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76.第076章

章節目錄 76.第076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外頭亂糟糟的, 紅英躺在床上,掙扎著起身往外頭看。隔著花窗, 只恍惚見得幾個身影搖搖晃晃。手臂一軟,又跌回了床榻上。

    看著搖晃不已的帳頂, 鼻尖一酸, 頓時淚如雨下。她猜著姨奶奶那里是有了旁的打算, 估摸著,這回去了清涼寺, 只怕是不會再回來了。

    紅英不舍得姨奶奶走, 可她是個明白姑娘,曉得姨奶奶在這薛府里頭, 根本就未曾有一日真心開懷過。二爺是寵著姨奶奶, 可再寵, 因著貶妻為妾那件事梗在心里頭, 姨奶奶無論如何也總是要有些意難平的。

    更何況這薛府里頭女人多, 明爭暗斗的,姨奶奶跟著也吃了不少的苦頭,甚至還小產失了孩兒。一樁樁一件件,心里頭哪里還能不恨不怨?

    若是真走了也好。紅英這般想著, 不由得將被褥里頭的那個布包又握了握。

    這是晨起時分嫣翠來看她的時候, 臨走時塞給她的。打開一看, 一包銀閃閃的銀錠子, 還有幾根金簪子, 幾對兒金手環。

    紅英睡在榻上, 淚水順著臉頰緩緩落下。她對不起姨奶奶,可姨奶奶臨走時,還要惦記著她,她心里頭愧啊。

    只希望姨奶奶這次能順順利利的,不管是去了哪處,都能好端端地過活。也盼望著,這次姨奶奶別再被二爺抓了回來。只可惜她有娘親,有兄弟在,不然也要同嫣翠一般,跟著姨奶奶一同逃了。

    顧揚靈靠著車壁,馬車搖搖晃晃,一路往清涼寺駛去。她的一顆心愈發的跳得厲害,好似下一刻就要跳出了嗓子眼。她陷在薛家那么久,再沒想過,有朝一日,竟還能從里面逃出來。

    她原本早就死了心的,想著,她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二爺雖是好色,待她卻還好,薛府里頭的女人雖是斗得厲害,可比著城南的尤家,還算是好的。

    再說,只要是稍微有些錢財的人家,哪個不是三妻四妾的鬧騰。她只一心想著生出個兒子來,把他好好養大成人,可以讓她依靠著,能為顧家冤死的人報仇雪恨。到那時,她這輩子的心愿便了了。

    可如今天上掉下個那么大的弟弟,一心一意的尋她,還說要替顧家人報仇,多年心愿一朝達成,簡直就像在做夢一般。

    這般想著,倒是不由得有些歡呼雀躍,喜滋滋要同嫣翠說話,一抬頭,卻見得嫣翠兩眼紅紅的,靠在車壁上,手里頭拿著根金頭銀腳的簪子,一對兒銀手環,正默默地掉眼淚。

    那簪子顧揚靈是認得的,曉得這是福興送給她的。

    默了默,顧揚靈往嫣翠那里靠了靠,小聲道:“嫣翠,你若是改了主意,便莫要拗著心意來。這世間男子雖多,可福興卻只有一個,你若心系他,便是以后再碰上了旁人,也總要有些意難平的!

    嫣翠搖搖頭,把東西往懷里一塞,道:“不,我絕不改主意!蹦贸雠磷影巡鑹乩锏乃乖谏厦,按在眼睛上捂了捂,然后道:“是我不好,沒管住自己流了淚。不過沒事兒,等著到了清涼寺,紅眼圈便會消了!

    顧揚靈撫了撫她的臉頰,挪回原處,也不再吭聲。

    嫣翠這么一哭,倒叫她想起了這兩日都未曾想起過半次的薛二郎。想起薛二郎,顧揚靈的心情很是復雜。

    在她的心底,她是恨他,怨他的。

    她是七歲那年和薛二郎定的婚約,便是后頭顧家慘遭滅門,蘇氏有心變卦,毀了婚事,她都沒怨過他。她一直以為,他只是母命難違罷了。

    可后頭的事兒卻叫她知道,他原本是可以守著婚約,把她娶進家門做堂堂正正的二奶奶的?上麤]有,不但沒有履行婚約,還強迫她做了妾。

    是的,他曾救過她的性命,在他的所有女人里,她也是最受寵的。

    她也知道,她若真在薛宅里頭橫行霸道跋扈不講理,他必定也是肯護著她的。有他的偏袒,便是蘇氏也只能對她無可奈何。更別提二奶奶,便是恨她恨得牙癢癢,也只能忍著。

    可她不行,她打小就熟讀《女則》《女兒經》,母親那些年的諄諄教導早就嵌在了骨子里,她根本就做不來那些恃寵而驕,違背倫常的事兒。便是身受寵愛,也只會憋憋屈屈地窩在東院兒里,守著規矩,守著禮法,安安生生做她的貴妾。

