,笑道:“姑娘得空可是要好好犒賞虎丫,上次若不是那丫頭跑得快,二爺哪里來的那么及時!

    顧揚靈笑了:“自該如此,卻不知她歡喜什么?”

    紅英道:“那丫頭最近眼紅三奶奶院子里的翡翠,說那丫頭新做了一身兒襖子,又顯腰身兒,顏色又好,我想著不如賞她一身兒新衣,也好如了她的愿!

    顧揚靈道:“依著你的意思瞧著辦吧,既是小丫頭愛俏了,看我妝匣里頭的簪子首飾,哪個合適便拿出來賞給她,鞋子也新做,叫她一身兒新!

    嫣翠大笑:“這下虎丫可要美上幾日了!

    午后,嫣翠便借口消食,非要拉著顧揚靈去金豐園逛園子。

    紅英瞧著天氣甚好,陽光也是暖融融的,便勸道:“二爺囑咐姑娘要多動,園子里新近開了許多花,好看得很,姑娘出去走動走動,散散病氣兒也是好的!

    于是顧揚靈在紅英的諄諄期待下,一路往金豐園里去了。在金豐園里一處人煙罕至的地方,和薛二奶奶首度狹路相逢。

    鶯兒那里還在罵罵咧咧,嘴里的話也愈發難聽,甚個下三濫的臟話兒也跟著罵了出來,玉鳳自打進了這薛府還未聽見過,不由得腮上泛紅,正要勸上幾句,梅林深處傳來了一道帶了怒火的聲音:“還不住了口,再胡亂咒罵叫人割了你的舌頭!蹦锹曇舻蛦“党,正是薛二郎。

    玉鳳心里一陣亂跳,她故意叫那丫頭傳話,說是鶯兒起了醋意,恐得清風苑的嬌女要吃了虧,沒成想竟真招惹來了薛二爺,心里一陣盤算,以后遇上那清風苑的,必定要恭敬些才是。

    鶯兒被嚇了一跳,轉身見著是薛二爺,立刻歡喜起來,妖精蛇一般纏了上去,嬌滴滴落著眼淚珠子,嗔道:“二爺要與奴家做主呀,那清風苑的無緣無故踢了奴家一腳,還叫丫頭推了奴家,叫奴家狠狠跌了一跤。奴家好生可憐,又實在氣不過,才會咒罵了幾句!闭f著想要扯起裙子叫薛二郎看看自家的慘狀,可多日未見,又舍不得離了薛二郎,便倚在薛二郎身上,趴在他肩頭嗚咽假哭。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