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縣主她嬌媚撩人(重生) > 第33章課下輔導

第33章課下輔導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木槿盛放, 玉蘭飄香,轉眼到了初夏時節。

    薛樓月已經在浮翠塢禁足了半個月之久, 一日三餐都是小廚房送到臥房里用的, 惠景候和宛氏曾去說教她過幾次,但她依然對太子癡心不改, 固執己見, 叫惠景候和宛氏苦惱了好些日子。

    因著科舉考試漸漸逼近了, 這些日子, 薛橋辰被宛氏日日規訓的頭昏腦漲,每日下了學, 便被婆子小廝們看著在書房里讀書, 就連休沐的日子, 也要在家里開小灶埋頭苦學。

    薛橋辰捧著那本魯問視若珍寶, 一字一句的讀了好些遍,獲益匪淺的同時, 也有許多不解的問題縈繞心頭, 因被宛氏困在家中備考, 閑暇也無法脫身,薛橋辰便將心中疑惑寫在了紙條上, 托薛亭晚帶到女學里,向裴勍當面求解。

    這么一來,薛亭晚才想起來, 上回她從裴勍那里借的幾本古籍已經閱完了, 俗話說“好借好還, 再借不難”,正好趁這次托裴勍答疑的機會,把這幾本古籍一塊兒還給裴勍。

    于是,這日國子監女學下了學,裴勍單獨叫了薛亭晚一人留堂。

    “下課還要耽誤裴大人的時間時間,真是不好意思!毖νね砜吞椎男Φ。

    白衣上師邁下講臺,及其自然地掀了衣袍跪坐在她身側,淡淡道,“無妨!

    薛亭晚從書兜兒中拿出薛橋辰寫好的紙條,朝身側之人遞了過去,“諾,裴大人,阿辰的問題便是這些!

    裴勍從她手中接過,大致瀏覽了一遍,輕咳了聲,便開始仔細解答起來。

    這本魯問晦澀難解,裴勍的講解又極為深奧難懂,薛亭晚聽了幾句,便一片云里霧,暈頭轉向的,更別提還要回去轉述給薛橋辰聽了

    思及此,薛亭晚忙拿了紙筆出來,抿了抿粉唇,“裴大人,我還是將你說的話都記在紙上吧!

    裴勍輕“嗯”了一聲,示意她隨意。然后接著講解了起來,男人長眉入鬢,鼻梁高挺,俊面一如往常般清雋,薄唇吐出的字句清潤低沉,只是語速不知不覺放緩了些。

    薛亭晚正聚精會神地做著筆記,發覺男人磁性好聽的聲音突然一頓,隨即又響起來,“這個字,寫錯了!

    “利于人謂之巧,不利于人謂之拙!毖νね砟盍艘槐樽约簩懙脑,不解地看他,“哪里錯了”

    只見薛亭晚杏眼圓圓,櫻唇輕張,鴉青色的云鬢用素凈的銀簪綰起,整個人靈動明艷至極。

    明媚皓齒的美人兒,正一臉不解地求助于他。

    裴勍唇角微揚起來,不動聲色地伸了手臂,緩緩握住薛亭晚拿筆的右手,手把手地帶著她在筆記上涂改了錯字,又筆走龍蛇地寫起了剩下的幾個問題的答案。

    他正兩手環著她,骨節分明的手握著她柔弱無骨的柔夷,掌心溫暖干燥,觸感有些熟悉。

    薛亭晚幾乎是貼在身后那結實的胸膛上,她嗅著男人懷里清冽的松香味兒,莫名覺得哪里有些不對,下意識地往一旁躲了躲,卻被男人沉聲制止,“乖些,莫要亂動!

