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33.第033章

章節目錄 33.第033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你說什么?她有身子了?”閔嬌娥聽得這消息大吃一驚, 她手里攥著方素絹帕子,被絞啊絞啊,竟是死死纏在指頭上,解也解不下來。

    “不可能!”閔嬌娥喃喃道, 眼睛咕嚕亂轉, 隨即她猛地一驚, 扯過殷嬤嬤的衣袖尖聲叫道:“莫非那些人吃里扒外,并沒有給那賤人下藥不成?”

    殷嬤嬤嚇得要死,立時往窗格外張望,紅香綠玉也被驚得不行, 殷嬤嬤拋了個眼色過去,兩人忙竄出去牢牢的把門守住。

    “奶奶可要仔細了, 隔墻有耳!”殷嬤嬤拿出帕子擦了擦額頭,剛才那一下,可叫她驚了一跳。

    閔嬌娥一臉灰敗,呆呆看著手里握住的殷嬤嬤的衣袖,道:“都這時候了,嬤嬤還理會這些作甚?”說著,眼淚便順著眼角落了出來。

    殷嬤嬤憐惜地看著閔嬌娥, 拿帕子給她擦淚:“哪怕是心里頭難受得很, 奶奶也不能自亂了陣腳。要知道這事兒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兒, 壞的可是二爺的子嗣。要是叫他知道了, 依著他那脾氣, 不把正院兒砸個稀巴爛這事兒不算完。廚房那里奶奶且放心, 那趙家媳婦兒的把柄可在我手里握著呢,她不敢不做,那藥必定是下進去了!

    閔嬌娥扯著殷嬤嬤的衣袖子愣愣出神,好一會兒的功夫才緩過氣兒來,松開手垂下頭,臉上露出一抹凄然的慘笑:“何止是把正院兒砸個稀巴爛,要是被他知道了,他必定要把我砸個稀巴爛才是!

    默了會兒,眼淚便似斷線般的珠串,顆顆往下掉落:“她專寵便罷了,如今又有了身孕,我這兒卻星點兒的動靜也不曾有過!闭f著抬起頭,眼圈紅紅,可憐兮兮地看著殷嬤嬤:“嬤嬤你說,姨娘給我的藥,我也叫人下進她的湯食里了,聽說她身子本來就不好,怎那么容易就懷上了呢?”

    趙嬤嬤也一臉疑色,默了默,道:“不如寫封信去家里問問林姨娘?可是那藥有問題?”

    ……

    顧揚靈身懷有孕的消息一經傳出,東院兒和五福堂的主子俱是喜不自勝,便是下人們進進出出的,也都是喜氣盈腮,帶著不必言說的愉悅。

    然則薛府里的其他主子,正院兒和西院兒自不必說,總歸都是一副強自歡笑的模樣。

    而玉堂居里的兩個主子,反應卻是大不一樣。安氏異樣的沉默了數日,連野史也不給薛三郎念了,日日魂不守舍地躺在貴妃椅上,看著窗外的天際,也不知在想什么。

    薛三郎則在知曉消息的那一夜沉默了良久,后頭看得安氏的異樣,不由得起了疑心動了怒氣,于是耍性子搬離了正臥,躲在小廂房里,半步也不曾見他從房門里踏出。

    玉流波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進的薛府。

    按著原先說定的,玉流波先行住在榮陽縣最好的一家客棧里,等著薛二郎在家中安排妥當,便一頂粉轎吹吹打打抬進薛府來,正正經經的做個妾室。

    然而家中的心肝子懷孕了,這時候薛二郎哪里還有心思理會這些事兒,就叫福安去告訴玉流波,若是愿意入得薛府,就提著包袱先在府里乖乖的做個侍妾,等著家中那位誕下孩兒,再言其他。若不愿,好歹一場露水夫妻的恩緣,賣身契拿去,自此兩不相欠。

    玉流波風塵里打滾多年,好容易上得岸來,又是薛府這般財大氣粗的大商戶,入得府去便是簪金戴銀,錦衣玉食,哪里肯拿了賣身契自行離去,落得個孤苦無依沒了依仗的下場。便叫福安回了信兒給薛二郎,說是愿意提著包袱先入府,做個沒名分的侍妾。

    福安尋思著這玉流波生得美艷,比之家里頭的奶奶,姨奶奶倒還艷麗三分,一路上二爺又是百般寵愛,贈了許多金銀首飾給她,如今雖說是個沒名分的侍妾,也是因著家里頭的那位嬌主兒有了身孕,怕沖撞了去。若后頭咸魚翻身,做了正經的妾室,怕那寵愛不比姨奶奶的差上多少。

    于是殷勤地定了頂青布小轎,妥妥帖帖的叫人從角門領進了薛府。自然是要安排在西院兒的,西院兒里除了兩處廂房給了鶯兒和玉鳳,只剩下正屋還空著,福安有心討巧,便把玉流波安排進了西院兒的正屋里。這下可氣壞了鶯兒、玉鳳二人。

    玉鳳性子內斂,有了怒火也是在心里頭轉來轉去的自己個兒琢磨,不似鶯兒生性魯直,得了信兒就在屋里頭罵開了。到底是受過責罰,心里頭有了些懼怕,不然是定要立在院子里大罵一場的。

    閔嬌娥得了消息倒還笑了一回,搖著手絹兒同紅香說:“我還以為他有多長情呢,百般寵愛,處處抬舉,那個才納進門兒多久,外頭可就又領了一個回來。我聽說原先是要辦幾桌酒席,正經納進府做妾室的,偏巧那個懷孕了,怕她瞧了難受,就先接進府做個侍妾。這侍妾沒名沒分,還不如通房丫頭呢,卻安排到了西院兒的正屋里頭住著。咱們這位二爺啊,那可真是個不按規矩來的,哪個得了他的心,哪個就是天仙皇后!

