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修真小說 > 薛府貴妾 > 章節目錄 31.第031章

章節目錄 31.第031章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然而終歸是走不得的, 急速而來,飛速而去的暈眩很快便消失了,顧揚靈含著一抹羞澀,緩步上前。

    嫣翠緊隨其后, 然后扶著她在薛二郎面前的蒲團上緩緩跪下, 卻被薛二郎一把托住, 雙膝還未挨著那蒲團,便被拽了起來。

    薛二郎握住顧揚靈的手臂不肯放,抿唇繃臉,眼中難掩憐惜內疚。

    夫妻是互相對拜, 可到了妾這兒,便是貴妾, 也不得與他對拜,只能是跪地奉茶。而這天地間能和他比肩而立的,就只有他的妻。

    心頭莫名一陣針扎的疼,她原本該是他的妻!

    顧揚靈心頭正是羞怒交纏,又因著薛二郎突如其來的舉動油然生出了更多的委屈。她用力一掙,把胳膊從薛二郎手里挪開,從紅英捧著的托盤里端起一杯清茶, 低著頭舉了過去。

    薛二郎立時接過, 匆匆抿了一口, 轉手把茶盞擱在了桌上, 又往袖筒里一掏, 一對兒嵌寶玉鳳紋刻花的金手鐲, 還有一串雙桃紅翡翠手釧,就放在了紅英捧著的托盤里。

    薛二郎往托盤里瞧了一回,又垂眼去看面前的女子,突地解了腰上的一個香囊放了上去。那香囊是簇新的,上頭拿了五色絲線細細密密地繡了比翼雙飛,薛二郎盯著一直垂頭含笑的顧揚靈看了一回,方才重新落座。

    閔嬌娥藏在袖筒里的一雙手死死攥在一起,她感覺到了痛意,估計是蓄長的指甲太過鋒利,掐破了哪里?擅鎯荷蠀s是一派賢惠得體的笑,即便看著丈夫和那個貴妾之間你來我往的柔情蜜意,眼神也甚是柔和。只是心里頭,一時涼,一時恨,往往復復沒完沒了。

    她自曉得這如玉佳人是被迫做了妾的,可愿與不愿,于她而言,又有甚個區別,都是搶了她的丈夫,奪了她寵愛的賤蹄子。偏生眼前的這個更是個厲害的,昨個兒的納妾禮便已是處處僭越,更甭提眼下這一回子事兒,是個長眼睛的都瞧見了那男人臉上的疼惜不忍,卻又把她的臉面尊貴擱在哪兒了!

    顧揚靈低垂螓首,由嫣翠扶著轉到閔氏的面前,緩緩跪了下去。這次是結結實實的跪了,雙膝點地,頓時矮了半個身子。是軟綿厚實的墊子,很舒服,絲毫不難受,可顧揚靈的一顆心卻好似被無數根鋒利的劍刃狠狠地扎,狠狠地切,血流了一地,疼得已是有些麻木了。

    “奶奶請喝茶!鳖檽P靈從托盤里端出一杯清茶,雙臂高高舉起,奉至閔氏的面前。

    青瓷茶碗里,幾片茶葉輕輕浮動著。閔氏的視線落在面前的這個人身上,她低垂著頭,看不清面目上的神情,可方才下跪的那一瞬間,卻還是叫她感覺到了,一股飽含了屈辱不甘的氣息來。

    不得不說,閔嬌娥的心里暫時得到了詭異的滿足,她自然不會故意刁難,更別提如今還當著薛二郎的面,惹了他不滿,只怕呆會兒丟臉的就是她了。

    于是閔嬌娥很快接過了茶,抿了一口,從后頭立著的殷嬤嬤手里接過一支累絲點翠嵌珍珠的金釵,一對兒嵌寶玉的金耳環,放在了托盤里,笑道:“自是沒有二爺給的貴重,卻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妹妹莫要嫌棄了!

    顧揚靈垂著頭回道:“謝奶奶賞賜!

    再往后,便是顧揚靈坐著,兩個通房給她福禮端茶了。顧揚靈經得方才那一跪,饒是心里做足了功課,仍是受了重重的打擊,心口憋著委屈,木然地接了兩個通房的茶,受了她們的禮,叫嫣翠一人給了一根金釵,一對兒水滴樣的金耳墜兒。

    一時禮畢,眾人散去,各回各屋。

    薛二郎立在正院兒的大門前,遠遠地瞧著那主仆三人的背影,有心上前安慰,卻覺此時說甚都是無用,躊躇半晌,干脆騎了馬跑去外頭撒了回野,散散心頭的郁悶。

    顧揚靈心緒不佳,午時用膳便用得少了,嫣翠本就心里為著顧揚靈受的委屈叫屈,自然說不出甚個有道理的話去安慰顧揚靈。

    紅英倒是捧了一杯茶來,擱在桌上,道:“日子都是這么過的,便是二奶奶那,也不見得沒個委屈。只瞧著今日里二爺給姨奶奶做臉,只怕二奶奶心里就慪得不行,更別說那兩個通房。叫玉鳳的那個還好些,那個喚作鶯兒的,一雙眼就沒離過托盤,直勾勾盯著里頭的鐲子手釧,看得我只想搖頭,就沒瞧見二爺瞧著她那是一臉的嫌棄,可真是叫人沒話說!

    顧揚靈想起金豐園里那一次淺薄可笑的嫁禍,不由得嘆氣,道:“那個性子太過魯直,若是尋個小門戶嫁了去,倒也能過得有滋有味兒,偏進了宅門做了通房,又不得二爺的歡喜,只怕以后屋里頭更是冷清了!

