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搜閣 > 玄幻小說 > 縣主她嬌媚撩人(重生) > 第1111章青梅入京

第1111章青梅入京

聰明人一秒記住 筆搜閣 www.upslcw.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isoge.com

    一秒記住【筆搜閣 www.upslcw.live】,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是夜, 月涼如水。

    勇毅王府。

    地上跪著一名黑衣人道, “秉王爺, 剛剛接到塔爾特的消息, 布汗垂危, 大王子律措不甘拱手將儲君之位讓給二王子,已經集結母族力量,欲逼布汗讓位,為保萬無一失, 想借王爺的人馬相助!

    上首的懷敬聞言, 仿佛挺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先前本王和大王子結盟,是因為他有希望成為塔爾特的儲君, 如今他雙腿殘疾, 被布汗廢為庶人, 已經毫無利用價值。大王子打算拿什么來和本王談條件”

    顯平伯道,“王爺有所不知, 那大王子雖然不得勢, 手里可還握著一只精銳之師,喚做虎衛, 來日起事, 虎衛倘若能為咱們所用,也能多一分勝算!

    懷敬點點頭, 看向下首沉默不言的許青振, “依許大人之見呢”

    自打恩州假銀案事發, 汪應連被獻慶帝處斬,再加上裴勍暗中施壓除去朝中奸佞,許青振在吏部的黨羽削弱了大半。

    許青振一向和懷敬保持著暗中往來的關系,他深知獻慶帝已經開始忌憚自己,便意圖在懷敬面前討個好臉,畢竟,萬一將來懷敬事成,自己也能從中賺的幾分好處。

    許青振想在獻慶帝面前保住忠臣的名聲,又想在懷敬面前立下從龍之功,他想兩頭的好處都賺,奈何懷敬卻不答應。

    他冷笑一聲,“許大人未免太過圓滑了自古富貴險中求,許大人將來若想大富大貴,可要與本王坦誠相待,放手一搏才是”

    “再者,當日的恩州假銀案,汪應連被當眾處死,裴勍直言幕后黑手另有其人,可皇上明白法不責眾,見好就收的道理,并未下令徹查背后的操縱之人不如本王來猜一猜,這假銀案的事兒,跟許大人脫不了干系吧”

    許青振聞言,背上驚出了層冷汗恩州假銀一案本是他指使汪應連去做的,獻慶帝賜死汪應連之后將此事掩下不表,許青振存了幾分僥幸,以為自己犯下的罪行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被眾人淡忘可懷敬又怎么會知道其中內情

    倘若懷敬以此要挾,將假銀案內情公之于眾鑄造假銀,假傳圣旨,知法犯法,監守自盜,數條罪名扣到頭上,只怕他許氏滿門都難逃一死。

    許青振心中驚懼交加,額上冷汗陣陣,只得抱拳道,“王爺說的哪里的話,下官從來都是和王爺一條心的”

    懷敬道,“如此甚好。那給大王子律措的回信,就勞煩許大人親筆寫就了!

    許青振暗罵懷敬狡猾,他只要寫下寄給大王子的回信,就算是摻和了造反的大事兒,從今往后,他和懷敬就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了。

    賊船已經行到江中,此刻想下船也下不了,許青振只得笑著答應,“下官遵命!

    八月的雨天,似乎格外頻繁一些,夏雨淅瀝瀝地下了兩日,將花草樹木淋的利落明快,雨洗過的大地,撲鼻便是一股泥土的清氣。

    許是前幾天貪涼用了太多冰碗,薛亭晚這次的月事格外難熬,在府中將養了兩三天,覺得身子好了些,方急不可待地拉著裴勍一道上門恭賀德平和徐顥的喜事。

    薛亭晚頭一回做了干娘,心情雀躍的很,吩咐燕媽媽和余媽媽做了好些新生兒用的綉活兒,又買了好多撥浪鼓之類的小玩意兒,隔三差五地往徐府中跑。

    徐府正房中,

    薛亭晚從丫鬟手中拿過一雙虎頭鞋,笑著遞給德平公主,“瞧瞧,這是我乳母的繡活兒,她做的虎頭鞋可是一絕!

