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縣主她嬌媚撩人(重生) > 第9章 撞破秘聞

第9章 撞破秘聞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田媽媽聞言,嘆了口氣,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身側的薛樓月。

    不同于薛亭晚的國色天香,明艷照人,薛樓月生的柳弱花嬌,我見猶憐,另有一番情致。

    薛亭晚是惠景侯府嫡長女,又是獻慶帝親封的永嘉縣主,自然是尊貴非常。薛樓月雖說沒有薛亭晚那樣尊貴,可至少是侯府的嫡次女,有惠景侯府的爵位和恩寵在上,將來定能嫁個好人家,這是毋庸置疑的。

    惠景侯和宛氏對著三個孩子一向是三碗水端平,不偏不倚,將來薛亭晚和薛樓月二人出嫁,娘家的陪嫁自然是一視同仁,定不會少了薛樓月那份?蓡栴}就在于,這嫁妝除了侯府的一份,還有外祖余杭宛氏的一份。

    余杭宛氏財大氣粗,富可敵國,外祖又從小喜愛薛亭晚,將來薛亭晚出嫁,外祖給孫女兒的嫁妝必然豐厚至極。田媽媽卻怕,外祖不喜薛樓月,若是將來薛樓月出嫁,只怕外祖連一擔嫁妝都不會給。

    女子嫁到了夫家,手里沒有真金白銀握著傍身,旁的說什么都是虛的。

    再想的遠些,主子都過的不寬裕,她這個做貼身媽媽的,跟前伺候的日子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思及此,田媽媽不禁搖了搖頭。

    薛樓月正黯然神傷,走了兩步,突然停下步子,伸手摸了摸腰間,急急道,“方才用晚膳時,我身上的香囊好像掉在紫筠堂了這香囊還是母親親手繡的花樣,我和長姐、阿辰一人一個若是被下頭的粗使丫鬟清掃了去,可怎生是好”

    田媽媽回過神兒,忙道,“姑娘莫急,咱們這就折回去尋一尋”

    紫筠堂中,惠景侯來回踱著步子,面上滿是焦慮,“岳母大人此舉也太不應該了侯府里有三個孩子,每年余杭來人,回回都只送兩份禮,眼看著孩子們越來越大了,都明白親疏了,阿月心里頭得多傷心啊”

    都是在跟前養了十來年的兒女,雖說薛樓月不是親生的,在惠景侯和宛氏心中,也和親生的薛亭晚、薛橋辰沒有什么區別。

    “你以為我就不心疼阿月”宛氏挑眉,無奈道,“可我有什么辦法”

    “當年你突然把阿月抱回來,還非要對外宣稱阿月和阿辰是雙生子,能騙得過別人也就罷了,母親和父親怎么會不清楚我懷的是一個孩子還是兩個孩子”

    “父親母親一直以為,阿月是你在外面拈花粘草得來的孩子我問你阿月的生母生父,你又三緘其口,叫我如何為你開脫如此日積月累,父親母親為我不平,自然是滿腔憤懣,這才不喜歡阿月”

    “罷罷罷,”惠景侯嘆了口氣,“這等陳芝麻爛谷子的家長里短,提起來我就頭疼阿月的事兒,本候早晚要和岳父、岳母大人解釋清楚,只不過不是現在”

    惠景侯腦海中靈光一現,一邊兒給宛氏捏肩,一邊兒道,“夫人,下回岳母大人再從余杭寄東西來,咱們二人拆開來看一看,順達添上阿月的那一份兒,再叫三個孩子來拆禮物。這樣可好”

    “就你點子多!蓖鹗习琢嘶菥昂钜谎,嘆氣道,“也只能這樣了!

    紫筠堂外,薛樓月臉色煞白,面對著兩扇緊閉的房門,準備敲門的手停在半空中,不住地顫抖著。

    她竟然不是父侯和母親親生的孩子

    原來是因為她的出身,外祖宛氏才一直不喜歡她

    可是,這怎么可能呢惠景侯和宛氏明明對她那樣疼愛,一點都不輸對長姐、阿辰的愛護

    薛樓月心亂如麻,眸中瞬息萬變,腦海中演過這十幾年種種,難以置信方才偷聽到的話。

    田媽媽看她一動不動,狐疑道,“姑娘怎么不敲門可要老奴通傳一聲”

    “媽媽,”薛樓月忙轉過身,拉著田媽媽走遠了些,“原是我記錯了,今日出院子的時候,并沒有戴著香囊出來!

    “可老奴似乎記得姑娘是佩了的”

    “媽媽定是記錯了,”薛樓月掩下心中的驚懼,拉著田媽媽一邊往回廊走,一邊勉強笑著道,“我突然覺得喉頭有些不舒服,也許是咳疾加重了,眼看著這時辰也該喝湯藥了,媽媽,咱們這便回浮翠塢吧!