    薛亭晚聞言一滯,只好又乖乖窩回了他的懷里。

    薛亭晚微微抬眼,望著男人側臉刀削斧刻的線條,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些前塵往事。

    原是不久之前,一日午夜夢回之際,薛亭晚恍然驚醒,回想起來關于上一世的一些破碎片段。

    如果沒記錯的話,上一世,懷敏郡主遠嫁他國,德平公主嫁給了徐顥,裴勍娶了史清婉。

    對于懷敏郡主和德平郡主的結局和歸宿,薛亭晚只是略微有些吃驚,讓她更為驚訝的是,裴勍竟然娶了史清婉

    這一世,有了煥容齋一案,叫裴勍知道了史清婉的蛇蝎心腸,依著裴勍的端方高潔的品性,他斷斷不會容忍自己的嫡妻是此種陰狠歹毒之人,故而,定是不會再像前世那般娶史清婉為妻了。

    可史清婉畢竟是大齊第一才女,是被獻慶帝親口夸贊過的“唯一可以和裴卿的才情比肩的女子”。裴勍不娶她,又會娶誰呢

    實在叫人想不通。

    洋洋灑灑寫了三頁紙,裴勍才終于停了筆,他輕輕送開薛亭晚握著筆的右手。末了,還不忘稱贊一句,“這管竹雕云龍管貂毫筆果真順手至極!

    這支筆薛亭晚已經用過一段時間,自然不好意思送舊物給裴勍做謝禮。

    只見薛亭晚杏眸一轉,側身從書兜兒里掏出來小小一盆綠植,雙手捧到裴勍面前,笑意盈盈道,“裴大人,我和舍弟麻煩你這么多,實在不好意思,這是我的小小心意,還望裴大人笑納!

    只見小小的彩繪瓷盆中載著一株綠植,葉片圓潤厚重,晶瑩剔透,宛若雪蓮,正是裴勍去惠景侯府家訪那日,曾親口贊過的瓦松珍品玉露錦。

    原是那日家訪,薛亭晚見裴勍盯著這玉露錦看了好一會兒,以為他心中定是喜歡的,這才忍痛割愛,把這玉露錦隨身帶來,準備當做謝禮當面送給他。

    裴勍望著那株玉露錦,才知道薛亭晚竟是把他隨口說的話記在了心里。

    薛亭晚見裴勍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神色,看不出有任何驚喜,忐忑不安咬著櫻唇道,“難道,裴大人不喜歡這個禮物嗎”

    裴勍回過神兒來,忙伸手接了玉露錦,垂眸望著美人兒,含了抹淺笑,一字一句道,“怎會。我喜愛至極!

    目送著薛亭晚出了學堂,裴勍才開始不禁不慢的收拾課件。

    出了學堂,剛邁入圣心堂的大門,裴卿便和國子監祭酒走了個對臉兒。

    國子監祭酒笑道,“已經下學很久了,裴大人為何剛從學堂回來啊”

    裴勍微微頷首,“方才為學生單獨補了課!

    “裴大人真真是不辭勞苦,為了學生鞠躬盡瘁令我等汗顏,汗顏吶”

    國子監祭酒感嘆了兩句,捋了捋胡子,切入主題,“昨日金鑾殿早朝,聽皇上的意思,乃是有意讓裴大人領欽差御史一職,替皇上走訪江南三道江南遠在京城千里之外,裴大人此行一去,恐怕就無法在女學中繼續授課了吧”

    這欽差御史一職,既有威名,又有實權。且江南一帶自古富庶,光是鹽鐵絲綢。每年的稅收高達黃金萬兩,說是富得流油也不為過,故而每逢往江南一帶派遣御史,文武百官可謂是趨之若鶩。

    這檔子百官擠破腦袋都想去的差事,國子監祭酒實在想不出,裴勍有什么拒絕的理由。

    只是,裴勍若是去了江南,這國子監女學就又少了一位上師。

    徐顥奔赴永興軍路的旨意昨日就頒了下來,女學之中一連少了兩位上師,到時候,上師們授課的課表安排還需要好生調整一番?倸w是加重了其他上師們的負擔。

    只見裴勍沉吟片刻,輕啟薄唇道,“祭酒大人不必憂心。我已經和皇上商議過了,欽差御史的差事另有同僚擔任既然我已經是女學的上師,便會盡職盡責,將這第一屆女學帶到明年結束,絕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國子監祭酒聽了這話,感動得兩眼泛紅,“裴大人真真是高風亮節實在是我等國子監官員的楷!