    嫣翠說她是讀書讀傻了,畫了個圈兒,把自己圈在里面,叫人看了便要覺得難受?墒怯行〇|西,一旦養成,再改便難了。

    顧揚靈微瞇著眼,想著薛二郎和自己的種種過往,不管是他辜負自己的,還是自己辜負了他的,只希望以后天涯海角,都能夠忘卻前塵,各自安好。

    馬車外,福興甩著鞭子趕著馬車,福安緊挨著他坐著。

    福安還想著方才被姨奶奶冷冷一瞥,頓時就渾身發冷的事兒。便扯了扯福興,小聲道:“姨奶奶瞧著軟軟的,不曾想骨子里也是個厲害的,那一眼看得我,現在還在冒冷汗。你說姨奶奶會不會記恨我,等著二爺回來給我穿小鞋?”

    福興撇撇嘴:“早說給你聽了,你偏不聽。不過你也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姨奶奶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女人,不會在二爺跟前給你穿小鞋的!

    頓了頓,皺了眉道:“不過姨奶奶的性子向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說為夭折的孩子上香祈福卻也是個正經要緊的事兒,可我心里頭總是有些不踏實!

    說著,拿肘子頂了頂福安,道:“呆會兒你可要精神些,旁的甚個也不要管,只管盯著姨奶奶。廟里人多,若是姨奶奶有個閃失,二爺回來了,你我不被扒皮才怪!”

    說得福安一下子想起了很久之前,姨奶奶逃跑的那一次。頓時滿頭生汗,越想越不踏實,便下了車,把跟著去的小廝丫頭婆子媳婦兒挨個兒的囑咐了一遍兒,這才略略的有了些心安。

    重新坐回車上,遠遠瞧著漸漸逼近的清涼寺,福安的心里頭,皇天菩薩,如來佛祖,天神十八羅漢的開始挨個兒禱告,只求著今個兒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盼望著趕緊的天黑,好把姨奶奶囫圇個兒地帶回家去,才算是徹底清凈。

    很快便到了清涼寺,上得寺院,進得佛堂,顧揚靈跪在蒲團上,抬眼看得佛祖,一如既往的慈眉善目。

    顧揚靈雙手合十,虔誠地俯身跪拜。只盼得佛祖大慈大悲,保佑她今日里能順順利利逃離清涼寺,從此遠離薛家。還有報仇那事兒,也能夠順順利利,馬到成功。

    一時跪拜完畢,出得佛堂側門,便瞧見福安福興,連著好幾個隨從,俱是大睜兩眼,直勾勾盯著她。

    嫣翠一旁靜靜跟著,瞧得此景,不由得心里發愁,小聲道:“這可怎么辦?這么多眼睛,可要怎么逃走?”

    顧揚靈隨口回道:“莫要擔心,注意點兒,別叫瞧出了異常來!甭阶哌^去,問那福安:“我叫你安排的法事,可安排妥帖了?”

    福安登時瞪大了眼,面上露出懊惱來。壞了壞了,只顧著盯緊了姨奶奶,把這事兒給忘了。

    顧揚靈一瞧便明白了,立時大怒:“瞧著你素日里給二爺辦差也是伶伶俐俐的,怎的到了我跟前兒,不是耍小心眼子動歪腦筋,就是忘東忘西的?墒乔浦沂莻妾室,便不把我放在眼里,小瞧了我不成?”

    福安嚇得汗珠子一下子就出來了,垂頭喪眼地趕緊回道:“姨奶奶可言重了,奴才長了幾個豹子膽,也不敢小瞧了姨奶奶。只是今日里人多,二爺出門前交代,定要護住姨奶奶的周全,奴才只怕廟里人多且雜,哪個不長眼的再沖撞了姨奶奶,只一心護著姨奶奶,這才把這事兒給忘啦!

    顧揚靈聽了便冷笑起來:“不長眼的可不就是你,若說沖撞,打今個兒晨起時分,你沖撞我的還少了不成?”說著甩了甩帕子:“打得什么馬虎眼兒,以為我是憨子么?”

    福安的腰身頓時又矮了一截,汗珠子也流得很是歡暢,道:“若不然姨奶奶先去后頭的院子里歇歇腳,奴才這就去辦,不會叫姨奶奶多等的!

    顧揚靈“哼”了一聲,掉轉頭就要走。

    福安抹了一把汗,趕緊推了推福興:“快去快去,可得跟緊了,今個兒人可真多,別再跟丟了!