    德平公主接了那雙虎頭鞋看了兩眼,果然見上頭針腳平整,小老虎繡的栩栩如生,忍不住笑道,“阿晚,這兩天你拿來的東西都夠堆滿一個箱子了孩子還沒出世呢,你這做干媽的就寵成這樣”

    薛亭晚笑道,“聽說皇上和嫻貴妃已經來你這兒探望了三四次了,賞下來的各色安胎之物數不勝數,我這些東西圖個吉祥罷了,又算得了什么”

    德平公主笑著嗔她一眼,“我看你喜歡孩子的緊,不如趕緊和裴勍也生一個我們好結成娃娃親”

    “就你會渾說”

    薛亭晚咬著櫻唇,正羞赧難當,不知為何,腦海里卻浮現出現那晚她和裴勍說想要個孩子的時候,裴勍突然冷淡下去的臉色。

    她神色一滯,淺淺笑道,“孩子又豈能是說要就能要上的!

    兩人正說這話,德平的貼身宮婢挑簾子來報,說是徐顥回來了。

    徐顥一身官袍,似是剛從禁廷回府,拱手和薛亭晚見了禮,笑道,“不打擾縣主和公主說話,我手上還有些公務要忙,先去書房!

    徐顥來的匆匆,去的匆匆,薛亭晚望著他離去的身影,問道,“我聽聞皇上叫徐顥幫著國子監祭酒分擔女學中的事務,沒成想竟是忙碌至此嗎”

    德平公主道,“嗨,自打咱們從女學結業之后,幾位上師紛紛卸任了教書的職務,女學中的生員多,上師少,常常出現一位上師每天帶四五節課的情況。前兩日,國子監祭酒提議從各地選召有才學的女子進京,入女學擔任上師之職!

    薛亭晚點點頭,“此事我也有所耳聞,只是放眼整個大齊,才名廣播又尚未嫁娶的女子,只怕少之又少!

    德平公主道,“不錯,國子監祭酒翻了一整日的名冊,也才堪堪找到五位合適的人選而已。譬如那河內林氏的林月如,兩浙行道蕭氏的蕭文蕊,京南行道辛氏的辛佩玖”

    說到這,德平公主自知失言,口中的話一頓。

    薛亭晚道,“怎的不繼續說了”

    德平公主打量薛亭晚一眼,見她聽到辛佩玖的名字神色如常,并無任何異樣,方躊躇道,“辛氏和邵氏皆是京南行道一等一的高門望族,兩家往來親密,有累世通家之好”

    德平公主說著說著,有些編不下去了,拉了薛亭晚的手,低聲道,“你竟是一點兒也不知道嗎那辛佩玖和裴勍打小便認識,據說兩人幼時曾在裴勍外祖父的學堂中念過一年書,做過幼時同窗,又是青梅竹馬的交情,聽聞辛佩玖今年雙十年華,卻一直守身如玉,未曾婚嫁這回辛氏進京入女學執教,恐怕要在京中呆上個一年半載的你可得防備著些”

    薛亭晚冷不丁聽了這么一段她不知道的裴勍的過往,腦海中“轟”的一聲,仿佛炸開了無數的煙火。

    辛氏才女、同窗之誼、青梅竹馬、守身如玉,未曾婚嫁

    電光石火間,薛亭晚又想起了那晚裴勍冷淡的臉色和微寒的語氣,他說,“阿晚,你還小,孩子的事不急!

    他的神情是那樣的異樣,理由是那樣的搪塞,而她竟然毫不懷疑便信了。

    心中千頭萬緒纏在一起,說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哽在喉頭,她控制不住胡思亂想,控制不住那些不好的猜測瘋狂的蔓延難道,裴勍不想要孩子是因為不愛她、不想讓她為他誕下嫡子嗎

    難道辛氏雙十年華,卻一直守身如玉,未曾婚嫁,是等著嫁入裴國公府嗎

    難道從裴勍求娶她到兩人大婚后,這些日子的相濡以沫、真心相對,都是摻了謊話的騙局嗎

    心中疑惑驚懼重重,往昔如走馬燈般在眼前閃現,薛亭晚不自覺便紅了眼眶,她自知失態,忙起身道,“德平,天色不早了,我先行回府,改天再來看你。你保重身子!

    德平公主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后悔不該大喇喇的把這件事兒告訴她,可又覺得兩人姐妹之情甚篤,不告訴她是在害了她。

    德平兩廂為難之際,見薛亭晚紅著眼要離開,忙起身送她,叮囑道,“我知道的這些也都是道聽途說來的,當不得十成十的真阿晚,你回府之后,還是親口問一問裴勍為妙或是旁敲側擊地問一問裴國公府的老媽媽我想,裴勍一向君子端方,斷斷不會是這樣不忠之人!

    薛亭晚胡亂點了點頭,勉強笑道,“我心中有數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biso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277