    國子監祭酒確實被裴勍這種視錢財官職如糞土的大義感動到了,哽咽著贊了他幾句,還想握住他的手,再發表一番感動至深的言辭。不料,還沒摸到裴勍的衣袖,便被男人不著痕跡的躲了開。

    “祭酒大人謬贊了!

    國子監祭酒訕訕一笑,目光瞥到裴勍手中端著的一盆植物,好奇問道,“裴大人,你手中拿著的是”

    裴勍把手中盆栽微微舉高,勾唇一笑,“玉露錦!

    “全大齊只此一株的瓦松珍品!

    他啟唇一笑,山眉水眼都生動的舒展了開,平日里周身的清冷淡漠消失于無形,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俊逸疏朗。

    國子監祭酒望著裴勍臉上的笑容,整個人如同見鬼了一樣,忍不住多往男人清雋的面容上多看了幾眼。

    裴勍察覺到身側的探究目光,登時褪了笑意,恢復到平日里那般冷漠的模樣,拱了拱手道,“祭酒大人,告辭!

    京城,西城,教坊司。

    教坊司,隸屬太常寺,歷朝歷代豢養官妓之所,內設奉鑾一職,正九品,下設教坊使、部使數十人。掌管教習音樂,負責宴飲舞樂、侍奉,司中妓子多為朝中罪臣之家的女眷,專供王公大臣酒色之需。

    今日休沐,教坊司中歌舞齊奏,鳳簫龍笛象板爭鳴,來此地尋歡作樂的王公大臣飲著瓊漿玉液,懷抱美人兒,可謂是人生極樂。

    教坊司西苑,十四樓。

    張奉鑾滿面堆笑地將蘇易簡一路請到二樓,殷勤笑道,“蘇統領許久沒來咱們教坊司中,您要的人,我可是給您看的嚴嚴實實的”

    蘇易簡仍舊是一身軟甲,臉色陰陰沉沉,自打進了這教坊司的門兒就沒展露過笑容,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兒個他要帶著龍禁尉把教坊司抄個干干凈凈呢。

    一行人上了二樓,拐進一扇四開的竹編青帷門里,自有小丫鬟上前看了座兒,奉上一盞香茶。

    蘇易簡落了座,茶也不接,將手里握著的一柄寶劍“啪”的一聲按在桌上,沉聲道,“李婳妍人呢”

    張奉鑾是個上了年紀的微胖婦人,聞言心肝兒顫了兩顫,眼珠子左右一轉。

    她在這教坊司里當了大半輩子的差,見過多少官家小姐淪落此地,一開始都是尋死覓活的,后來漸漸的便也認了命。不認命又有什么法子呢每年,光是在教坊司吊死的人,沒有十個也有二十個

    張奉鑾瞟了一眼上坐的蘇易簡,暗道,這李婳妍真是個好命的當年到了教坊司里頭,蘇易簡便巴巴地追了過來,動用了所有權勢關系,硬是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教坊司里,叫她變成一寸格格不入的凈土,不染一絲一毫的污糟。

    說來唏噓當年李家謀逆的罪名偏偏是獻慶帝親自定下的,雖說蘇易簡這般護著李婳妍,一護就護了她整整三年,可李婳妍生的姿色出眾,一朝跌下云端,有的是人準備趁人之危,一親芳澤。

    比如,今日顯平伯好不容易得了美人兒的首肯,芙蓉面還沒見著呢,這閻羅王便殺了過來。

    一個兩個手握大權,身居高位的,叫他們這些下頭的人難做的很總歸是惹不起就對了

    張奉鑾扯了扯身著那件蔥綠色團花齊胸襦裙,臉上笑意濃濃,襯的唇邊的兩點胭脂有些夸張,“蘇統領稍坐片刻,婳妍正在梳妝打扮,要過會兒才能來呢!

