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縣主她嬌媚撩人(重生) > 第113章禍事前夜

第113章禍事前夜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獻慶帝膝下子息不多,除了東宮太子,便只剩下一位二皇子。

    太子是中宮皇后所出,生的頗有獻慶帝的幾分氣度,因而素來受寵,二皇子性子懦弱,母妃不過是禁廷中一名出身低微的宮女,并不被獻慶帝看重。

    數日之前,獻慶帝下旨封二皇子為恭王,卻并不劃出封地,只于京城之中敕造了一座恭王府,草草完成了封王之禮。

    二皇子這邊過的凄風苦雨,東宮那邊卻是一番烈火烹油。

    獻慶帝令太子監國,幾乎是移交了手上的大半國事,太子倒也爭氣,日日批折子下政令,兢兢業業,宵衣旰食,得了朝中老臣們的一致夸獎。

    東宮穩固,國體便穩固,眼見著獻慶帝扶持東宮的意思愈發明顯,滿朝文武大都喜聞樂見,部分包藏禍心之人自然生出許多微詞,于背地里挑動人心,興風作浪,皆按下不表。

    烈烈夏日轉眼便從指縫中溜走了,雨打紅蓮之聲、震耳蟬鳴之聲似是一夜間便消停了下去,再一聽,便成了綠葉轉黃,沙沙落地,和那秋風過境,促織爭鳴。

    秋天來的悄無聲息。

    京城里遍植梧桐,不知不覺便鋪了一地的金黃枯葉。古往今來,這個季節既昭示豐收,也昭示蕭條。

    秋分這日,傳來塔爾特政變的消息,布汗暴斃,大王子欲兵變篡位,被二王子律琰以雷霆手段鎮壓,逐出塔爾特地界。律琰以王儲身份即位,名正言順地成為塔爾特新任大汗,懷敏也成為了塔爾特的汗妃。

    大王子兵變未成,手中的精銳之師“虎衛”折損將近一半,因律琰的人馬緊追不舍,大王子逃竄出塔爾特,徘徊在雁門關外,只能把最后的一線生機寄于懷敬身上。

    勇毅王府花廳。

    顯平伯不屑道,“如今大王子律措已經是喪家之犬,手中虎衛也折損一半,還有什么臉面來請王爺相助”

    懷敬道,“此言差矣,殊不知被逼上絕境的人,手中只存一線生機,便會背水一戰,向死而生。本王之見,這大王子或許能為我等手中的一把勢不可擋的利刃”

    散騎常侍道,“王爺,那大王子是否是一把好用的利刃,下官不知道,可眼下更叫人憂心的,是明日的早朝哇!

    上回懷敬為勇毅老王爺求的謚號被獻慶帝狠狠駁斥了回來,懷敬記恨在心,因為謚號未定,勇毅老王爺的棺木遲遲未下葬,如今頭七已過,喪禮是萬萬拖不得的。

    散騎常侍勸道“王爺,老王爺的葬禮再拖下去,恐怕于禮不合!

    “明日便以親王之禮將父王安葬!

    懷敬滿臉不耐,一揮手道,“飛鴿傳書,派涼州司馬接應大王子律措于雁門關外休整,至于什么時候動手助我成事,且等待本王的詔令!

    許青振驚呼,“王爺,以親王之禮下葬老王爺乃是僭越之舉啊這恐怕會惹皇上盛怒,引群臣非議啊若是王爺引禍上身”

    懷敬看著許青振驚惶的面容,眸中笑意淺薄,“只有本王引禍上身,才出師有名啊,許大人!

    懷敬早有反心,先前多次挑釁,藐視皇權,等的便是獻慶帝忍不住拿他開刀的這天。

    奈何獻慶帝一忍再忍,無論懷敬如何放肆都不治其罪,懷敬知道獻慶帝是在拖延,畢竟太平盛世,君主和臣子誰都不愿意撕破臉,這戰事誰先挑起來,誰就在后世的史書上不占理數。

    奈何懷敬卻不想再委以虛蛇下去了。他打得一手縝密的好算盤,明日以親王之禮下葬勇毅老王爺,定會激的獻慶帝暴怒,派龍禁尉出動捉拿他下獄,如此一來,便是皇帝忌憚勇毅王府的功勛,到時候他順水推舟,舉旗反之,一切都水到渠成。

