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56.第056章

章節目錄 56.第056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銅盆里的銀絲碳燒得正旺, 屋里很暖,有淡淡的梅花味兒流轉于室內, 沁人的清香。

    顧揚靈靠在軟枕上,半闔起眼用力一嗅。如此甜美的味道, 多久沒有聞到了。手指卻忍不住撫上小腹, 凸起已經不見了, 原本,這里該有著她的孩子的。悲涼, 一寸一寸的在心底流轉, 顧揚靈的手不斷在腹部摩挲,眼角處, 淚珠一顆接著一顆涌出滑落。

    正是傷感, 庭院里忽地鬧騰起來, 凌亂的腳步聲, 亂糟糟的吵鬧聲。其中, 一個女人尖利的叫喊格外凸顯。

    顧揚靈猛地睜開眼,唇角驀然勾出一抹冰寒的笑意,緩緩道:“她終于來了!笔种笓嵯蜓垭H,重重地一抹。

    玉流波被推搡著進了里屋, 驟然間一股沁著梅花香的暖流撲面而來, 叫她暖洋洋的渾身上下都是舒坦。然而后背上被人狠狠推了一把, 她就不受控地跌倒在了鋪著厚厚地毯的地板上。

    掙扎著仰起頭, 還是花窗下, 還是那羅漢床上, 那女人依舊半躺在那里,只是這一次,她的眼神陰寒冷戾,直勾勾盯著自己,玉流波敏銳地覺察到了危險。

    決不能在這女人面前露了怯!玉流波掙了掙,繩子綁得很緊,她抬起眼,惡狠狠地看了過去:“你這樣跋扈,就不怕二爺知道嗎?”

    那東西早被她處理掉了,那匣子里頭空蕩蕩的,就算是懷疑到她頭上,也根本沒有證據能指認是她干的。想到此,玉流波更是氣壯了,梗著脖子,嘿嘿冷笑道:“都說姨奶奶是個和善人兒,原來竟是如此和善的,倒也是頭一次領教!

    顧揚靈只靜靜看著,并未接聲。面前這女人很狼狽,然而,眼底的跋扈算計還是一如既往。

    她想起頭一次玉氏來她的里屋,和現在一樣,也是底氣滿滿,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驕縱的味道。然而她很不清楚,這女人都成砧板上的魚肉了,怎還能表現的這么驕橫呢?

    想起失去的孩子,顧揚靈心頭一陣絞痛,驕橫是吧,那就一點一點的給你消磨掉了,看你還怎么橫!

    “給我打她的這張臉!鳖檽P靈輕啟朱唇,說出的話輕輕柔柔,卻有嫣翠上前一步,揮起手臂,狠狠抽了玉流波兩耳光。

    嫣翠是使了大力氣的,她恨不得把這女人碎尸萬段,一想到那一夜她看到的情景,心里頭就抽抽地疼。于是,沒有顧揚靈的吩咐,嫣翠尤嫌不足的又“啪啪”打了兩耳光。

    玉流波頭暈臉疼,氣急敗壞地抬起頭,卻一眼看見面前這丫頭眼底流轉不定的仇恨,心里“咯噔”一下,忙轉過頭去看那女人。卻見那女人面無表情,安靜地躺在那里,眼底是空洞的冷漠。

    這眼神……

    玉流波一時有些膽顫,隱約的,她覺得自己好像錯估了某些事情,比如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可能會忽然間變得癲瘋。

    思及此,玉流波的腦海里登時出現了另外一張臉,那也是一個美人兒,可她的孩子沒了,她就瘋了,原本如花似玉的臉上,裹了一層層的泥水,狼狽,瘋癲……

    玉流波眼神閃爍,怯怯地朝顧揚靈那里瞟了一眼。

    “你害怕了!鳖檽P靈淡淡地開口,唇角略微輕揚,露出嘲諷的神色:“我還以為,像你這么驕橫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呢!不過過才幾個巴掌,你就怕了?”

    屋里屋外靜悄悄的,顧揚靈的聲音很輕,卻一字一句說得很清楚。

    玉流波愈發覺得不安起來。她一向覺得這個姨奶奶就是個軟蛋,戳她好幾下,她才會有些反應,雖然因著她的緣故自己吃了不少苦,然而想一想,若是自己坐在她的位置上,只怕是更跋扈才對。于是再去看這位姨奶奶,就覺得這是個軟弱可欺的。

    玉流波扯扯嘴角,勉強露出一抹冷笑:“我雖是個無名無分的侍妾,可畢竟是侍候二爺的,姨奶奶無緣無故搜查我的臥房,還叫婆子把我綁了來,姨奶奶這般作為,二爺可知道?二奶奶可知道?太太可知道?”

    真是一張巧嘴!

    顧揚靈笑了:“二爺不知道,不過福安已經知道了,這會兒該會叫人去告知二爺。你別急,我定會留出足夠的時間,叫二爺回來救你,只不過他會不會在我的手里救下你,這我就不知道了!

    “至于二奶奶,她一向愛做壁上花,即便要插.手,也必定會等到你我兩敗俱傷;蛘咚揪筒粫,能看著我和你互相撕咬,然后遍體鱗傷,想必她會覺得很高興的!

