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縣主她嬌媚撩人(重生) > 第60章離別

第60章離別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新春伊始, 剛出了正月,百姓還沒從過年的喜慶中回過味兒來,邊疆便已傳來急報,說是是高蘭大軍壓境, 進犯大齊邊境的五個州郡, 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造成民眾死傷無數。

    先前獻慶帝叫將領以安撫百姓為主, 鎮壓敵軍為輔,駐守邊疆的勇毅小王爺懷敬奉旨行事, 將敵軍擊退到大齊境外便鳴金收兵了。

    高蘭國敬酒不吃吃罰酒,見大齊將士沒有乘勝追擊, 以為大齊懦弱無能,如今才過了不到一個月,竟是蹬鼻子上臉, 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起大齊的國威了。

    獻慶帝勃然大怒, 當即便下旨派遣勇毅王爺懷樸、驃騎大將軍蘇承彥、龍禁尉統領蘇易簡率軍趕赴邊疆,和駐守邊疆的勇毅小王爺一同對抗敵軍,剿滅入侵的高蘭軍將。

    京師,西城, 教坊司西苑。

    西苑粉墻外的一條林蔭小道上, 蘇易簡一身玄鐵甲胄, 腰佩長劍, 長身立于高頭駿馬旁, 望著朝自己走過來的窈窕佳人,一慣肅穆的面容上泛起一絲笑來。

    李婳妍沒好氣的望著眼前的男人,“有什么話不能進去說巴巴兒地我叫出來,這教坊司你不知闖過多少回了,還怕多這一回不成”

    李婳妍說完,望著男人的一身甲胄,喉頭一窒,“你”

    蘇易簡并不過多解釋,只張開猿臂一把把美人兒摟到懷里,“明日一早大軍便要出征了。方才剛在校場點過了三軍,我來同你告個別!

    李婳妍緊緊地回抱著男人,眼眶泛起淚光,“下個月便是皇上大赦天下的日子,咱們倆熬了這么多年,不就是等著這一天嗎如今這一天近在眼前,你卻不能親自接我從這虎狼之地出去”

    蘇易簡輕拍著懷中人,垂眸道,“放心,永嘉縣主和德平公主一早便說要親自來迎你出去,那天我也會派護衛前來接你。我在京中的松墨巷子安置了一處三進三出的宅院,丫鬟婆子已經打掃干凈,起居之物、各色家具也一并置辦齊全了皆是仿照著先前你家中的擺設布局,想必你會喜歡!

    李婳妍聞言,已是伏在男人肩頭,哽咽不止。

    “等我擊退敵寇,凱旋歸來,想必已經是季春時節!

    蘇易簡望向李婳妍頭上的海棠發簪,眸中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季春三月,又是一年海棠花開,到那時,我親自折一支海棠,簪在你的鬢發間,可好”

    李婳妍嗚咽底泣著,淚珠兒滾落粉腮,眉目間如沾了點點春雨,盈盈可憐。

    “你得說話算話,”

    任男人帶著粗繭的大掌揩去眼角的淚水,她從自己貼身的衣襟里取出一方平安符,遞到男人手里,“聽聞皇上下旨抗擊高蘭那日,我便親自去廟里求了來,只愿保你平安無虞,周全歸來!

    蘇易簡倒不含糊,接了平安符,當即便塞到甲胄下面的貼身衣服里,神色鄭重,如同許諾一般,“平安符我會貼身帶著,咱倆的約,我也會按時赴。說到做到!

    京東東路,恩州,泰發糧鋪。

    恩州的稻米香甜軟糯,遠近聞名,譽滿天下,自大齊開朝以來,便是禁廷貢米。故而,恩州糧鋪的生意永遠是恩州各行各業里頭最興隆的。

    “您的貨一共是一百三十四兩,您拿著賬單,在旁邊兒付款!

    糧鋪的伙計忙的不可開交,撕下賬單遞給面前的顧客,又招手詢問下一個顧客,“這位客官,您要點兒什么我們泰發糧鋪各色稻米種類應有盡有,無論您是自己家里吃糧,還是轉手賣糧,都包您滿意”

    那顧客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穿著一身藍色緞袍,頭戴瓜皮小帽,瞧著像是商賈打扮,“賣的賣的還要上回的一品稻米,五十石我丑話可說在前頭,你甭拿賤價的陳米忽悠我,我只要今年的新米”

    伙計聞言,綠豆眼里精光一亮,面皮上熱情笑道,“喲小的眼拙,原來是江老板得嘞,騙誰也不敢騙您瞧好吧五十石一品稻米,馬上給您裝車,還是老規矩,先結賬再拿貨”

    那江老板也是豪爽人,大手一揮,身后立刻有人捧上一袋子銀兩,送到收賬的柜子前結賬。

    那結賬的老先生解開皮口袋,清點了銀兩數目,下意識地拿起一塊銀子,放在嘴里一咬。

    銀子質軟,世人常用口咬的方法來鑒定真偽。

    若是真銀子,咬了上頭便有個牙印兒,若是假銀子,里頭摻了別的金屬,自然是無法咬動的。

    這江老板是糧鋪的老主顧,賬房先生本來只是象征性的驗一驗銀子,不料牙關一咬,竟是把牙都瞌碎了半顆。

    江老板見狀,亦是難以置信,自己忙拿起一塊銀子,放在嘴里一咬,卻發現怎么咬,都咬不動

    “好哇你個黑心肝的江老板竟是拿著一袋子假銀子來誆騙我們泰發糧鋪”

