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43.第043章

章節目錄 43.第043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云娟一時心急, 忙拽著綠玉不讓她走。

    綠玉便扭頭看她:“你這是肯說了!

    云娟便松了手,搖搖頭道:“我沒做過, 作甚要認!

    綠玉氣壞了,這次是真的走了。

    云娟自己坐在小屋里惴惴不安, 心想這下壞了, 臉面是要不得了, 也不知太太保下了自己,又會把她安排到哪里。

    正是忐忑之際, 外頭進來一個小丫頭。云娟一看, 正是往日里給她傳口信的。想起家里頭那對兒爹娘,不由得皺起眉:“又傳信進來了?”

    小丫頭點點頭, 道:“是!苯皫撞降溃骸澳隳镎f了, 你不小了, 該尋個人嫁了, 既然你不愿上進, 她在外頭給你尋了門好親事。當初和薛家簽的是活契,說好的三年,算算日子也該到了,叫你去求求情, 看能不能早些回去!

    云娟一聽便心頭亂跳, 這事兒三個月前她回家時候娘是說過的, 說要給她尋個富足人家?筛蛔闳思夷膫愿意娶個丫頭, 她又不是長得天仙下凡, 定是老男人要納妾。于是問那丫頭:“你娘可聽我娘漏了口風, 要把我嫁去哪里?”

    小丫頭想了想,道:“我倒是聽了一耳朵,好似是城南邊兒的尤大財主!

    尤大財主!

    云娟頭一暈,就要昏過去。

    那尤大財主整個榮陽縣哪個不知,家財萬貫,和薛家合稱“榮陽二富”,可惜家里頭沒個子嗣,聽說已經納個二十多個小妾,如今已是四十多的老男人了!

    果然,果然,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小丫頭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走了,云娟坐在屋里頭,渾身顫抖著,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她自小命苦,爹不疼娘不愛,因為爹娘只愛她的大哥?傻戎罅,大哥娶了大嫂,爹爹也得了癆病,大哥便不管爹娘了。每次娘從外頭捎來的信兒都是沒錢了沒錢了,要她捎錢捎錢,也不想想,她一個三等的小丫頭,哪里來的本事能得那么多錢。

    后來和她要好的鶯兒成了二爺的房里人,估摸著是給家里頭捎了好東西回去,娘捎來的口信兒便有了旁的味道,責備她,怎的如此不上進。

    上進個屁!

    云娟恨恨地想,鶯兒那里現如今好似個冷冰窖一樣,叫她上進?上進著找罪受!她悶頭坐了會兒,從枕頭底下摸出了一朵活靈活現,嬌嬈漂亮的堆紗絹花來。粉紅的顏色,做成了桃花的模樣,擱在手心里,粉艷艷得好看。那個人是有手藝的,人又和氣,長得又俊秀。

    云娟忽的閉了閉眼,可那人太窮了,她那爹娘是不會叫她嫁過去的。

    怨恨陡然而起,云娟望了望房頂,高高的橫梁,看起來十分結實。她突地笑了,若是她死了,她那爹娘豈不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有她那兄嫂,想從她身上再摳出些好處來,都去做夢吧!

    ……

    綠玉氣壞了,沒見過這么厚臉皮的,做了錯事,還死犟著不認。一路氣哼哼的到了金豐園,紅香眼尖,先瞧見了她,和殷嬤嬤說得一聲,便過來尋她。

    “你這又是怎么了,青鼻子紅眼睛的,哪個惹你了?”

    綠玉往自家奶奶那里望了望,見得她正在看水,轉頭同紅香道:“我同你說個事,你曉得我腦子笨,你看這事可要怎么辦才好!庇谑菄Z嘮叨叨把云娟的事說了。

    紅香一聽氣得不行,搡了綠玉一把,道:“你莫不是個據嘴葫蘆,家里頭有個奸細瞅見了你也不做聲,只由著她猖狂。這許多日子里,也不知那蹄子聽去了什么機密,你說她去了太太院里,又不知在太太那里碎嘴了什么。真真兒是個呆子!”一甩帕子,去了閔嬌娥那里,把事情又給閔嬌娥說了。

    自然是沒興趣游園賞景,閔嬌娥沉著臉,領著一群人往西閬苑走。還沒走到,就有小丫頭刷白了一張臉急忙忙出來尋她。一照面,張口便喊:“奶奶,院子里有個丫頭上吊了!

    閔嬌娥一驚,問道:“是哪個丫頭!

    丫頭回道:“叫云娟的那個!

    綠玉立時就白了臉,閔嬌娥更是生氣,這不就是畏罪自盡么!氣哼哼地道:“如今是死是活?”

    丫頭道:“已經沒氣兒了!

    ……

    蘇氏坐在太師椅上,她腦仁兒疼得厲害,春月正立在椅子后頭給她揉腦袋。

    這是娶了個心狠手辣的煞星回家了啊,說是吊死了,平白無故的,作甚去尋死?還不是叫逼的。想來是發現那丫頭私底下來了她這里,給她傳了信兒。心頭一恨,在桌子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春月忙抱起蘇氏的手“呼呼”地吹氣:“太太別氣,氣壞了身子可是不值!