    “好得很我早等著這一天了”

    顯平伯一拍桌子,大有摩拳擦掌之勢。

    顯平伯一族到這一輩兒沒剩下多少恩蔭,再加上身處閑職,并不得獻慶帝恩寵。

    先前顯平伯看上了罪臣李家那落魄到教坊司的美人兒,都要被蘇家的蘇易簡壓上一頭,心中記恨已久,懷敬不造反,他顯平伯怎有機會立下從龍之功

    許青振聽聞懷敬不日就要起事,嚇得臉色煞白,顯平伯望他一眼,嗤笑道,“許大人這就慫了日后舉旗少不了許大人鞍前馬后的侍奉周全,等王爺登上大寶,還要賞給許大人一個吏部尚書當一當呢許大人這銅錢眼大的膽色,可怎堪大任啊”

    許青振忍著心頭狂跳,笑道,“伯爺說笑了。什么功勞不功勞的,封賞不封賞的,下官壓根不敢想,只愿為王爺盡忠罷了!

    “好一個盡忠啊!

    懷敬朗聲大笑,“吩咐下去,讓涼州司馬部署北地軍隊,手下各部嚴陣以待,明日隨本王起事”

    眾人跪地聽命,像極了俯首稱臣的樣子,懷敬恍然覺得自己已經身披蟒袍,足蹬御座,不禁心頭大悅,“今日乏了,你們都下去吧!

    眾人退去,懷敬起身走入內室,一名嬌嬈婦人迎了上來正是周側妃。

    草原一行之后,薛樓月被懷敬厭棄,派了重兵將其關押在正房里,不得邁出一步,勇毅王府的管家大全旁落到周側妃手中,周側妃放任手下的丫鬟婆子對其苛待折磨,使她受盡苦楚。

    因周側妃是裴勍借顯平伯之手送入王府的人,加上這些日子的貼身伺候蠱惑,得了懷敬十成十的信任。

    平日里,懷敬和一眾下屬談論軍機大事從不避諱著她,如此一來,周側妃,也就是十七,在懷敬身旁假意侍奉,實則伺機而動,盜取機密,暗中潛伏,時刻準備取懷敬性命。

    周側妃見懷敬入內,掖了掖眼角淚光,萬分委屈地撲倒懷敬懷里,“王爺,妾身好心可憐姐姐,特地命人將上好的飯食送去正房里,不料姐姐卻是不領情的,竟是撒潑大鬧了一番妾身瞧著,姐姐似是有點瘋癲之癥,要不要請太醫為她來瞧一瞧”

    懷敬聽她提起薛樓月,臉色一沉,“請什么太醫再過幾天,那賤婦便是前朝公主了,到時候本王賜她一死,奪了那德平公主,也好雪了當日皇帝以假公主換真公主之恨”

    周側妃聽聞“前朝”二字,眸色暗了暗,又佯裝底泣道,“妾身方才被姐姐嚇得受了驚,這一顆心怦怦直跳王爺不如替妾身看一看著胸痛之癥罷”

    “行了,本王這就去你房中歇息,順便親手醫一醫你那胸痛的病!

    懷敬攬著她往內室走,說著話,手就伸入了周側妃的衣襟。

    周側妃強壓著心頭嘔吐之感,故作羞赧道,“王爺可要好好疼愛妾身!

    懷敬大笑,“本王定疼愛你,自是要先服侍本王沐浴!

    浴房和外頭僅有一座屏風相隔,周側妃將懷敬的衣袍打在臂彎,出了浴室,搭在外頭的紅木衣架子上,順手扯下了他腰帶上系著的一枚兵符。

    此時,一名送水的小廝恰好從浴室出來,他垂眸斂目,從周側妃身旁經過時,順手拿走了那只虎符,提著水桶面色如常地退下了。

    翌日,懷敬果然以親王之禮將勇毅老王爺風光下葬,更在其陵墓上招搖刻下了獻慶帝否決過的“明武”之謚號。

    獻慶帝一腔怒火幾欲噴薄而出,恰逢御史臺聯名上書,參懷敬結黨營私、黨同伐異,回憶這一年來懷敬的種種作為,獻慶帝決定連夜發兵包圍勇毅王府,以“不忠不敬”之名將其入天牢。