    于是福興領著一串兒的人,緊跟著顧揚靈轉起了寺廟。

    福興素來機警,只瞧著姨奶奶今日里大改往日的作風,心里頭便開始泛起了嘀咕。按著素日里的習慣,這位主子向來是不多事,也不好惹事,若真是碰到事兒,也一向是退避三舍。

    可今個兒卻是古怪了,先是狠狠踩了二奶奶一腳,后頭更是大發雌威,把福安訓斥地幾乎要跪地叩拜了。眼下尤為奇怪,竟是在寺廟里轉悠了起來。難道不該是躲進屋子里,等著法場安排好,直接去做法事嗎?

    這可不對勁兒!于是給跟著的仆役們使眼色,可要打起精神了,萬一真出點事兒來,二爺回頭還真是會扒了他們的皮子的。

    轉了一半兒,突地從廊子上飛奔過來一個齊腰小童,扎得兩個揪揪,瞧著甚至可愛。然而一頭撞在了顧揚靈的懷里,把個顧揚靈撞得東倒西歪,連聲呼痛。

    嫣翠忙托住顧揚靈的腰身,福興幾步上前,一把扯住那小子,冷了臉喝罵:“你個賊小子,眼睛長屁股上了,怎么走路的!”

    小童被呵斥,頓時眼里冒水光,瞧著可憐兮兮的模樣。

    顧揚靈瞧那小童衣著鮮亮,長得也干凈乖巧,心下喜歡,便道:“算了,叫他去吧!”又和小童道:“走路看著些人,今個兒人多,再碰到了旁人,許是要抓你去見你的父母親呢!”

    小童應是從后山跑過來的,手里頭還攥著一把山花兒,見得顧揚靈看著自家笑得和煦,不由得掙開了福興的桎梏,上前幾步到得顧揚靈跟前兒,揚起小小的一張臉兒。

    “你長得真好看,說話也好聽,人也溫溫柔柔的,喏,這花兒本是摘給我母親的,現下作為謝罪禮,給你吧!”說著,抓起顧揚靈的手,把山花塞給了她。完了,扯著嘴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轉身又跑了。

    福興“嗨”了一聲,瞧著那小童離去的方向,摸著下巴道:“現如今的小孩子可真是了不得的,小小年紀,就知道好看不好看了!

    嫣翠眼一棱,罵道:“叨叨什么呢,讓開路,姨奶奶要走啦!

    于是接著轉悠起來,可沒走兩步,顧揚靈突地按著肚子皺起了眉。嫣翠頓時緊張起來,道:“可是身子不適?”

    顧揚靈小聲道:“突地肚疼得厲害!

    福興見著不對勁兒,也趕緊上前來詢問。

    嫣翠正恨他們跟得太緊,見著福興湊上來便忍不住要發火:“還問怎的了?沒見著姨奶奶肚子疼,快找個清凈的地方才是正經,快去快去!

    福興仔細看了嫣翠幾眼,只覺得嫣翠的樣子倒還正常,想起她素日單純的性子,于是放了心,吩咐了一個小廝,叫他去找個近處的清凈地兒。

    進得屋里頭,嫣翠頓時急躁起來,拉著顧揚靈道:“可如何是好,這樣一步跟著一步的,根本就沒空子可鉆!庇滞坏叵肫痤檽P靈的肚疼,忙道:“姨奶奶現下覺得如何?肚子可還疼得厲害?”

    便見得顧揚靈瞧著她笑,然后抬起手,晃了晃。修長手指上,一條長長的紙帶,正隨著顧揚靈的動作,在半空中搖搖晃晃。

    嫣翠頓時目瞪口呆,頓了頓,道:“那個小童……”

    顧揚靈點了點頭。

    紙帶上寫得黃豆大小的四個小字,送子觀音。

    顧揚靈捏著紙帶抿了抿唇:“許是叫我們去送子觀音那里,那我們就去看看再說!

    送子觀音并不是很遠,進得長廊,轉了幾個彎,便到了。

    此間熙熙攘攘,人口眾多。顧揚靈略略一看,發現大都是年輕的少婦,領著婆子丫頭前來燒香求拜。顧揚靈唇角微微含笑,扶著嫣翠,也慢慢走了進去。

    福興便領著小廝們守在庭院里,使眼色給跟著的幾個丫頭媳婦兒婆子,示意她們趕緊地跟上去。

    嫣翠扶著顧揚靈往里走,裝著不經意往后頭瞧了兩眼,見得那幾個尾巴甩也甩不掉,就不近不遠的跟著,頓時一肚子火,又是急又是怒,低聲道:“她們跟在后頭呢,這可怎么辦?”

    顧揚靈斜了她一眼,嗔道:“你這丫頭,總是風風火火急急忙忙的,和紅英學了那么久,也沒學著點她的穩重妥帖!闭f著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莫急,且先瞧瞧再說!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