    蘇氏胸前起起伏伏,道:“哪能不氣,我這兒還沒死呢,她就妄想著一手遮天了。一面狠毒了心腸下藥要害二郎的子嗣,一面又逼迫的小丫頭投繯自盡,這可是當家太太應有的氣度?還官家女子,果然便是官家女子也要分個一二三等,姨娘身邊養大的,可不學的都是些小婦手段!

    “要不說給二爺聽?”

    蘇氏搖搖頭:“二郎那性子,知道她下藥給他那心尖子吃,不定要鬧成什么樣子,說不來就要鬧著休妻。她雖是不成樣子,可到底是新嫁進來的,更別提背后還有個閔家。我且費費心,好生調.教.調.教便是了!

    一時消了氣,蘇氏叫來了閔嬌娥,不但收回了她手中廚房和采辦的大權,并安排她每日里來五福堂跟著她抄寫經文還有《女則》。

    閔嬌娥心里慪得半死,可嘴上半句話也不敢說。她心里有些不安,總覺得蘇氏是知道了什么,不然死個小丫頭,抄經文還說得過去,可叫她抄《女則》……

    “這女人呀,一輩子真是不容易。在家做姑娘還好,爹娘疼著寵著,甚個事兒也不必操心?杉蘖巳,煩心事兒就多了。掌著中饋更是忙碌,一大家子指望著你,家里頭的事兒又是細碎的,最是叫人操心煩惱!

    “這都不說了,最焦心的還是家里頭爺們兒的那些小妾,鶯鶯燕燕嬈嬈嬌嬌的,瞧著都頭疼。你公公在這事兒上沒叫我生氣,可你祖父當時卻是小妾滿院子飛!

    “按理說長輩們的事兒小輩不該繞舌頭,可我真是佩服你那祖母。我瞧著都生氣,偏她不氣。每日里打理家務是井井有條,待那些小妾,不說和和氣氣了,卻是半點兒沒磋磨過她們。后來你祖父年紀大了,也不知怎的,就把一干小妾賣的賣,打發去了家廟的去了家廟,只剩下你祖母一個,老兩口倒是和和氣氣地過了許多日子!

    蘇氏端起茶碗喝得一口茶,道:“你祖母當年總是和我說,這人啊,不論做什么,萬不可做虧心事兒。旁個便是不知道,這舉頭三尺有神明,神明也是知道的。害人終害己,不如手腳干凈些,也好求個心平氣和!闭f完看著閔嬌娥:“你說是不是?”

    閔嬌娥聽得脊背生寒,腳底發冷,忙點著頭道:“祖母和母親說得極是!

    蘇氏仔仔細細看了她一回,然后半合起眼,緩緩道:“去吧,我今個兒也乏了,就不聽你念經文了!

    一時離了五福堂,站在長長的走道里,高高的圍墻遮住了半面天。那圍墻極高,從底下往上瞅,看上一眼都好似要喘不過氣兒來。

    閔嬌娥抽出袖子里的絹子擦了擦額上的冷汗。

    她知道了!她必定是知道了!

    有個聲音不斷在腦子里咆哮著,閔嬌娥覺得,她馬上就要昏掉了。

    眼前驀地有些發黑,一陣暈眩卷來,閔嬌娥慌忙扶住了墻。

    蘇氏方才的那席話,都化成了轟鳴雷聲在她的耳邊炸響。暈暈騰騰的,閔嬌娥仿佛看到了二爺含.著憎惡嫌棄的一雙眼。不由得又喘了一大口氣,還好還好,她運道不錯,碰上了一個心慈手軟的婆婆,對她尚存著些許的憐憫情誼。

    長長的路,丫頭扶著閔嬌娥慢慢地走,她腳底發軟,頭上發虛,心里頭悔恨交加,卻還有著說不盡的苦楚。

    ……

    閔嬌娥愈發的溫柔和氣了,蘇氏那里已經免了她念經抄《女則》的功課,她卻每日里點卯一般按時去五福堂,和蘇氏呆上一上午,抄抄經文,說說閑話。

    等著下午,料理了手里的事兒,便去東院兒瞧瞧顧揚靈的肚皮。每次眼神落在顧揚靈的肚皮上,都柔軟的好似水中輕波,仿佛那肚皮里是她的親兒子一般,慈愛得不得了。

    嫣翠和薛二郎還在茫然著閔嬌娥突然轉變的態度,顧揚靈和紅英卻是憑著蛛絲馬跡品出了一些旁的滋味兒來。

    這般如此的日子過了沒幾天,閔家卻叫人捎來了閔太太親手寫的一封信函。是寫給蘇氏的,說是家中的林姨娘病重,若是閔嬌娥得閑,可否接她回家小住幾日,也是全了母女一場的情分。

    閔家老爺正擔著官職,又是閔家太太親自寫的信函,蘇氏便瞧著閔家的臉子也不會不同意。又見這些日子閔氏溫順賢良,就叫人裝了半車的藥材和滋補物品,特意囑咐薛二郎親自送了閔氏歸家。

    薛二郎事多,送得閔氏到家,去拜見了岳父岳母,在林姨娘門外問候了一聲,便先一步回了榮陽縣,自是不知道閔家里頭出了件大事兒,而這事兒說起來,同他的心尖子靈娘也是有關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