    秋夜無月無星辰,殿中御命一下,龍禁尉紛紛出鞘,化作無數支閃著寒光的箭矢,潛入溶溶夜色里。

    “司丞司丞您快去看看吧,咱們千機丞又進賊了”

    “知道了知道了”

    薛橋辰三兩步邁出惠景侯府的大門,在小吏的催促聲中穿上外袍,系上衣襟和腰帶,翻身上馬,直奔工部千機丞而去。

    上回,薛橋辰研制的連發弩在攻打高蘭國一戰中起了大作用,在沙場上救萬千大齊兵士于水火,薛橋辰受其振奮,回頭便尋了幾本先人研制兵器術法的書籍來看,更是親手畫了許多兵器圖紙出來。

    千機丞是掛靠工部的特別機構,薛橋辰算是朝堂的半個編內人員,他察覺到了懷敬和皇上只間的箭弩拔張,受了裴勍的提點,上個月幫著工部設計了幾種兵器,還沒來得及做出實物。

    可怪事兒隨之而來,從月初開始,千機丞中的武器圖紙便隔三差五地少上幾張。一開始薛橋辰壓根沒有注意,后來察覺到不對,叫值夜的小吏暗中留意,今晚果然將偷圖紙的賊人抓了個現行。

    千機丞中,賊人已經被五花大綁了起來,值夜班的小吏在大門外等候,見薛橋辰等人縱馬前來,忙上前道,“秉司丞已經審過了,這賊人的嘴嚴的很不過,有值夜的同僚認出這賊人是是懷敬小王爺軍中的人”

    薛橋辰得知盜竊自己心血的賊人被抓獲,一路狂奔到此地,恨不得將那賊人千刀萬剮,也難解心頭之恨,此時聞言,立刻翻身下馬,沖著那賊人抬腿便是一個飛踹,“懷敬那廝真真是狗娘養的本司丞千辛萬苦畫的圖紙,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偷了去如今你落到本司丞手里,就算把你打殺了也莫要有什么怨言你們主仆皆是屎殼郎戴面具臭不要臉”

    那賊人被五花大綁著,任薛橋辰萬般打罵,不躲避不求饒,只閉著嘴不發一言。

    薛橋辰見他如此異樣,腦中白光一先,忽地一把揪住那賊人的衣襟,咬牙道,“不對這個關頭懷敬指使你來偷千機丞中的武器圖紙,定是要用這些武器做什么大事”

    那賊人見他反應過來,眸子閃著詭異的光,兩腮微動,牙齒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不好他想自盡”

    薛橋辰猛地掐上他的下巴,卻見一縷烏黑的血從他嘴角流下終是遲了一步。

    “秉司丞,賊人口中藏著毒囊,方才咬破了毒囊里的斷腸草之毒,看這架勢,似是有備而來!

    薛橋辰望著那賊人的尸身,心頭火急火燎,惴惴不安,正覺得哪里不對,那廂,有小吏慌里慌張的跑進來傳話,“司丞,反了勇毅王府反了禁廷御前來了人,皇上召司丞前往御書房覲見”

    薛橋辰大驚失色,舉目四望,果然發現遠處天際亮如白晝、火光四竄,屏息凝神,還能聽見陣陣廝殺之聲。

    薛橋辰望著茫茫夜色,一顆心卻意外沉靜了下來,

    “張書吏,李書吏,秦書吏,帶上所有的先人古籍和武器圖紙隨我入宮!

    “司墨,回惠景侯府將外面的事態告知父候和母親,叫侍衛們死死守衛侯府,取消祖母明日的余杭回程!

    “姐夫定也被皇上召入宮中了,司墨,另派一隊人馬去裴國公府護衛阿姐,緊閉門戶,任他牛鬼蛇神前來都不許開門務必保我阿姐周全”

    薛橋辰疊聲吩咐下去,下屬紛紛領命,他翻身上馬,帶著一眾人縱馬揚鞭,逆著颯颯夜風,直奔禁廷而去。網,網,大家記得收藏或牢記,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