    “還有太太,你莫非不曉得她最愛的便是她官家女子的出身?你一個青樓妓子,她能容忍你進府已是不易,你還以為她會來救你,你真可笑!

    見玉流波面上露出了一抹灰敗,顧揚靈笑了笑,略略揚起聲調:“福興呢?”

    隔了一道簾子,福興回道:“在呢!”

    顧揚靈轉眸去看紅英,紅英過去揭開簾子,福興在外頭捧著匣子,躬身回道:“匣子里頭的東西全沒了,應該是被銷毀了!

    “她身邊兒的丫頭呢?”

    福興道:“只有一個叫諄兒的,被綁起來關在角房里!

    顧揚靈道:“趙婆婆,勞煩你去問問,她主子匣子里的東西哪里去了。另外,再問問她,策劃謀害我肚里孩子的事兒,她知道了多少。若是老老實實地說了,等事結了,把她賣到一個好去處,不然——”眸里冷光一閃,顧揚靈抬眼去看趙婆子:“只要不傷了性命,趙婆婆只看著辦就是了!

    趙婆子應了一聲,轉身去了。

    紅英接過匣子,帳子落下,玉流波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匣子,忽的哈哈笑了起來:“抓賊拿贓,你懷疑我,可你沒證據,沒證據,你能奈我何?”

    顧揚靈見她笑得張狂,笑了笑,揮揮手道:“嫣翠紅英留下,其他人出去!

    見得人都走了,那玉流波仍舊笑個不住,顧揚靈看著她淡淡說道:“你知道嗎?我是殺過人的!

    玉流波一怔,隨即笑道:“姑奶奶我還活剝過人呢!哼,嚇唬誰呢!”

    顧揚靈淡淡笑著,從枕下摸出一柄利刃,“咔嚓”一聲,鋒利的刀刃彈了出來。窗格子里透進了幾縷細光,映在那刀刃上,晶亮亮地閃爍。

    玉流波的臉上籠上了淡淡的不安,下意識往后頭挪了幾下,可她被反手綁著,行動極為不便,看起來頗有些狼狽不堪。

    臉上的肌肉微微的顫抖,玉流波揚聲道:“難不成你要殺了我?”聲調故意拔得高高的,分明就是有意叫窗外的人聽了去。

    顧揚靈一雙眼上下打量著玉流波,同時用刀背在手心敲了兩下,嫣翠有些害怕,忍不住出聲:“姨,姨奶奶,那東西瞧著挺鋒利的,還,還是先擱在一旁比較好!

    紅英卻難掩憂慮,看著顧揚靈心里頭不禁泛起了嘀咕,莫非姨奶奶真要在青天白日里,眾目睽睽下,殺了這女人不成?

    玉流波被顧揚靈看得心里很是發憷,她手上并非沒有沾染過人命,可那都是暗地里使絆子,下陰手,這么明刀實槍的,她顫巍巍地往后頭又挪了挪,嗓子有些發抖:“殺人要償命的,這光天化日的,你可別亂來!

    見玉流波怕了,顧揚靈慢慢笑了起來,隨后從枕下抽出一張紙,在空中晃了晃:“知道是什么嗎?”頭微微輕偏,笑得很是甜美膩人:“這可是你的賣身契呦!”

    玉流波登時漲青了臉,不肯相信:“胡扯,我的賣身契在二爺那里!

    “可是現如今被我要過來了!鳖檽P靈一手拿刀,一手拿著賣身契,看著玉流波輕笑:“知道嗎,我原先是想要一刀殺了你的,但殺人的感覺很不好,‘撲哧’一聲,濺得一身是血!

    女人臉上的表情很是生動,那樣真實的厭惡和嫌棄,玉流波瞬時就相信了,這女人真的是殺過人的!想到此,玉流波不由得瑟縮起來,身子往后傾著,眼神怯弱而恐懼。

    “可我又一想,”顧揚靈放下賣身契,把刀子縮了回去,緩緩道:“明目張膽地殺了你,倒是一下子痛快了,可麻煩太多。雖然你是妓子,可殺一個妓子也是要坐牢抵命的!

    顧揚靈抬頭看著玉流波:“然而暗地里慢慢折磨你,我又不屑為之。因此我決定了,我要劃花了你這張臉,然后把你賣回勾欄里去!

    “你敢!”玉流波失控地大喊。

    顧揚靈卻掀開身上蓋著的薄被,穿上鞋子站起身,她很瘦,好似秋日里的一片黃葉,晃悠悠地向玉流波飄近。

    這女人真的瘋了!

    玉流波看著顧揚靈手里握著的鋒利利刀刃,流光里閃爍著叫人心懼的冰冷寒光,登時瘋狂地大叫著救命,又用力勾著頭,把臉深深埋在身上,自己也不斷往后頭縮去。

    嫣翠亦是驚慌失措,抖著嗓子喊:“姨奶奶——”

    紅英卻是一步走上前,“啪啪”甩了玉流波兩巴掌,然后騎在她的身上,一把抓住她的頭發,往后頭一拽,玉流波的一張臉就毫無遮擋地露了出來。

    “姨奶奶,來吧!”

    紅英揚起頭,沖著顧揚靈揚聲喊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