    “流通假銀,乃是大罪來啊,咱們幾個把這罪人拿下,扭送到官府去”

    “冤枉,冤枉吶這銀子是我經商換來的,我怎么知道這是假銀吶”

    江老板欲哭無淚地哀嚎了兩嗓子,便被幾個身強力壯的伙計摁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五日之內,京東東路發生了幾十起假銀案,鬧得百姓人心惶惶,疑神疑鬼,商賈之間的貿易往來更是受到了嚴重影響。

    奏折上疏如雪花一般紛紛而來,從京東東路飛到了金鑾殿獻慶帝的御桌上。

    依著大齊律法,私自鑄錢之罪,押于鬧市處死,以儆效尤;流通之罪,以盜竊罪論處,獲刺青之刑,充苦役。

    如此重刑之下,仍然有人為了攫取不義之財鑄造假銀,攪亂貨幣流通,足以見人性之貪婪。

    如今,遠有高蘭之憂,內有假銀之患,獻慶帝頭疼不已,今晨早朝上和群臣商議了此事之后,指派裴勍和徐顥不日啟程前往京東東路,徹查假銀案一事。

    惠景侯府的后門,鄰著一條小巷子,名叫丁香巷。巷子狹窄,只能容得行人往來,馬車、轎子、步攆一概無法通行。

    日落時分,丁香巷外的青石板路上,正停著一輛馬車,細看其車轅處,不難發現,上頭繪著一個“裴”字。

    丁香巷里,薛亭晚正垂頭盯著自己錦緞鞋面上綴著的圓潤東珠,余光瞄著身前的高大男人,櫻唇嘟了起來,不滿道,“這種鑄造假銀的案子哪有那么好查。淳郎這一去,至少要兩三個月呢”

    裴勍被派往京東東路徹查假銀一案,不日便要啟程,故而才特意約了薛亭晚出來一見,算是告別。

    那廂,薛亭晚還在鬧小孩子脾氣,“先前一副著急的模樣,每日盼著我從女學結業,還說等五月就上門提親如今,眼見著離五月份就剩下三個月了,你卻要奔赴千里之外,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回來”

    裴勍聞言,不禁失笑,只能輕輕把美人兒攬入懷中,柔聲哄著,“什么叫一副著急的模樣嗯”

    “阿晚,我是真的著急娶你?裳巯录巽y案甚囂塵上,波及甚廣,我身負皇命,只得先行恩州!

    男人吻了吻她的發頂,薄唇輕啟,“阿晚,給我兩個月,兩個月足夠了。等我查清了假銀案,便馬不停蹄的回來娶你!

    薛亭晚聞言,臉色漫上一層緋色,嬌嬌地點了頭,又糯糯問道,“過兩日便是皇上大赦天下的日子,我和德平商量好了,一起去接李姐姐出教坊司!

    裴勍頷首道,“蘇統領和李小姐有情人終成眷屬,這件事的確值得慶賀。我不能親自到場恭賀,便麻煩阿晚把咱們二人的祝福一起帶到了!

    薛亭晚“嗯”了一聲,緩緩抬起一雙千嬌百媚的杏眸,望著男人刀削斧刻的清雋面容,眸中滿是不舍纏綿。

    她雙手攀著男人的衣襟,雙腳輕輕一點,櫻唇就要湊上男人的薄唇。

    不料,忽然一陣北風拂過,帶來一陣清冽的梅花冷香,幾瓣梅花隨風飄舞,順勢落到了薛亭晚的發間。

    “別動!

    裴勍一手攬著美人兒,一手輕輕拂落了點綴在她云鬢間的零碎花瓣。

    那廂,薛橋辰剛和一群同窗斗完蛐蛐兒回來。

    斗蛐蛐兒乃是紈绔子弟們極具代表性的娛樂活動,每每被宛氏瞧見薛橋辰玩這種不思進取,消磨意志的玩意兒,都要把薛橋辰罵個狗血淋頭、

    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薛橋辰被罵了兩回,無師自通地學會了些小聰明每回他斗完蛐蛐兒回家,都要從后門兒回家。如此神不知鬼不覺,再也不用受到宛氏的責罰,可謂妙哉。

    幾位同窗斗完了蛐蛐兒,本來說要一起去酒樓組個飯局,可薛橋辰一想到家中的森嚴門禁,忙不迭地婉拒了幾位同窗的盛情邀請,只接口家中有事兒,拎著蛐蛐兒籠子往惠景侯府后門兒走。

    今日他的“大元帥”贏了好幾場比賽,薛橋辰心情極好,正哼著小曲兒,邁著大步,冷不丁一抬眼,竟是整個人如遭雷劈,手里的蛐蛐兒籠也“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不遠處的小巷子里,高大的男子半擁著懷中女子,正眉眼含笑地拂去女子鬢發間的落花。

    那男人一襲白衣錦袍,生的俊美無儔,薛橋辰看了,只覺得十分眼熟。

    那女子身段窈窕,生的國色天香,薛橋辰看了,更加覺得眼熟。

    這分明就是裴勍和他阿姐啊啊啊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