    見得顧揚靈終于開口說話,紅英便哄著她說東道西,到底把這茬給揭過了。

    自打顧揚靈進了西閬苑的東院兒,薛二郎自外頭奔波回來,便沒去過旁處。專寵的姿態如此明顯,西閬苑里漸漸的不太平起來。

    倒沒人敢當著顧揚靈的面說三道四,可私底下沒少叫人議論,丫頭婆子戲稱她是薛府里的蔣貴妃,天生麗質美貌無雙,生來就是迷惑男人的。

    “……蔣貴妃真的很美嗎?連王婕妤都比不上么?”

    桌子上擺著一盤櫻桃,櫻桃下鋪著厚厚一層碎冰渣,那櫻桃受了冰渣的涼氣,吃起來冰涼酸甜,十分可口。嫣翠一面搖著扇兒,一面從水晶盤里撿了一顆放進嘴里慢慢嚼著。

    “王婕妤那是哪年的舊事了,早就失寵了!奔t英點了點嫣翠的額角:“咱們榮陽縣離京都也不遠,你怎的好似井底的水蛙,甚也不知道呢?”

    嫣翠吐吐舌,捏了一顆櫻桃放在紅英的唇邊:“你吃你吃,今年府里頭的藏冰不多,這盤兒冰鎮櫻桃可是難得呢!”

    紅英含著笑一口咬住,嘴里含糊道:“確實難得!

    嫣翠便嘻嘻一笑,往顧揚靈那里瞄了一眼,低聲竊語道:“聽說西院兒里頭的兩位如今根本就沒得冰塊兒用呢!”

    紅英責備地瞥了她一眼,回頭往顧揚靈那里瞟了瞟,轉過頭低聲道:“你且小心些,叫姨奶奶聽見了,必是要說你饒舌的!庇置蛄舜叫α艘换,嗔道:“姨奶奶身子弱,冰鎮的東西不能多吃,你這小妮子既得了便宜,偏生廢話卻那般多,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如今府里頭哪個不把姨奶奶專寵的事兒放在舌頭上念叨兩句,偏生你還口無遮攔,叫人聽了,豈非又要被人嚼舌根!

    嫣翠撇撇嘴:“這本就是該姨奶奶得的,偏生小人作祟,長了副口齒整日里說東道西,也不怕下了十八層地獄叫鬼差拔了舌頭去!

    紅英撿了顆櫻桃放在口里默默嚼著,正院的那位如今管著家事,她故意放任不管,下頭哪里還會有個顧忌,可不是上下兩片唇輕輕一碰,甚個話都能瞎編出來。幸而姨奶奶不愛走動,不然聽到了,定是要背地里難受的。

    如今正是仲夏時分,天氣炎熱得很,顧揚靈穿著輕薄的紗衣綢褲,合著眼兒,搖著一柄白紗團扇,正歪在臨窗擱置的羅漢床上。眼見著那扇子越搖越慢,最后擱在腰上不動了,嫣翠二人不由得停了口舌。

    嫣翠起身往蓮花鼎里放了兩把驅蟲的香片,輕手輕腳地蓋上了蓋子,不一會兒,便有細細裊裊的煙氣緩緩冒了出來,屋里一時靜謐無聲,愈發顯得外頭丫頭婆子絮絮叨叨的聒噪。

    紅英隔著窗子往外頭看了幾眼,便踩著軟底繡花鞋揭開簾子出去了,沒過一會兒,外頭的聲音也漸次低了,最后再無半絲聲息,仿佛整個院子的人都睡著了。

    正是晌午時分,遠遠的傳來幾聲蟬鳴,顧揚靈本是半瞇著眼在羅漢床上假寐,不料一晃神當真睡了過去,醒來時早已過了用午膳的時間。

    嫣翠見她醒來,端得一盆溫水進來,伺候著梳洗挽發。因著夏日炎熱,只薄薄涂了一層潤臉的清露,烏發拿兩根碧玉簪高高挽起,露出一截兒白生生的頸子在外頭,愈發顯得一張玉面白里透紅,兩道水鬢如刀輕裁。

    這廂梳妝打扮,外屋的敞廳里,紅英指揮著小丫頭擺了三盤兩碟的菜肴,又端了一碟子面點,半鍋清粥。

    顧揚靈緩步往外間走去,瞧得小幾上擺著半盤兒櫻桃,忽的想起一事兒,便道:“這櫻桃你們解了饞就給送到西院兒去,也是可憐見的,這么熱的天兒,每日里只分了那么點子冰過去!

    嫣翠斜了顧揚靈一眼,嗔道:“就你爛好心,不知道私底下她們都是如何咒你的,你倒好,巴巴還送了東西叫她們受用。再說了,她們院子里不是有口水井嗎?吊了果子下去湃一湃,也是一樣的!

    顧揚靈見得嫣翠小鼻子小眼睛的擠眉弄眼,笑道:“玉鳳姑娘前幾日不是送了絹帕襪子來,好歹人家是親手縫制的,我這卻是借花獻佛,論起用心還不如人家呢!不過半盤子櫻桃,往日里你貪嘴的還少,哪至于這般小家子氣!

    一時用了飯食,已是半下午時分,屋外懸著一輪紅日,熱辣辣的陽光鋪了一地。

    “等著用過夕食,外頭的太陽也落了,地上不那么燙了,咱們去園子里的假山石那里嬉水如何?”嫣翠坐在顧揚靈身側,一面打著團扇,一面咬著唇兒笑,一雙眼亮晶晶地望著顧揚靈。

    金豐園除了一片梅林,還有好幾處景致頗為不錯。嫣翠口里的假山,便是夏日里納涼的好去處。顧揚靈在屋里頭憋了好幾日,心里頭也生出了些許的煩躁,便點著頭應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