    蘇易簡不想再和她打啞謎,冷笑一聲,抬腳便朝她心口踹了過去,“梳妝打扮怕不是在卸那一身的嫁衣紅帕,你如此陽奉陰違,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動爺的人”

    眾人聞言,忙撲簌簌地跪了一地,那張奉鑾聞言,知道顯平伯的事情敗露,忙磕了兩個響頭,“蘇統領饒命蘇統領明鑒”

    官妓只能以色侍人,不能嫁娶從良,女子一朝入教坊司奴籍,便幾乎是永無脫身之日。

    依照教坊司中慣例,妓子若是處子,第一次接客那日,要身著紅衣、面覆喜帕,打扮成新嫁娘的模樣,也好討個好彩頭。

    張奉鑾瑟縮道,“忠顯伯討了婳妍許久,因李婳妍是蘇統領要保的人,我等皆是一概推拒顯平伯的只是昨日,婳妍突然點了頭,說想明白了,愿意與顯平伯春風一度,奴才們這才安排了這事兒”

    “奴才們以為,蘇統領是知曉的婳妍的決定的若是知道您不知情,我等斷斷不敢背著您干出這事兒”

    蘇易簡聽了這來龍去脈,氣的額角青筋直跳,抬手就把手邊茶盞砸了出去,“好生厲害的一張嘴,倒是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凈還不快滾出去催”

    一屋子的丫鬟跟著張奉鑾一道,連滾帶爬地出了屋子,正好撞見門外抬手欲敲門的李婳妍。

    她穿著一身竹青色衫裙,玉簪挽著飛仙髻,眉目如畫,身姿纖濃有度?v然在這污糟之地住了三年,依舊是貴氣滿身,如幽蘭空谷,香潔不改。

    她顯然是把方才一席話都聽入了耳中,垂著一雙美目,面上黯淡無光。

    “祖宗喲,快進去吧再晚來一會兒,蘇統領今兒個怕是把咱們十四樓都拆了”張奉鑾苦口婆心道。

    李婳妍冷冷應了一聲,抬腳便入了屋子里。

    她前腳進了屋,后腳便有一陣掌風襲來,將房門重重合上。

    李婳妍的眼皮兒抬都沒抬,仍是淡漠垂眸,冷然出聲,“你何必為難張奉鑾委身顯平伯的事情乃是我自愿為之,和她沒有關系,你不要怪罪她!

    蘇易簡聞言,徹底沉了臉色,心中怒火陡生,“好一個自愿為之。李婳妍,你有空替那奉鑾開脫,竟是連找個理由騙一騙我的功夫也沒有嗎”

    李婳妍嘴唇顫了顫,沒有出聲。

    她壓根不想騙他,最好等他知道這事的時候,她已非清白之身,這樣他就可以徹徹底底死了心。

    蘇易簡起身,一步一步朝她走過去,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來,“你壓根就不信我,不信我能把你從這虎狼之地救出去”

    李婳妍雙眸含淚,一步一步退到墻邊,輕搖頭道,“蘇易簡,沒用的!

    “當年我親眼看著母親和嫂嫂吊死在我面前,我每一天都在后悔沒有隨她們而去,都在憎恨自己的懦弱無能。三年來,你護著我,讓我茍活于世,可是明年呢后年呢蘇易簡,你不可能護我一輩子!

    蘇易簡臉色青黑一片,雙手撐在墻面上,把美人兒困在身前,他冷笑一聲,捏起她的下巴,“李婳妍,我告訴你,我不僅要護著你,還要此生非你不娶。就算前頭有神明鬼怪攔著,這條路,我也會拉著你一起走到底”

    李婳妍滑下一行熱淚,抬眼望他,“歷朝歷代,入教坊司者,鮮少有人脫籍,幾乎無人嫁娶。你何必為了我我給你添的麻煩已經足夠多!

    蘇易簡輕撫她的側臉,語氣鄭重,像是許下誓言,“若是歷朝歷代都沒有,那咱們便做開天辟地的第一個!

    李婳妍聞言,已經渾身顫抖,淚流滿面,傾身便撲倒了男人懷中,哽咽道,“對不住,我今日不是故意和顯平伯我只是想讓你死心”

    他把她擁進懷里,暗自咬牙,“你休想!

    今日他若是來遲一步,叫她上了顯平伯的榻,明日顯平伯府只怕要高掛素縞,哭送自家主子的亡靈。

    蘇易簡輕拍著懷中人的單薄脊背,溫聲道,“阿妍,再給我點時間!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