    田媽媽見薛樓月否認的堅決,心中也沒起什么疑心,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浮翠塢是薛樓月的院子,門口種著一叢鳳尾竹,月色朦朧,竹影搖曳,沙沙作響。

    進了浮翠塢的門兒,薛樓月停下步子,顫聲問道,“田媽媽,你說前幾日母親叫阿姐學著管家,不叫我管,只是因為我年紀太小的原因嗎”

    田媽媽一愣,旋即笑道,“姑娘年紀尚小,這個時候學管家自然是早了點。不過這話也不能說的太絕對別家的女子像姑娘這么大年紀便開始學管家的,也不是沒有!

    薛樓月垂著眼睫看地上鳳尾竹的倒影,又道,“那女學之事呢”

    田媽媽覺得今晚的薛樓月有些奇怪,笑了笑道,“老奴聽說,當今皇上下了旨,叫各個世家大族送女兒去讀書,并沒有規定送長女還是送次女大小姐一向不愛讀書,本是不想去的,但皇命難為,主母又顧忌著姑娘身子弱,只能送大小姐去女學了!

    薛樓月聽了這一席話,攥著帕子的手漸漸松開,不動聲色道,“媽媽說的是!

    次日,國子監女學正式開學。

    昭閱堂中,書桌、坐席擺放著地井井有條,三十位貴女身著院服,坐滿了學堂。

    為了避免生員相互攀比,國子監依照慣例統一著裝,除了要求生員穿院服之外,還明令女學學生不得佩釵環珠寶,只能以銀簪束發。

    昭閱堂中,貴女們皆身著院服,月白輕紗銀線格子院服外衫配上里頭絲麻藍色的交領衫,遠遠看去,一片淺藍月白之色,倒也清爽宜人。

    女學負責講授課業的五位上師中,除了三位大學士整日都在女學中,徐顥、裴勍二人乃是朝中重臣,得了獻慶帝準允,每逢一才來女學講習課業。

    裴勍才名甚高,徐顥也是年輕臣子中的佼佼之輩,故而今日開學第一天,國子監祭酒特地安排了二人來講授開學第一課。

    學堂里按照生員人數,橫五縱六,共設了三十張桌案。

    薛亭晚一進學堂,便徑直走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落座,不料坐席還沒焐熱,便被德平公主一把拉到了第一排正中間的位置。

    這位置正對著上首的講臺,別說交頭接耳了,哪怕做個細微的小動作,都會被先生納入眼底。

    德平公主將書兜瀟灑一甩,施施然坐在薛亭晚身后第二排。

    薛亭晚回頭,無語凝噎,“不是說好的來打醬油嗎不至于這么拼吧這可是第一排正中間”

    許多貴女為了就近一觀兩位上師的姿容,鉚足了勁兒想搶個前排中間的位置,不料竟是被德平公主和薛亭晚搶了先。

    幾個貴女正忿忿不平之際,聽了薛亭晚埋怨的話,心中妒意更甚,當即對兩人側目而視。

    所謂你之蜜糖,我之,不過如此。

    “小聲點”德平公主一臉討好的笑容,“一會兒第一節課就是徐顥的課,不坐的離講臺近點兒,我怎么看清他的面容就辛苦你坐我前面兒,給我打個掩護”

    薛亭晚磨牙,“昨天還說和我情如姐妹薛照,你忒狠毒”

    德平公主伸了蘭花指,抬起薛亭晚明艷的小臉兒,“本宮這不是想叫縣主離講臺近一些,好聆聽上師教誨嗎眾所周知,裴卿之才,艷冠天下,這第一排的位子,可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你對我可真好!毖νね砥乘谎,扭頭坐直了身子。那廂,徐顥已經捧著一摞課件進了學堂。

    徐顥生的溫潤端方,一襲群青色直綴更襯得他面如冠玉,他行到上首講臺上的桌案后落座,微笑著環顧學堂里的學生,只是看向德平公主的時候,眼神兒略有些閃躲。

    徐顥講課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再加上他為人親和,臉上總是掛著溫和笑意,一節課下來,許多貴女看徐顥的眼神兒都變的亮晶晶的,就差把傾慕寫在臉上了。

    課間時分,德平公主懊惱捶桌,“早知道就跟父皇說不讓徐顥來執教了隨便派個大學士來不就行了瞧瞧那些貴女的樣子,看見徐顥就像狼看見羊了一樣”

    薛亭晚優雅回首,冷哼一聲,“不派徐顥來執教,只怕九匹馬也把你拉不到女學來吧嘖嘖嘖,真是知女莫若父啊!

    前段時間,謝公子墜馬身亡的流言蜚語傳遍了京城,德平公主對徐顥的一腔愛慕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獻慶帝知道自己的女兒心儀徐顥已久,奈何徐顥似乎從未表露出對德平的情意,獻慶帝疼女兒,旁敲側擊問了徐顥兩次“可否有心儀的貴女”,都被徐顥誠惶誠恐地岔開了話題。

    獻慶帝身為天子,自然知道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更何況,徐國公府也是高門,獻慶帝若是不顧徐顥的意愿隨便指婚,那和前朝昏君的舉動有什么區別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