    紅香作為正院兒的陪嫁,除了閔氏得寵,其他的憑他是哪個,都看不過眼去。眼下見得有人似要分了東院兒的寵愛,心里頭自然高興,道:“可不是,二爺的性子今兒朝東,明兒朝西,那位現下是懷著身孕呢,不然新來的這個聽說是個青樓花魁,咱們爺為了贖她出來,可是花了不少銀子呢!又是千里迢迢帶了家來,可見很是在意的!

    閔氏支著頭笑了笑,道:“你叫人把這信兒傳去東院兒,二爺必定是要瞞著的,我倒要看看,知道了這個,她就不傷心?”

    顧揚靈卻是談不上傷心,但也不能說半點兒感覺也無。她當初要死要活不愿意,除了心里頭受不住貶妻為妾這個緣故,還有一樣,便是瞧得出這薛二郎那就是個風流不定的性子。一旦失了寵愛,依著他薄情的性子,一準兒的拋到了腦后。

    可若說他薄情不可靠,這話卻也不對。但凡跟了他的,便是失寵如鶯兒一般,平日里吃穿住行,自是比不得得寵的,可同外頭比上一比,那也是一般富戶比不上的。

    手腳也大方,逢年過節的,便是失寵的也有豐厚的賞賜。若是不在乎情愛恩寵,在這府里頭倒也能過得上長長久久的富貴日子。

    可嫣翠等身邊的侍從卻不這般想,外頭的消息叫她們瞞得死死的,可百密一疏,卻是把虎丫給忘了。

    這丫頭素來是個沒心機的,但凡顧揚靈問了,自是有問必答,她又愛四處亂逛,知道的比嫣翠紅英還多,盡數都告訴了顧揚靈。

    說到那新來的花魁被安排到了西院兒的正房里,聽起來倒像是和東院兒打擂臺一般的時候,虎丫一個小丫頭都氣得紅了臉。

    顧揚靈把這話聽到了耳朵里,又放在了心里,于是更把一顆真心小心又小心地關了起來。

    薛二郎這幾日忙,回了家又只顧著來東院兒里陪著顧揚靈安胎,哪里還能注意這等小事兒。一日他得了空兒,終于記得玉流波這回子事兒,叫來福安一問,才知道叫安排到正屋里去了,不由得大怒。

    “你也是辦差多年的老人兒了,她一個無名無分的侍妾,又不是正經擺了桌的妾室,你給她住進正屋里作甚?西院兒沒屋子了嗎?”

    福安弓著腰被罵得不敢抬頭,忙道:“西院兒除了正屋,便只有兩處廂房,和后頭的一排后罩房,后罩房里住的都是丫頭婆子,左右廂房又給了玉鳳姑娘和鶯兒姑娘,我就想著,想著……!

    “你就想著爺稀罕那玉流波的美色,先討好討好她,以后就少不得你的好處了!”說的福安不住地拿袖子擦汗,只聽得薛二郎冷哼道:“我記得正屋兩側不都是連著建了三間耳房,叫人去打通了,連著三間屋子,不就跟廂房一般大小了,叫那玉流波自家選一處不就得了!

    這消息一出,可是樂壞了鶯兒、玉鳳。

    鶯兒猶自不解恨:“無名無分的一個侍妾,竟為了她還要在家里打洞動土,干脆住到后罩房里可就得了,豈不省事兒?”

    嘴上占得了便宜又能如何,不痛不癢的,半點用處也沒,玉鳳自來不好這個,把面前的一碟瓜子推了過去,道:“姨奶奶給的,味道就是不一樣,比咱們素日里吃得味兒都好!

    鶯兒撇撇嘴,捏了一粒放嘴里嗑了,吧唧兩聲,說出口的話味兒更酸了:“人家是貴妾,吃穿用度哪里是咱們比得上的,如今又是身懷六甲,二爺恨不得去天上給她摘月亮,她那屋里自然什么都是好的!背蛄擞聒P兩眼:“她沒事兒給你送什么瓜子,你又做了什么東西送去東院兒了?”

    玉鳳笑了笑,把桌兒上切的西瓜推了過去:“眼見著要入秋了,這東西吃一口少一口,快吃吧!”

    鶯兒知道這是個心里有數兒的,心里頭也羨慕她那性子,不多話,又能腆著臉跟東院兒套近乎,不得不說,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想到那位如今懷著身子不方便伺候,鶯兒心里頭也突突冒起了水泡兒。這玉鳳倒是打的好主意,不會是想趁著這時候,叫那位把她推上去吧!

    這般一想,口齒間的西瓜汁子就變得不那么甜了。鶯兒悶頭想了會兒,正院兒那兒自己就是個冰窖,二爺若去了,哪里還能想著推到自家這里?蓶|院兒里的那位,自家早早的便得罪了,也不知現下挽救,還來不來得及。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